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2019-08-07 13:27:59    共青团中央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还乡”本来是个好字眼儿。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这是东坡翁老来还萦绕心头的初恋滋味,以致“不思量,自难忘。”

但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对于广大翻身农民来说,“还乡”再加一个字,不管是叫“还乡团”,还是叫“还乡队”的那批坏种,都绝对是刷新人类底线的邪恶之灵。

1947年4月,河北正定县北孙村解放后,群众抓获了原还乡队队长仝堂。在其指认下,伪大乡旧址附近,连续挖出死尸四十余具。

他们的身份既有军属、进步群众、贫协成员,也有大量的无辜群众。

仝堂被抓住的时候,气焰依旧嚣张,说没杀够:“可惜八路军来了,不然再给我半个月,我再杀你们四五十个,凑够一百个也保不住牌!”

群众问他:“四、五个月就杀了那么多人,心眼里就忍下去了吗?”

仝堂面露轻蔑,答曰:“这样干,上级还老是说我草包哪!去年这个大乡还没有下手的时候,人家叩村大乡就已经杀掉十来个了,上级便说我们这个大乡无能。”

仝堂真的“无能”吗?

老乡们跟他算了笔账,不算北孙还乡队,仅这家伙自己手里的人命,两个月里就有47条。可不光是杀我们的人,无辜群众,看谁不顺眼,他就杀谁,有人跟着群众游行队伍从他家和他主子门口过了,他知道了,就把人家杀了,还有的就是跟他老婆说说玩笑话,也给灭门了。

长工仝小堂儿子老傻,才十几岁,因为营养不良,个子长得不满二尺高,在村外拾过柴禾,就被这家伙堂捉去,硬说是给八路军当探子,一棒子把人孩子打得脑浆迸裂,不问死活,顺手踹沟里就给埋了,说起来还是没出五服的亲戚。

所以同村的,本族的,都骂这个还乡队长:“六亲不认,简直还不如一条狗,常说好人护二村,好狗还护二邻里呢?!”

而冀中北孙村的这一幕,并非解放战争中的单独事件。距离这里五百公里外,东南方向上的山东潍北(今属潍坊),国民党还乡团肆虐荼毒的花样更加翻新,灭绝人性,令人发指。

1948年4月11日,华野九纵收到了潍北县委写给全体指战员的一封信,详细列举了还乡团在当地的累累罪行。

“两年多来,潍北县人民被残害者已有千余。

单是纸房区李家营村一带即被害数百人。

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

残杀方式更令人闻之毛发耸然。

被“还乡团”烧死的解文卿

被“还乡团”烧死的解文卿

纸房区邢家东庄,蒋匪在街口安下3面铡刀,竟然按户抓人去铡。这个村先后被杀害21人。纸房村贫农韩在林弟兄3人14口一起被活埋,只剩韩的老母,哭求给她留下一个人种而不得。她眼看着自己的子孙被杀光,悲痛欲绝,也上吊而死。

当时的潍北,被害同胞尸横遍野,任野狗撕食。小孩嚎哭寻母,其惨痛情景催人心酸落泪。

这是潍北人民永世难忘的血海深仇!”

所谓“还乡团”,即是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返回家乡向共产党和革命人民进行反攻倒算和阶级报复的地主武装,并不局限于解放战争。从土地革命战争到抗战,苏区和解放区、根据地的敌我拉锯战中,还乡团一直存在。

如果我们把还乡团作为一种历史现象,站在整部中国革命史的角度来看待,不难发现这背后,中国革命所具有的时代特征,简单说就是个四个字:艰苦卓绝。说得更通俗点,就是不容易。

1840年之后的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而且核心问题在农村。不把亿万农民从落后的生产关系中解放出来,把落后的农村建成先进的革命根据地,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我们就无法带领中国人民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三座大山,砸碎一个旧世界,再建设一个新世界,使农业国向工业化转型,在国际资本市场中尽量争取有利地位,完成原始积累,走向民族复兴的强国之路。

而农村革命的实质是农民问题,这也是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核心是解决土地归谁所有?

外国资本大举入侵之下,社会财富很大程度上被洋大人及其买办阶层所鲸吞,剩下的残羹冷炙,才能在地主和佃户之间分配。佃户原本用于弥补生活不足的家庭手工业,在洋货倾销浪潮中基本破产,已不足维持基本生活,更无法负担地主的地租,老实缴租就可能饿死。而地主阶层在洋货生活的刺激下,生活标准大为提高,维持消费就需要加紧剥削。

以河南南阳为例,这里的佃耕主要有两种:一种叫大佃,耕牛和大小农具都是佃户的,收获的粮食,主佃各得一半;第二种叫劈子佃,耕牛和大小农具全是地主的,收获的粮食,小麦二八分,秋粮三七分,地主占大头。

传统产业的农民是最没有风险承受能力的,一有天灾人祸,水旱蝗兵起来,除了死就是造反,而地主阶级也分化严重,逆淘汰日趋明显。土豪劣绅成为农村的统治阶层,他们架设在政府与农民之间的“盈利性经纪体制”,导致社会矛盾尖锐,却无可化解。

于是革命来解套了,旧有的、不合理的土地所有制必然被打破,地主阶级作为农村封建势力的主要代表自然首当其冲。反帝反封建的中国革命,当然为买办阶级和地主阶级所仇恨,而为广大贫苦农民阶级所衷心拥护,敌我双方的斗争是长期、复杂、艰巨的,斗争双方的力量是不平衡的,在不同的革命阶段此消彼长。

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逃亡地主、恶霸土豪,憎恨一切终结他们万年江山的“僭越者”,为重新夺回自己失去的政治权力和经济利益,在反革命势力的支持下,组织队伍回乡报复。

“各位父老乡亲们,没想到吧?我胡汉三回来了!正如今,还是我胡汉三的天下。若是谁拿了我的什么,给我送回来;谁吃了我的什么,给我吐出来。有人欠我的帐,那得一笔一笔慢慢算。”

电影《闪闪的红星》里的胡汉三

电影《闪闪的红星》里的胡汉三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