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不解毛泽东扬西北野战军抑华野 到陕北后才明白

2019-07-16 10:43:36    天择杂谈

看着桌上的电文,陈毅陷入的深思:为什么中央在1947年夏秋间的来电中常常表扬西北野战军?陈毅曾经回忆:当时感觉好像是中央对华野领导颇有不满,特意抬高西北压华东似的。因为1947年7月,陈毅和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接连进行了攻占南麻和临朐的作战行动,然而两次行动均失利。

面对中央军委电文陈毅大惑不解,数月后到达陕北他才明白事情真相

孟良崮战役后,华东野战军上下士气高昂,官兵们把国民党主力称为“硬核桃”,把杂牌部队称为“烂葡萄”,都想寻找国民党军的精锐部队作战,说是“宁啃一个硬核桃,不吃三个烂葡萄”。于是粟裕便把目标盯上的胡琏的整编11师。

当时整编11师驻在南麻,我将整编11师团团围住,从兵力对比上看,华东野战军占据绝对优势,当攻击进行到第四天的时候,华东野战军依然不能突破敌防御阵地,而增援的敌整编25师和整编64师部队已向我攻击部队压来,我军不得已撤出战斗。

面对中央军委电文陈毅大惑不解,数月后到达陕北他才明白事情真相

这次战役是解放战争中代价十分惨重的一次战役,这次战役整整进行了五个昼夜,仅仅歼灭国民党守军一个团。而我军9纵伤亡4000多人,6纵伤亡2000多人,负责正面攻击的2纵伤亡4000多人,其中6师16团2营只剩下20多人,17团有的连队从战场上只下来六七个人,其中八连只活下来2个人。

虽然部队遭到了重大的伤亡,但紧接着华东野战军仍然发起了对整编第8师先头部队的围歼,第8师先头部队驻在临朐,但由于连日阴雨,我攻城部队炸药受潮,攻打临朐的作战也宣告失利。

面对中央军委电文陈毅大惑不解,数月后到达陕北他才明白事情真相

之后,华东野战军在惠民休整,受到了中央军委的严肃批评:“在惠民留驻时间太久”,“二十多天毫无积极行动”。虽然之后华东野战军的沙土集战役取得成功以及其他一系列作战胜利,但攻占南麻和临朐的失利给陈毅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当中央表扬西北野战军时,他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然而直到1948年1月,陈毅心中的谜底才解开。

1948年初,毛主席酝酿了一个宏伟的战略计划:派一支得力部队渡过长江,将战争进一步引向蒋管区,加速蒋家王朝的灭亡。可是,由谁来执行和完成这一伟大的战略任务呢?他想到了华东的陈毅,1月初,陈毅从华东千里来到了陕北杨家沟,与毛泽东会面。

面对中央军委电文陈毅大惑不解,数月后到达陕北他才明白事情真相

在杨家沟陈毅才明白毛主席为什么总是表扬西北野战军,按照毛主席的话:“西北野战军是作战条件最苦的一个野战军”。陈毅事后回忆道:

麦面他们有一年多没有吃到了,小米也很难吃到,主要是吃黑豆,过去是喂马的马料,有时还要吃野菜粗糠,他们每打一仗每门山炮只准打五发炮弹,迫击炮每门只能配五到十五发炮弹(华东每门山炮过去300发炮弹,每门迫击炮200发,外线出击后炮弹少了。山炮每门150发,迫击炮100发,就感觉不能打仗了),他们听了我的报告,说你们这样大的家底,给我们可以打一年。

面对中央军委电文陈毅大惑不解,数月后到达陕北他才明白事情真相

1947年7月底,西北野战兵团改称西北野战军,总兵力约四万五千人,有人会说,西北野战军为什么兵力这么少,这是因为西北地区太穷了,无法养活大量的军队,在作战时,最让彭德怀感到困难的还不是敌众我寡,也不是弹药缺乏,最要紧的是官兵吃什么,也正是因为西北艰苦的环境,使毛主席深感西北野战军作战的不易,所以在电文中经常表扬西北野战军,而不是抬高西北野战军来压低其他野战军。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