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细菌战给浙江小镇的黑色回忆 60多年后仍深受其害

2019-07-03 16:11:07    中华文史

1940年7月,侵华日军“731部队”队长石井四郎,亲率一支远征队,携带70公斤伤寒菌、50公斤霍乱菌和5公斤染有鼠疫菌的跳蚤,开赴华东战区宁波一带进行细菌战。

1940年至1942年,日军将细菌武器应用于攻击中国的浙江省。据证实,浙江衢县细菌战的直接被害者超过了1501人,从1940年10月4日至1948年全地区共有30万人感染,5万人死亡。

时年103岁的杜樟林是金华人,他的父亲死于细菌战。他的腿也烂了几十年,家里的财产都变卖了用来治病,可还是治不好。一提起过去,老人的情绪就异常激动。摄影/文/陈庆港 2002年浙江

时年103岁的杜樟林是金华人,他的父亲死于细菌战。他的腿也烂了几十年,家里的财产都变卖了用来治病,可还是治不好。一提起过去,老人的情绪就异常激动。摄影/文/陈庆港 2002年浙江

1940年以来,在中国的许多地区流行着被怀疑为人为的极为不自然的鼠疫和霍乱。这些疾病的发生伴随着无法将其看做自然发生的一些十分不自然的事实。这些地区鼠疫的流行前,都曾有飞机空投谷物和跳蚤等东西的事实,或者是在日军退却以后,在一些地区突然发生了这样的疾病。

从1940年9月18日开始,日军1644部队和731部队在浙江进行了多次霍乱菌、伤寒菌、鼠疫菌攻击。在受到攻击的宁波、衢州和金华地区很快发生了大规模的鼠疫流行。1942年7月,哈尔滨的731部队派遣队与南京的1644部队队员汇合,破坏从浙江通往江西的浙赣铁路沿线的城市和机场,同时散播传染病,使中国无法再建机场。除了撒播传染鼠疫的跳蚤,日军还散布伤寒菌和副伤寒菌,并把霍乱菌投入水井、附在食物上、注射进水果里等等。由于这些有预谋的地上细菌散布,衢州、丽水、常山和江山等城市出现了霍乱、鼠疫等多种传染病患者。

朱根弟,家住汤溪镇南门街26号,生于1927年8月,16岁时头、肩、背、腿等部位多处溃烂,无法医治。为了保住性命,1980年将烂腿锯掉。摄影/文/陈庆港 2002年浙江

朱根弟,家住汤溪镇南门街26号,生于1927年8月,16岁时头、肩、背、腿等部位多处溃烂,无法医治。为了保住性命,1980年将烂腿锯掉。摄影/文/陈庆港 2002年浙江

70多年前侵华日军把14世纪毁灭了当时欧洲人口40%的鼠疫菌和其他的细菌,在中国的大地上各处散播,无辜的中国人民被这些看不见的武器所杀害,具有数百数千年文明的城市村庄被毁灭,最为悲剧性的是,自然环境受到了严重破坏。

李姝头60年来伤口每时每刻都很疼,她每天都要打开包着伤口的布上药,血肉模糊的伤口有一股腐烂的气息令人作呕。摄影/文/陈庆港 2002年浙江

李姝头60年来伤口每时每刻都很疼,她每天都要打开包着伤口的布上药,血肉模糊的伤口有一股腐烂的气息令人作呕。摄影/文/陈庆港 2002年浙江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