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离接触切尔诺贝利核灾难现场,揭露史上特大核事故的真相(3)

2019-09-25 10:20:44    文汇网

第六天,由于深度粒细胞缺乏(由于免疫的原因,粒状白血球的数量减少),医生给他注射了大概140亿骨髓细胞(大约750毫升含有骨髓的血液)。

随后他搬到一间经紫外线消毒的病房。他又开始受到肠道综合征的折磨:排便次数达到每24小时25至30次,大便中有血和黏液;他感到里急后重,腹鸣,盲肠区有液体流动。由于口腔和食道受到严重的损伤,为了不刺激黏膜,他6天都没有吃东西,通过静脉注射营养液维持生命。

在此期间,他的会阴部和臀部开始出现软泡,右小腿紫中带蓝,浮肿、发亮,摸上去非常光滑。

到了第十四天,他开始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脱毛:头部右侧和身体右侧的毛发全部脱落。迪马说他觉得自己像逃犯。

他还是很有耐心,不过他的玩笑打了不少折扣。他为了让和他一起受到辐射的同事们高兴起来开了不少玩笑,但那是一种黑色幽默。

他们都非常疲惫,即使他们的状况比迪马要好得多。他会给他们写有趣的押韵小故事,会给他们读阿列克谢·托尔斯泰(AlekseyTolstoy)的三部曲《苦难的历程》(TheRoadtoCalvary),还说他终于有机会可以躺下了。然而,有时他会失态,突然陷入沮丧之中。对他的同事来说,这种沮丧也没有那么烦人。大声讲话、音乐和高跟鞋的声音总会让他连续愤怒好几天。有一次,他正处于那种沮丧中,他冲着一名女医生叫喊,说她高跟鞋的噪音造成了他的腹泻。到了第三周,医生才允许他和家人见面。

到第四十天的时候,他的病情开始好转,到了第八十二天的时候,他出院了。他瘸得很厉害,右小腿留下了永久的深深的伤痕。医生甚至考虑过从膝盖处截去右腿。

第二个病人是29岁的谢尔盖(Sergei),他独自住在隔壁的无菌病房。他一直在一家科学研究所工作,在“热室”里手动操作放射性物质。因为两块裂变物质靠得太近了,引起了核闪光。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