毛泽东看潘汉年这么办事 对周恩来说:他不可信用

2019-06-20 09:21:44  中华文史  

1935年2月,遵义会议后潘汉年受命离开红军,南下经云南、香港转上海然后辗转到莫斯科向共产国际汇报遵义会议的情况。1935年9月中旬,潘汉年到达了莫斯科。而此时,王明已在共产国际的七大上当选为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主席团委员和书记处候补书记,成了国际共运的最高领导人之一。这也是王明个人权望达到巅峰之时。王明听了潘汉年和陈云关于遵义会议的会议情况,及该会国内前后情况的详细报告后,对博古主动交权感到很遗憾,但对张闻天接掌则表示尚能接受。10月2日,共产国际执委会批准张闻天为中共临时负责人,等于承认了遵义会议的结果。

潘汉年

潘汉年

10月3日,王明决定派潘汉年和张浩(原名林育英,林彪的堂兄)两人分别回国,向中共中央传达共产国际七大文件和对张闻天的正式任命。由于不知道中央红军已经到了何处,也为了安全考虑,陈云建议张浩走陆路,潘汉年则走水路往回返。

张浩装扮成蒙古商人,一路风餐露宿,但以最快的速度,就进入陕北革命根据地,打探中央红军的所在。仅仅从莫斯科出发后的一个多月,也就是11月9日就找到了中央红军。而这时潘汉年还没有离开莫斯科。

潘汉年被要求执行更重要的任务。一是潘汉年在共产国际情报局学习“新编密码办法”和“第一套新编密码”。因为红军长征,以及上海地下党组织被破坏,中共原来和共产国际的联络密码已经被国民党破获,不能再使用。所以潘汉年学习的“新密码”对中共和共产国际再度建立稳定的联系极其重要。为保密起见,密码只能记在脑子里。所以潘汉年白天学习,晚上还要反复强记,不断默写,再烧毁。经过三个月的训练,形成了机械化记忆,完全背熟。潘汉年领受的第二项任务是和国民党方面建立谈判的渠道。原来当时的苏联政府答应,只要蒋介石停止内战,积极抗日,苏联就像当年支援孙中山和黄埔军校那样,全面支持和支援蒋介石及国民党军队,并和蒋介石的国民政府签订友好互助条约(而后建立的中苏特种技术合作所就是该保证下的产物)。而蒋介石政府当时能得到的外援,由于国际形势,几个强国的或者勾结,或者明哲保身,已经是杯水车薪。为了得到资金和武器装备,蒋介石授意了陈果夫出面与中共高层联系。于是在1936年1月17日、22日和2月3日,潘汉年在莫斯科同国民政府驻莫斯科的武馆邓文仪进行了三次谈判,初步确定了该年7月在南京和国民党代表陈果夫继续深谈。为此,王明让潘汉年赶紧回国,向张闻天告之谈判情况。王明再三强调:要向张闻天阐明建立反日民族统一战线是当前的首要任务,也是唯一的能够动员全国人民去与帝国主义作神圣的民族革命斗争的策略。要中共中央把与蒋介石商谈“合作抗日”作为最首要的中心工作来抓。

潘汉年此次回国颇经曲折,1936年2月24曰出发,5月中旬才抵达香港。潘汉年抵达到香港,得知中央红军已到陕北,而在上海由于李竹声、盛忠亮的叛变,白色恐怖特别严重,进入上海相当的危险。此时又距和邓文仪商定的7月会见陈果夫的时间已经很近了,潘汉年盘算着,先回陕北再来南京时间上恐怕来不及了,而且怎样过上海也是个大问题。于是他在香港给陈果夫发信,告诉陈,他已到香港,让陈果夫即刻派人来和他联系。

陈果夫

陈果夫

1936年7月7日,陈果夫派人在香港《生活日报》上,登了一则寻人启事“叔安弟:遍访未遇,速到九龙酒店一叙。兄黄毅启。(肖叔安是潘汉年在莫斯科与邓文仪谈判时用的化名,后来在抗战中,潘汉年纵横敌后,这也是常用的化名之一)见面后,才知道黄毅是国民党中央委员、中统领导级人物,也就是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总干事张冲的化名(对,就是那个制造了著名的“伍豪事件”的张冲,后来相逢一笑泯恩仇,与周恩来成为好友的张冲)。

有了张冲这张护身符,潘汉年平安到达南京。可是当陈果夫、陈立夫兄弟得知潘汉年尚未和陕北朱、毛,周见面,没有中共高层的意见后,便不肯亲自出面,只是派了铁道部次长曾养甫来和潘汉年谈,要潘先回陕北,将中共中央和红军的谈判条件带来南京,然后再和二陈进行正式谈判,并给了潘汉年特别通行证。

1936年8月1日,潘汉年持着这张特别通行证,乘火车到达西安。

1936年8月7日,终于到达当时中共中央所在地陕北的保安。他向张闻天汇报了在莫斯科的情况,谈了共产国际七大精神和共产国际执委会对张闻天的任命,以及王明交代的任务。特别是着重汇报了他和邓文仪、张冲、曾养甫谈判的情况。

潘汉年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于遵义会议后的1935年2月离开红军,到1936年8月7日回到陕北,这一去一回的一年半时间里,中共中央已经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毛泽东实际上已经执掌中共最高权力,但这一切尚未得到共产国际的确认,在“合法性”上尚缺最后一环。因此当时的中共、尤其是毛泽东,焦急地等待着来自共产国际的指示。另外,由于急需来自共产国际和苏联的各项援助,刚到陕北还没站稳脚跟的中共也迫切希望和共产国际重建稳定的联络方式。所以对毛泽东来说,尽快带回共产国际的指示和密电码是头等大事,关系到中共的存亡。所以当潘汉年比张浩晚到九个月,还在香港、上海、南京等地盘亘,已经让毛对潘汉年不是很满意。

毛泽东、周恩来、博古在陕北

毛泽东、周恩来、博古在陕北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