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英国人想在香港埋这个雷……(2)

关键词:英国香港谈判
2019-07-08 07:57:18    瞭望智库

“大独裁者论”火上浇油

返观内照,身在北京的我对于港英当局发起的反扑起初竟还毫不知情,没有任何前方舆情摘报或指示传来,倒是钟仕元、方黄吉雯两位老成练达的顾问于28日当晚在招待邝其志一行的晚宴上悄悄提醒我,香港对我上午的开场发言“反响很大”,但说得比较含蓄;而我又疏忽大意,过去听说“反响大”也并非一两次,就没细问下去。直到29日下午会议结束时,我的盲点依旧,并没有山雨欲来、如临深渊的感觉。

在会后的传媒吹风会上,有记者就香港福利问题提问,我继续阐述立场,说中方一再表示,香港的社会福利有必要随着经济发展和实际需要不断提高,1997年后一定会更加好。但中方反对搞福利主义,一些西方国家已经尝到苦果,即使当年身为英国保守党主席的彭定康也曾在报纸上写文章反对。我之所以对冼德勤署长的演讲作特别回应,首先是因为他无权为1997年7月1日至2000年的事情作规划,中英联合联络小组从未讨论过,港英政府至今也没作澄清。

这时另有一位记者插问,港督昨晚说“开高速赛车的司机是香港人”,“香港人是最好的司机”,你的看法如何?

我回答,港督是英国女王派来集大权于一身的英国人,跟未来由港人选举产生的特区行政长官相比,他是一个独裁者,他不仅没有资格跻身“港人”,也更不会领到未来香港特区的“驾驶执照”。

我与记者的答问基本上是28日发言的进一步阐述,却犹如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被渲染的“大独裁者论”立即成了“车毁人亡论”的火上浇油,甚至惮赫千里,一直烧到了伦敦。报载,12月1日,英国外交部副国务次官安德鲁·伯恩斯约见中国驻英使馆代办王其良公使,指责我近日对香港社会福利开支所发表的言论以及针对彭定康的“人身攻击”是不能接受的。

明眼人一看就知,这种交涉的理据十分苍白。

中方代表在中英联合联络小组层面就香港跨九七的问题表达看法,究竟哪里不符合《中英联合声明》的规定?至于我对彭定康属“大独裁者论”的表述也是“引经据典”于英国的《皇室训令》和《英皇制诰》,这两部大法规定港督作为英女王的全权代表,在香港集行政、立法、司法大权于一身,统率三军,还享受交税豁免。

如果说要从外交层面对违反中英两国共识的行为认真进行交涉的话,那受到谴责的应该是这位“手眼通天”的末代港督彭定康。众所周知,他与首相梅杰的关系非同一般。据香港报载,1992年里约热内卢的“地球峰会”上,梅杰首相曾对李鹏总理说,彭定康是他的代表,今后有关香港事务,中国政府“和他说等于和我说一样”。

末代港督彭定康

末代港督彭定康

5经得住时间的验证

无论压力多大,我自己仍须一如既往地投身每天的工作,出席各种公开活动,从从容容地面对香港社会。为减轻舆论对我的误解、最大限度争取支持,我在维护中方立场的同时,继续不卑不亢地进行一些针对性解释。

令人感动难忘的是许多热情支持我度过那段时光的人们。记得就在第5次专家小组会议结束后返回香港的航机上,我刚走进公务舱入座,后排一位素不相识的先生走来说:“你是陈代表?在电视里常常见到你。你讲得好,尤其这次讲彭定康开车要‘车毁人亡’讲得好!我们香港市民支持你!

回到香港不久,有一次搭计程车去办公室,司机从后视镜里认出了我,先是惊喜、后是激动地说:“陈代表,你说得好!英国佬想在走之前把钱用光,你可要为香港‘看住这笔数’呀。我们信你!”

我还曾收到由新华社香港分社、文汇报、大公报等机构转来的具名、不具名的香港市民支持信,其中一封落款为“一位保障人员上”的信中写道:“先生所言‘车毁人亡’一矢中的”,“现在福利开支之雪球已越滚越大。英政府是刻意留下此一大包袱。若将来特区政府缩减开支,便会民怨民愤,危险!危险!”

我还记得国务院港澳办鲁平主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张浚生副社长在我承受巨大社会压力甚至来自内部的一些误解时,公开表态支持我。香港友好协进会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香港商界、专业界的朋友们也用各种不同方式对我表达理解和支持。

随着时间的推移,是非对错已被后来香港发生的许多重大事件所验证。

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后,为香港掌舵的特首董建华、特区财政司司长曾荫权以及后任梁锦松、唐英年等要员都曾动情地当面感念我,在中英共同编制跨1997年的财政预算案时为香港的未来把住了关,他们都还记得并赞赏当年“车毁人亡”那句警示。

暗战!英国人想在香港埋这个雷……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