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70年前的大决战“曝光”了中国打经济战的水平......

2019-07-04 08:01:01    瞭望智库

时下,对于美国奉行“极限施压”,强加于我们的贸易战,中国不愿打,但也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所谓“要谈,大门敞开;要打,奉陪到底”!

为什么我们能够有这种坚定的信心?这不仅因为我们有着坚强的领导,多年积累的雄厚国力,也不仅仅因为十四亿中国人民众志成城,还因为在历史上,我们其实早就有着丰富的打经济战的成功经验。想当年,中国共产党在经济战线上屡挫强敌、屡创奇迹的时候,特朗普、博尔顿们还没出生呢。

今人可能很难想象,当年那群被敌人瞧不起的“泥腿子”、“土八路”们,打起经济战,竟能演绎得如此精彩。

文|殷杰

编辑|黄俊峰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泥腿子”们,应战!

早在建党之初,中国共产党就意识到了经济工作的重要性。没有物质基础,革命断然无法成功。

在那漫长的艰难岁月里,党内受过正规教育的经济学家虽比大熊猫还稀缺,但一大批“土包子”、“泥腿子”却在经济斗争的实践中迅速成长了起来。

早在1923年,中共领导安源路矿工人斗争时,就开办了工人消费合作社。合作社总经理毛泽民利用采购规模优势压低进价,然后凭票供应给路矿工人,既保证了广大工人们得到了经济实惠,又避免了少数人多买多囤,还让消费合作社有了一定盈利,得以不断发展壮大。当时为了筹募工人运动活动经费,合作社还在工人中发行股票。这是目前有史可查的中共在经济战线的首次实践。

1928年井冈山会师,汇集到井冈地区的工农武装及其家属总计上万人。这固然大大增强了井冈地区的革命力量,但同时也带来了极为严重的经济困难。因为这里经济落后,原先物产勉强能自给,尚算不上丰富;突然间增加了如此之多的脱产人员,显然大大超出了当地的经济承受能力。加之湘赣两省敌军对我实施严酷的经济封锁,新成立的红4军只能靠“红米饭、南瓜汤”果腹。即便是每人每天5分钱的菜金,都无法按时足额供应。每打开一座县城,或打到了较大的土豪,全军赶紧挑粮上山解决给养问题便成了常态。广为人知的《朱德的扁担》,其背景就是非常严重的经济困难。

(图为著名的《朱德的扁担》插图)

(图为著名的《朱德的扁担》插图)

光靠打土豪,只能解一时之急,断然无法长久。为此,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于1928年5月下旬,在上井村创办了第一个红色造币厂——上井造币厂,专司制造“花边鹰洋”。

当时的中国军阀割据,金融极为混乱。市面上虽然流通着各银行发行的纸币,但老百姓,尤其是边远欠发达地区的群众,更相信、更容易接受的却是银元。那时候市面上流通的银元,除了著名的“袁大头”外,墨西哥鹰洋的市场占有率紧随其后。所谓鹰洋,因这种银质货币上铸有该国的国徽——一只抓着蛇,站在仙人掌上的鹰而得名。其中一款鹰洋在银币背脊上有间隔的凹点,形似锯齿,故又名“花边鹰洋”,或者简称“花边”。“花边”不仅有墨西哥原产的,亦有中国各地私铸的,因此场上流通的“花边”品质良莠不齐。

(图为旧中国市场上流通的花边鹰洋)

(图为旧中国市场上流通的花边鹰洋)

上井造币厂使用的原材料,主要来源于打土豪所得的各种银质器具。为使自产银元与其他版本鹰洋有所区别。造币厂工人在银元上凿了个“工”字。当地军民称之为“工字银元”,意为工农兵银元

“工字银元”流通到市场后,刚开始商人和群众感到很生疏,有点不敢用。因“工字银元”虽系纯银铸造,可谓货真价实,但做工却比较粗糙。后经各级苏维埃政府大力宣传,广大群众和外地商人知道是红军造币厂铸造的,又是纯银制品,便慢慢接受了。尤其是井冈山附近一些较大的商号,通常会在自己经手流通出去的“工字银元”上再打上一个商号自己的戳记,以示信誉。而当时这些商号在金融流通领域有着远超现代人想象的影响力,因此市面上流通的“工字银元”上打戳记的越来越多,就代表着它越来越被市场接受。

(图为“工字银元”正面)

(图为“工字银元”正面)

1234...8全文 8 下一页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