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冠三军的开国中将 徐向前称他“王疯子” 《亮剑》李云龙的原型

关键词:李云龙
2019-09-13 10:17:04  党史博采  

勇冠三军的开国中将,徐向前送他外号“王疯子”,《亮剑》李云龙的真实原型

王近山1915年出生在湖北省黄安县(今红安)高桥许家田村。他15岁从军,16岁任连长,作战勇猛,以善打硬仗恶仗而勇冠三军。先后担任红四方面军第10师副师长、八路军129师386旅旅长、晋冀鲁豫野战军6纵司令员、第二野战军第3兵团副司令员、志愿军第3兵团副司令员,在鄂豫皖苏区反“围剿”、川陕苏区反“围攻”、红四方面军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以及抗美援朝前线中,处处可见王近山纵横驰骋的身影。

人称“王疯子”

王近山原名王文善,童年的苦难使这位有着成吉思汗血统的少年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1930年工农红军打到了他的家乡,一位詹姓中共党员给他讲了从未听过的道理。王文善毫不犹豫地加入了红军,他想让自己似大山般坚强,改名王近山,踏上了革命征程。

1931年11月的黄安七里坪,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主持召开粉碎敌人第三次“围剿”的作战会议,首要任务是攻破海拔1000余米的蟑山主峰,红11师31团为主攻,王近山任营长的红10师30团安排为总预备队。在长期的敌我对峙中31团有所放松,敌人趁夜潜进。30团团长王宏坤带部增援直扑过去,在敌人即将逼近31团指挥所时,30团从敌左侧插入,但不久被腹背包围。徐向前始终伫立在最前沿的红旗下,王近山等30团将士受到极大鼓舞,最后杀开一条血路。红四方面军乘势攻克黄安城,创下我军第一次夺取敌整师防守一个坚固据点的辉煌战绩,敌69师师长赵冠英被俘。徐向前注意到了这位小牛犊:“哈!我还有这么漂亮的小营长!好一个‘王疯子’,把敌人都吓得尿裤子了。”从此,王近山有了“王疯子”的绰号。

1933年10月下旬,四川军阀刘湘对红四方面军进行了“六路围攻”。防御战中28团几乎拼光了,团长王近山始终身先士卒。1934年夏,红军转入反攻。鹰背嘴一战,28团战线最长,敌我兵力高达10比1。敌人砍倒大树搭成梯子,猛烈反扑。王近山瞪着血红的眼睛:“打,给我狠狠地打!”予敌重大杀伤后,王近山脱出重围,并应军长王宏坤要求攻击东西山头制高点。敌人向28团联排式射击,王近山端起机枪扫射反击,28团迸发出异常顽强的战斗意志。军长王宏坤评价说:“作战中,王近山‘硬’,硬得像钢。无论条件多么艰难,给他的任务也能完成,让人放心,让人满意。他带的部队,进攻攻得上,防守守得牢。”

勇冠三军的开国中将,徐向前送他外号“王疯子”,《亮剑》李云龙的真实原型

◆抗战时期的王近山。

长达10个月的反“六路围攻”作战中,王近山率28团始终坚守战斗前沿。一次战斗中,战士们连战了五夜后疲惫不堪,宿营后很快进入了梦乡。王近山也是疲劳至极,但是长期形成的夜晚查哨的习惯让他在睡了稍许后又醒了过来。王近山隐约觉出远处沙沙作响,一刹那凭直觉他知道是敌人摸上来了。“怎么办?”王近山的大脑飞快旋转,有多少敌人尚不知晓,如果此时喊“敌人攻上来了,我们被包围了”,势必让酣睡中的战士惊慌失措,乱了阵脚。关键时刻,王近山振臂一呼:“同志们!敌人要跑了!赶快抓俘虏,缴枪不杀!”刚刚打了漂亮仗的战士听到充满着战斗豪情的口令声,连衣服也顾不上穿,拿上武器冲出来追杀,敌人反而不明就里,乱成一团。天亮时从俘虏口中才得知这是刘湘的主力王牌师所属的范绍曾旅,被其他红军部队打败溃逃至这里,冥冥中又与王近山的28团相遇,再次遭到痛击,从此王近山的革命生涯中就有了一个团歼灭一个旅的赫赫战史。

1935年4月,红四方面军在江油与川军恶战,军长许世友急令作为预备队的28团发起反冲锋。王近山二话不说,当即冲上前去。一颗子弹打中王近山胸部,王近山陷入了昏迷,被抬下阵地,部队士气有所影响。“王近山!王近山!”总指挥徐向前见状,提枪边冲边呼喊爱将的名字。王近山被唤醒,一个血人一副担架又重现阵地,直到头部又被击中,昏倒在徐帅身边。1935年10月,已经担任10师副师长的王近山带领突击队抢渡川西的大金川。部队登岸时,他冲锋在前,挺身扛起机枪和敌人对射,指挥部队抢占了滩头阵地,掩护兄弟部队过河。

红四方面军与川军又在天全遭遇,刘湘的“模范师”郭勋祺部夸口说:“纵有红军数万,也难飞过天险!”红四军第12师的初始进攻都被压了下来,徐向前总指挥命王近山率红10师向天全疾进。全师将士于拂晓前渡过天全河,向城南浮桥守敌猛攻。王近山亲自端着机枪往下冲杀,打死敌人团长,尾随逃窜之敌攻入城内,占领了“模范师”师部。郭勋祺率残部逃至天全东郊的梅子坡,使用预备队向红军反攻。红军与敌肉搏,郭勋祺败走洪雅。天全一仗,我军歼敌2000余人,成为红四方面军长征中最出色的一仗。

韩略伏击战

王近山总是冲锋在前,同志们担心其安全,战斗中派多个警卫员跟着他,一旦狠命向前冲,就压住他,急得他又踢又咬。长征结束后,21岁的王近山成长为红31军第93师师长。1937年全面抗战开始后,王近山担任八路军129师386旅772团的副团长。他不信“日军不可战胜”这个邪,决心打出中国人民的声威。10月下旬,王近山在旅长陈赓指挥下,在山西、河北交界的娘子关南七亘村两次设伏,以少胜多。1942年王近山接任386旅旅长,次年3月兼任太岳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太岳军区司令员是陈赓。他们转战豫北和冀南平原,在响堂铺和香城固歼灭过日军精锐,日军咬牙切齿提出一个作战目标:“专打386旅!”

日本华北方面军最高司令长官冈村宁次采取穷凶极恶的“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声称将我太岳抗日根据地彻底摧毁。日军大本营大为兴奋,特地从中国各战场抽调120余名中队(连)以上“优秀”军官,加上“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学员,组成“皇军军官观战团”实地观摩。冈村叫嚣:“要迫使共产军在黄河岸边背水作战,不降即亡!”

勇冠三军的开国中将,徐向前送他外号“王疯子”,《亮剑》李云龙的真实原型

◆抗日战争中,王近山(左)与陈锡联留影。

1943年10月,王近山的386旅16团奉调赴延安执行保卫党中央的任务。获悉临屯公路总有日军通过时,王近山决定来个“顺手牵羊”,干他一仗。地势险要的洪洞县韩略村是打伏击的理想地段,但是这里离县城很近,必须速战速决。王近山带领全团连以上干部侦察了地形,24日凌晨16团快速进入设伏区,一连等了四五个小时,插着太阳旗的日军车队终于耀武扬威地开过来了,正是“皇军军官观战团”。他们自认为“铁滚扫荡”已将我军主力消灭,一个个得意洋洋,狂妄得连警卫分队和观察哨都不派了。

待日军进入伏击圈,战斗打响,日军慌忙命令担任掩护的鬼子“学生官”拼死抵抗。16团按计划首先跳上公路挡住了敌人去路,一股日军负隅顽抗,王近山命令将之分割包围,全团战士与鬼子展开了肉搏战。4连8班长甘荣发一枪击中了日军指挥官,日军死伤大半,头尾不能相顾。眼见逃生无望,敌人马上收集残兵,意想夺得一个立脚点顽抗待援。王近山识破了敌人的企图,立即命令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歼灭敌人。他脱掉上衣,挥刀参加战斗。约有一个班的鬼子保护着几个指挥官,躲进一口破窑洞中连续用机枪射击。5连指导员郑光南抱起一捆手榴弹直奔窑洞,一声巨响,郑光南与敌同归于尽。

许多日军官佐目睹整个战斗过程,深知大势已去,绝望地举刀剖腹自杀。冈村宁次暴跳如雷:“再牺牲两个联队也要吃掉这一股共匪!”他派战地支援的6架飞机滥炸一通,从附近抽调了几千日军赶来合围。这样,敌人的“铁滚式三层阵地”部署方寸大乱,王近山带领部队分三路成功突围,12月中旬胜利到达陕甘宁边区。冈村宁次的“铁滚扫荡”,只得提前终止。一时间“王疯子笑,冈村宁次跳”的笑话在根据地传开了。

韩略伏击战共歼灭日军中队长以上军官80多名,其中有少将旅团长1名,大佐联队长6名,战绩辉煌,受到八路军总部专电表彰。延安《解放日报》1944年1月3日发表专题文章,称赞“创造了在敌占区伏击战的光辉范例”。3月2日重庆《新华日报》刊载了罗克伦的《韩略伏击战》,说“为我国抗日战争谱写了光辉的一页”。蒋介石也发来了“嘉奖”电报。1944年春,129师一部改称新编第4旅,在延安“抗大”学习的王近山担任了新4旅旅长。毛泽东握着他的手:“我早就听说四方面军有个‘王疯子’,了不起啊!革命就需要这样的疯子!”“勇敢!果断!有胆略,抓住战机打了个漂亮仗!”

鏖战大杨湖

1945年7月,抗战接近最后反攻阶段,国民党胡宗南部却向陕甘宁边区发起了进攻。毛泽东勃然大怒:“不顾民族大义,真是一班疯子!对付反革命的疯子,得用革命的疯子。告诉‘王疯子’,去教训一下这个‘胡疯子’。”王近山率部与国民党军激战至7月27日晚,主动撤离爷台山阵地,国民党军进占后趁机再进攻。王近山指挥反击,他向部队动员说:“打国民党这号敌人,就是要猛、要狠、要准!攻击时不能像茶壶倒开水,老半天倒那么一点点,要像提着一满桶水向热锅里倒那个架势。手榴弹一响,你的刺刀就得朝他们的肚皮上捅!”指战员们群情振奋,收复爷台山,延安军民欢欣鼓舞。

解放战争开始后,以晋冀鲁豫边区八路军129师及地方部队为基础组成了晋冀鲁豫野战军,王近山所在部队改编为第6纵队并任司令员。1946年8月蒋介石趁我休整之际,一下出动了14个整编师38万人的强大兵力,妄图击我于定陶、曹县地区。国民党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扬言,不用两个星期占领鲁西。我军此时仅有4个纵队5万多人,许多建制团连两个营的兵力都不足,被压迫至陇海路以北老黄河以南狭窄地区。刘伯承、邓小平决定以攻对攻,打掉孤军冒进的蒋介石嫡系部队——整编第3师,一举扭转我军的被动局面。

整3师训练有素,参加过远征缅甸的对日作战,师长赵锡田毕业于黄埔一期。邓小平扫视4个纵队主官,提出问题核心:如果不打,我们只有回太行山去了!大家都在思忖着,毕竟这是一盘险棋,实力太过悬殊,如果稍有不慎,我5万大军就会伤亡殆尽,整个中原战局不堪设想。寂静时,王近山站起来了,一席话掷地有声:“我和政委商量过了,我们纵队打。我王近山今天立军令状,我们纵队和整3师干!我们6纵比起兄弟纵队来说是个年轻的纵队,拿我们去拼是值得的!只要主力纵队能保存下来,晋冀鲁豫解放区就能坚持,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我们打,纵队如果打得只剩一个旅,我当旅长,老杜(义德)当政委;打得只剩一个团,我当团长,老杜当政委;打得剩一个连,我去当连长。纵队全打完了,我们对得起党,对得起太行山的父老乡亲!”

邓小平激动万分,把手一劈大声说:“好样的!我支持你!”刘伯承也呼地站了起来:“政委说了算,支持你打!你大胆打!”王近山先是派出小队与敌若即若离,诱其进入刘邓首长预设好的战场——定陶以西大杨一带,而后直扑整3师师部所在地大杨湖。刘峙对王近山的厉害早有所闻,在电话中问赵锡田:“需要空军配合吗?”赵锡田胜券在握:“用不着,凭我这装备,足以取胜了。”王近山、杜义德则下了狠心:“有6纵没有整3师!”

赵锡田把整3师战斗力最强的20旅59团放在了大杨湖,9月3日、4日战斗前两天,我军的进展不大。5日夜,双方真正的较量开始了。6纵指挥所设在距敌仅有300米的地方,王近山习惯这样做,他说这样能鼓舞指战员们的士气。刘伯承亲临前线,他说:“我年纪大了,跑不动了,今天来给你们看管行李。”再一次振奋了人心。

6纵共有6个团的兵力攻进村落,把敌59团团部等压缩在一处院落中。但是受到敌人强劲火力,6纵情况也不容乐观。王近山投入为数不多的预备队,并将机关工勤干部组织起来誓死决战。又是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6纵再一次发挥出气贯长虹的决心,敌人在我军破釜沉舟面前气焰尽灭,防御体系顷刻间土崩瓦解。刘邓大军其余各部乘势进击,整3师全军覆没,赵锡田被活捉。那年王近山正好30岁。牵一发而动全身,东西两线之敌见最强的嫡系被消灭,惊恐万状,溃不成军,定陶战役解放军全线告破。

王近山指挥的铁6纵以血的代价跻身为主力纵队,延安《解放日报》发表《蒋军必败》社论:“定陶战役的胜利,是继中原我军突围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大胜利,对整个解放区南方前线,起了扭转局面之重要作用。蒋军必败,我军必胜的局面是定下来了!”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对王近山勇立军令状仍然记忆犹新:“那不叫疯,那叫革命的英雄主义!”

襄阳捉康泽

1947年春,晋冀鲁豫野战军转战在豫北和鲁西南地区,寻机歼敌。刘邓决定,以第1、2、3、6纵队等10万兵力举行豫北大反攻。王近山心急如焚地往前赶,雪地道路湿滑,车子打了翻,王近山被卡在车子底下。卫生部长钱信忠将可能落下腿残的最坏结果告诉了王近山。邓小平前来看望王近山,王近山吐露了心里的憋屈:“政委,我,我残废了……我不能打仗了……”邓小平宽慰说:“近山,仗是有你打的,现在你安心养伤,等你的伤一好,是不是残疾我都让你再回前方。”由于伤势过重,王近山的腿还是落了残,邓小平也真地兑现了让他回前线的诺言。

勇冠三军的开国中将,徐向前送他外号“王疯子”,《亮剑》李云龙的真实原型

◆1947年,刘伯承、李达、宋任穷、杜义德、王近山、韦杰等在大别山区。

1947年8月,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反攻的序幕。跃马直前的开路先锋,就是王近山带出的能征善战的6纵。虽然王近山因伤没有在前线,但6纵在政委杜义德的带领下,勇挑重担,越战越强,成为刘邓手下的“王牌”。一年后,王近山伤愈归队。

1948年6月下旬,正当国共两军在中原的大部兵力均投入豫东战场紧张激战的时刻,鄂西北康泽的15绥靖区却陷于孤立状态。刘、邓首长掌握战机,发动了襄(阳)樊(城)战役,有力地配合华东野战军在鲁南、豫东战场的作战,为建立渡江、入川的战略基地奠定基础。“铁打的襄阳”把守严密,担任主攻的6纵司令员王近山苦苦思索攻城之计。7月7日地形考察之后,王近山决心采取一个大胆战法:使用“掏心”战术,“刀劈三关”,造成从南面攻城的假象,而后直捣敌人军事力量布置最强的西门,“撇山攻城,主攻西门”。蒋介石、白崇禧果然中计,命令康泽“注意加强东南面之工事及守备”。康泽自认为南门工事差,解放军必从南面攻城,将防御重点放在南面,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军恰恰选择在坚固的西门实施突破。

勇冠三军的开国中将,徐向前送他外号“王疯子”,《亮剑》李云龙的真实原型

◆1948年夏,中原野战军部分领导同志:前排右一为钟汉华,中排右起:陈再道、杜义德、刘伯承、陈毅、王近山,后排右一为范朝利、右二为孔庆德。

正当康泽在指挥所里坐镇时,6纵势不可挡攻进了西门。康泽恍然大悟:“又中了王疯子的调虎离山之计。”襄阳守敌2.1万余人被歼,康泽、郭勋祺等一批高中级主官被俘。6纵大闹襄阳城,从7月9日攻城,一个星期拿下。刘伯承言道:“在襄阳攻城中,王近山指挥的6纵起了主导作用。”王近山受到了党中央嘉奖,被誉为“中野常胜军”,6纵也由此享有“最善攻坚”之誉。

淮海战役中,王近山又带领6纵与兄弟部队合围黄维兵团。战役中间又增加华野第7纵队,组成南集团,由王近山统一指挥。王近山和政委杜义德审时度势,果断接受敌人85军110师师长廖运周的战场起义。1948年5月,晋冀鲁豫野战军改称中原野战军。次年2月,编为第二野战军,辖第3、4、5三个兵团,第3兵团又辖第10、11、12军。王近山担任第二野战军第3兵团副司令员兼12(6纵编成)军军长、政委,参加了渡江、西南战役。

血战上甘岭

1951年3月1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兵团参加抗美援朝,由二野3兵团12军、4兵团15军、18兵团60军组成,王近山任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司令员陈赓因病未到任)。王近山万万没有料到有着“常胜将军”之称的他在第五次战役中打了个“大败仗”。

为防止“联合国军”反攻和两栖登陆,4月22日彭德怀下令第五次战役提前发动。60军一分为三,181、179师分别作为第一、二梯队,180师作为预备队。此后,179、181师又分别调拨给12军和15军,180师独自承担了60军的战斗任务。5月21日,由于粮食弹药缺少等原因,彭德怀电令各兵团撤退转移,第五次战役暂告结束。

王近山急令60军担任为3兵团阻击任务,其他几个军转移。22日夜,60军军长发出撤退命令。因与敌激战,180师直到次日凌晨才收到命令,发现右邻部队已经撤退。师长郑其贵急电军部,60军军长发出撤退电令。可是当晚60军军长又接到王近山的急电,将电文中“各部”误解为“60军必须掩护全兵团的伤员转运”,再次电令180师:“停止北撤,继续在北汉江以南掩护全兵团的伤员转运。”当夜,友邻部队全线后撤,180师却孤军滞后,陷入美军重围,成为抗美援朝中我军最大的一次军事损失。王近山向毛泽东承认了错误,毛泽东希望他放下包袱,打好以后的仗。

勇冠三军的开国中将,徐向前送他外号“王疯子”,《亮剑》李云龙的真实原型

◆第二排右二为十二军军长王近山,前排右三为十二军副政委李震,前排左一为十二军副军长李德生。

王近山窝了一肚子的火,上甘岭战役中“王疯子”又一次发了疯。1952年秋,“联合国军”司令克拉克上将等人几番在中部战略要点五圣山附近“巡视”,策划出“摊牌作战”计划,先攻占五圣山南麓的上甘岭地区,夺取五圣山,尔后进攻平康、金城。进占上甘岭,必须先占领597.9、537.7高地,即“三角形山”和“狙击兵岭”,王近山率部就守卫在上甘岭周围,并注意到了敌军的动向。

1952年10月,克拉克发动“金化攻势”,14日夜突然猛轰上甘岭。我15军29师87团阵地丢失后随即反击,邱少云为了掩护战友不被敌人发现,忍痛壮烈牺牲,我军一鼓作气夺回阵地。敌人疯狂发射了30多万发炮弹,王近山对15军说:“一定要稳稳守住五圣山……上甘岭这一仗必须打好。”18日地面阵地第一次失守,我军退守坑道作战,15军军长秦基伟动员所有力量参战。19日晚收复阵地,涌现出了黄继光等一大批英雄人物。在15军受到很大损失后王近山三调老部队12军,与敌拉锯式争夺表面阵地,迫使美7师主力西调。他指示12军军长曾绍山:“随时做好准备,协同15军作战。”曾绍山是他红军时的秘书,见“老师长”三次调兵,禁不住说:“这一仗将越打越大了!”“这将是一场持续的、大规模的残酷决战。”王近山冷静回答。

10月下旬,美7师突然撤出“三角形山”西调,王近山下令发动决定性的反击。30日21时,志愿军反击“三角形山”成功,急得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直跳脚。战斗中12军91团8连多次打退敌人,又涌现出王万成、朱有光两位战斗英雄,面对突入之敌,他们冲入敌群突然拉响爆破筒。电影《英雄儿女》中“王成”的光辉形象,原型即是他们。

11月17日夜,12军34师106团奉命加入“狙击兵岭”北山的争夺战。王近山找团长武效贤谈话:“12军上了4个团,希望你上去全部恢复和巩固北山阵地,把敌人的进攻彻底打垮。”前三日,接连上去的三个连都拼光了。21日转机出现,106团退敌50多次,随后“守山”20多天,102次敌军冲击都被彻底打掉。武效贤还主动发起反击11次、袭敌8次、伏击1次,12月15日归建,完成了“打到底,收摊子”的任务。至此,上甘岭战役胜利结束。

上甘岭战役使用兵力火力之密集,反复争夺之频繁,战斗之激烈残酷,为世界战争史所罕见。在这块方圆仅有3.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敌我投入兵力10万多人,我军坚守43个昼夜,以11000人伤亡的代价歼敌25000人,最终守住了阵地。美国舆论哀叹:“金化攻势已成了一个无底洞。它所吞食的军事资源,要比任何一次中国军队的攻势所吞食的更多。”克拉克预想“出其不意,只要用两个营的兵力5天就可以达成目的”,最后感慨:“金化攻势已发展成为一场残忍的挽回面子的恶性赌博……这次作战是失败的。”范佛里特更是公开承认:“这是战争最血腥的和时间拖得最长的一次战役,使联合国军蒙受到重大的损失。”此后美军在朝鲜再也没有发动大的攻势。

王近山两次获得朝鲜一级自由独立勋章,上甘岭战役1956年被拍摄成电影《上甘岭》,王近山特地观看,看到一半就泪流满面,起身离场。1953年秋回国后,王近山历任山东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公安部副部长,南京军区副参谋长,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1955年9月,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他在革命战争时期的卓越贡献,得到党和人民的充分肯定。热播的电视剧《亮剑》主人公李云龙,也是以王近山等一批老将军为原型创作出来的荧幕形象。

勇冠三军的开国中将,徐向前送他外号“王疯子”,《亮剑》李云龙的真实原型

◆王近山(后排左2)和身边工作人员。

1964年由于家庭变故,王近山作为“铡美案”典型受到严厉处分,撤销大军区副司令员职务,下放到河南省西华县黄泛区农场任副场长。1968年底,在时任南京军区参谋长、老部下萧永银的建议下,王近山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坦陈了自己的“错误”并恳请返回部队工作,不久,王近山调任南京军区副参谋长。

1974年11月王近山被诊断出胃癌,1978年5月10日病逝于南京。在筹备将军的追悼会时,南京军区司令员聂凤智对如何称呼将军的头衔感到十分棘手。武汉军区副司令员萧永银大笔一挥,把悼词上的“副参谋长”中的“副”字去掉,级别由正军改为大区副职。刚刚复出的邓小平指示:“人已死了,不能下命令搞个名堂,就叫顾问吧。”改成了大军区正职,中央军委补发了王近山为南京军区顾问的任命。

在将军逝世14周年之际,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了老战友们撰写、编纂的纪念文集《一代战将·回忆王近山》。邓小平题写书名“一代战将”,当时的中央领导江泽民、杨尚昆、李先念等也题词悼念。杨尚昆写下题词:“王近山同志英勇善战,战功卓著。”江泽民题词纪念:“杰出的战将,人民的功臣”,概括了王近山铁血丹心百战将星的光荣一生。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