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念从西路军返回被降为营长 毛泽东也看不下去了

2019-06-24 09:45:17    党史博采

李先念一生中三次不寻常的经历

1909年6月23日,李先念出生在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高桥区李家大屋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十三岁时为自谋生路,经与父母反复商量,去学木工手艺,因此后来被人们称为“小李木匠”。参加黄麻起义后的1927年12月17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曾任中共陂安南县县委书记、红四方面军第30军政委等职。参加了长征和西征。后曾任新四军第5师师长兼政委、中原军区司令员等职。建国后曾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全国政协主席等职。2019年6月23日,是这位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诞辰110周年纪念日,特把李先念一生中三次不寻常的经历概述如下,权当纪念之。

西路军失败回到延安降职后被毛泽东干预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结束。10月24日,红四方面军第30军军长程世才和政委李先念奉命率部向西渡过黄河。10月27日,第9军军长孙玉清和政委陈海松率部和第四方面军总部也渡过黄河。10月30日,第5军军长董振堂和政委黄超率部渡过黄河。过河部队共两万一千八百多将士(占当时红军总数的五分之二)。渡河部队当时称“河西军”,同年11月11日,根据中革军委命令,过河部队正式更名为“西路军”,准备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西路军领导机关称“西路军军政委员会”。西路军军政委员会组成如下:主席陈昌浩;副主席徐向前;委员为:陈昌浩、徐向前、李先念等11人。

1936年10月27日,第30军89师267团行军至吴家川,遇到敌军马步青骑5师一部阻拦时,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激战,击退敌军的狙击,拉开了孤军浴血奋战的序幕。随后西路军又在古浪、永昌、高台、倪家营子、梨园口等地与敌人进行了殊死战斗。梨园口战斗后,西路军总部率余部约三千余人就近撤向八十里外的祁连山深处的康隆寺。在远距康隆寺四十里的石窝一带,李先念、程世才指挥第30军将士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战斗经过三个多小时,总部和第9军剩余下的一小部分上了山。第30军余部边打边撤,退到石窝山上。1937年3月14日下午,整个西路军集中到了石窝山。至此,西路军的西征宣告失败。

1937年3月14日晚,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在肃南石窝山召开了“石窝会议”。会议决定:陈昌浩、徐向前二位主要领导人离开部队回陕北向党中央汇报。李卓然、李先念、王树声等7人组成西路军工作委员会,以李卓然为书记,由李先念统一指挥军事。把第30军剩下的一千余人编为左支队,由李先念、程世才和李天焕带到左翼大山打游击;第9军剩下的三百多步兵和骑兵师的一百多骑兵编为右支队,由王树声等带到右翼大山打游击;总部直属队剩下的十几个干部与第30军一起行动。

1937年4月5日,已转战到肃州以南祁连山中的左支队,以西路军工作委员会及所部的名义致电中央,报告情况并建议中央实施营救。4月7日,军委主席团指示西路军工作委员会:“你们可以向新疆去,已电彼方设法援接。”4月16日,李先念等率左支队八百五十余人,从安西东南走出祁连山到达石包城。稍作休整后即向星星峡(星星峡并非峡谷,而是隘口。它是由河西走廊入东疆的必经之处,素有新疆东大门“第一咽喉重镇”之称)行进。4月27日,李先念等率左支队所剩四百二十余人经过四十七天艰苦跋涉,行程一千五百多里,终于进抵星星峡。5月1日国际劳动节这天,陈云和滕代远代表中央专程从迪化(今乌鲁木齐)赶到星星峡来迎接,随行准备了四十多辆汽车和一些衣物。在欢迎大会上,换了新装的李先念等左支队全体指战员,激动万分地聆听了陈云代表党中央的讲话。5月4日,李先念等左支队全体指战员就在陈云率领下,分乘四十多辆汽车赴迪化。

李先念一生中三次不寻常的经历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同年底,李先念从新疆回到延安。随后在抗日军政大学、马列学院学习。图为李先念(左五)、郭述申(左三)等在延安合影。

经过四天的行程,车队于5月7日到达迪化,进驻西大桥附近的卑民纱厂。不久,全面抗战爆发,党中央决定撤销左支队去苏联学习的决定,改为就地学习。西路军左支队的番号取消后,编制成立总支队,对外称“新兵营”,共有成员四百二十余人。部队迁到迪化东门外的一座营房里,开始了正规的学习生活。总支队在中共驻新疆党代表领导下,设直属队机关和四个大队,每个大队辖三个排,另有六七十名团、营、连的干部组成干部队,归陈云直接领导。总支队长杨秀坤、政委刘庆南、参谋长饶子健、政治处主任姚运良、总支书记喻同金。军、师级干部李先念、李卓然、程世才、李特等没有分配职务,暂在总支队部学习休息,听候党中央安排。同年12月14日,李卓然、李先念、程世才、李天焕、郭天明、曾传六等离开迪化去延安。其他人员除留少数继续学习外,大部分也于1940年2月5日回到延安。

李先念到达延安后,先后在抗日军政大学、中共中央马列学院学习。1938年11月6日中共六届六中全会闭幕之后,“抗大”和马列学院的广大学员都陆续安排了工作,走上抗日前线。因受张国焘错误的牵连,一天,后方政治部主任谭政找李先念谈话:“先念同志,组织决定你到八路军第129师当营长,你有什么意见吗?”李先念的回答是:“坚决服从组织安排。”从军政委降职到营长,连降六级,虽然许多西路军干部战士都为他感到委屈,但李先念却相信组织不抱怨,他风趣地说:“管他呢,就是一撸到底,叫我去当伙夫、马夫,也要在我们党和部队里干下去。”毛泽东知道了这件事后,一定要见李先念。在延安凤凰山麓的窑洞里,毛泽东与李先念见面后,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样处理你李先念是不公平的嘛”。后在毛泽东的干预下,李先念被任命为新四军第4支队参谋长。

1938年11月23日,李先念等跟随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胡服(刘少奇)离开延安赴中原。刘少奇先去了豫西后,李先念等于12月26日到达河南竹沟。成立中共豫鄂边区委员会时,朱理治任书记,李先念任军事部部长。这样,原本去新四军第4支队担任参谋长的李先念就留在了豫鄂边。

指挥“中原突围”拉开解放战争序幕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调集二十多个师的部队,包围和蚕食中原解放区,企图消灭中原解放区部队,打通向华东、华北、东北的进军道路。同年10月下旬,根据中共中央军委的决定,以新四军第5师、八路军南下支队、河南军区部队与冀鲁豫军区部队一部组成中原军区。从1941年2月开始任新四军第5师师长兼政委的李先念临危受命担任中原军区司令员,统帅和指挥作为全国六大作战区域之一的中原军区的部队,展开了艰苦的斗争。

在中原军区组建前后,李先念指挥部队发起了自卫反击的桐柏战役。11月中旬,国民党军六个军十四个师对桐柏山地区实施南北夹击,企图消灭在该地的中原军区部队。中原军区乘敌部署尚未就绪时即以主力主动出击。11月12日,第2纵队(由新四军第5师、八路军359旅主力合编而成)主力在唐河以南祁仪、湖阳、丁爬山一线,迎击国民党军的进攻,经激战,将其冒进至黑龙镇的第47军第127师第381团全部歼灭。20日,第2纵队以三个团攻击复占枣阳的国民党军第4游击纵队,歼其两千余人。12月7日晚,第2纵队第13旅在第15旅和359旅配合下,对再占双淘镇的国民党军第10军第20师主力实施突然袭击,歼其一千余人。14日,国民党军第41、第47、第49军等部向湖阳、平氏一线迫近。中原军区以第1纵队(由河南军区部队改编)和第2纵队各一部集结于祁仪地区布成口袋形阵势,待机围歼其孤军深入的第68军第181师。该师先头部队第524团进入中原军区部队伏击地域后,师主力停滞不前。中原军区遂改变计划,先攻击其先头部队,至15日,歼其两个营和援军一部。这时,国民党军在中原地区的兵力已增至十一个军二十四个师和八个游击纵队,并以主力向桐柏山区压迫。中原军区为争取主动,遂结束战役,将主力向大别山区转移。

李先念一生中三次不寻常的经历

◆1945年,李先念(左)与王震在一起。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