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离接触切尔诺贝利核灾难现场,揭露史上特大核事故的真相(2)

2019-09-25 10:20:44    文汇网

政府官员轮流协助医院里的医护人员。

早在20世纪80年代,我在那儿住过院,病房在九楼,我的主治医生是I.S.格拉祖诺夫(I.S.Glazunov)。当时,医院的左配楼还没建成。我所在的科室全是患有严重辐射病的病人,有些人的状况极为糟糕。

我还记得迪马(Dima),他是个年轻人,大概30岁左右,当他受到辐射的时候,正背对着辐射源站着,身体稍稍向右偏,离辐射源只有45厘米远。辐射波从下面击中了他,辐射造成的主要伤害集中在他的小腿、足底,以及他的会阴部和臀部,到达头部的时候逐渐减弱。因为他背向辐射源站着,所以他没有看到闪光,只通过对面的墙壁和天花板看到了反射。当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冲出去想关掉某个开关,因此绕着辐射源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他在危险区域待了3分钟。他镇静地应对着发生的事情,计算着吸收辐射的大致剂量。他在事故发生1小时后就被送到了医院。

入院的时候,他的体温将近39摄氏度,他感到想吐、发冷和焦虑,目光呆滞。他说话的时候还比画着手势,想要对他身上发生的情况开个玩笑,不过他话语连贯,有逻辑性。他的玩笑让一些人觉得不舒服。他表现得机智、耐心,还很体贴。

事故发生24小时后,医生从他的胸骨和髂骨处(都是从前面和左后面)抽取了四份骨髓样品进行分析。在穿刺过程中,他非常耐心。他全身吸收的平均辐射剂量是400拉德。事故发生后的第四天和第五天,他感觉到口腔、食道和胃部黏膜上的伤口非常疼痛。他的嘴里、舌头上和脸颊上都起了溃疡,黏膜一层层地脱落,他开始失眠和厌食。他当时的体温保持在38摄氏度至39摄氏度之间,他焦躁不安,像吸了毒一样不停地眨着眼睛。从第六天开始,他右边小腿上的皮肤开始肿胀、破裂,看起来好像要炸开一样,接着就变得僵硬,非常疼。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