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时代的国防部长:与基辛格勾心斗角 让越战“越南化”

关键词:尼克松,越战
2019-10-23 12:28:52    澎湃新闻

莱尔德与尼克松

莱尔德与尼克松

在美国历届国防部长中。莱尔德并非特别著名的一位。他在1969年上任时,面对的是空前绝后的棘手局面。前任民主党政府给尼克松政府留下了越南战争和国内社会矛盾激化、经济衰退这个烂摊子,国内反战运动和黑人民权运动交相辉映,全国性骚乱频发,内外两大难题搞得美国政府焦头烂额。国防部长需要将美军从东南亚这个世界偏僻一隅撤出来,重新带回到冷战中美苏对峙的主战场。同时,还要在通货膨胀的时代顶住国会削减军费的压力、弥合好国防部内部文官与军方之间的矛盾,结束不得人心的征兵制以缓解国内反战运动的压力。此外,那个时代最耀眼的政坛人物亨利·基辛格还频频在背后向国防部捅刀子,一直试图插手国防部的地盘,尝试架空国防部长。莱尔德正是在此困难时期掌管国防部。

受命于危难

1922年莱尔德出生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少年时代成长于威斯康星州。他的祖父曾当过威斯康星的副州长。1944年大学毕业后,莱尔德报名参加海军,作为一名年轻的少尉在“马多克斯”号驱逐舰上服役,在太平洋战区参加对日作战期间曾两次负伤。战后莱尔德退役回老家投身政治,1952年当选国会众议员后一口气干了十七年。

在国会期间,莱尔德对预算和国防事务兴趣浓厚,在1962年出版过批评美国对外战略的书,表明他在对外问题上是一名强硬的鹰派人物。他的从政目标是干众议院议长,被尼克松选作国防部长实属意外——尼克松原本中意的第一候选人拒绝了邀请,命运将莱尔德推上了这个位置。

莱尔德任职国防部长时的官方标准像

莱尔德任职国防部长时的官方标准像

麦克纳马拉是第一位彻底掌控国防部的文职部长,但他毁誉参半的集中管理模式在极大提高决策的科学性与效率的同时,严重毒化了文官与军方的关系。同时,麦克纳马拉在越南战争问题上刚愎自用,听不得不同意见,将战争搞成了没有取胜希望的烂摊子后拍屁股走人。

莱尔德在国会时长期任职于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对国防事务早有成熟看法。他对国防部长一职的理解是,既要是财务管理人,为总统当好国防部和三军的大管家,也要是一个战略家,制订全球性国防战略。

莱尔德上任后首先针对麦克纳马拉时代留下的弊病开火。他在管理上的理念是“参与式管理”,希望军方在更广泛的幅度内参与到决策中,使文官与军方能够密切配合。这与麦克纳马拉排斥军方、信任“神童”的高度集权式管理风格截然相反。

此前,国防部两个下属部门权力相当大,一个是麦克纳马拉直接用来绕过军方而独立制定年度预算计划和发展规划的系统分析办公室,另一个是负责跨国军事合作的国际安全事务办公室。系统分析办公室引起军方极大反感,国会则利用军队的不满情绪批评国防部。莱尔德对此洞若观火。

按照他的管理理念,将系统分析办公室大幅降格,不再有权提出国防计划和发展规划,仅负责对各军种提出的计划进行分析。但莱尔德并未因噎废食,他同时要求军方用麦克纳马拉所倡导的“系统分析”方法来制订规划和计划,适当利用这种技术和能力。这就极大改善了国防部文职官员与军方的关系,弥合了国防部内部弥漫多年的文武矛盾。

国际安全事务办公室在麦克纳马拉时代俨然国防部自己的“国务院”,直接把持着北约事务和对外军事援助与合作,权力很大,与主管外交的国务院经常产生摩擦。莱尔德将这个部门降为过去的一个影子,涉及外交和北约的问题,都主动交给基辛格去负责,这就极大减少了政府部门之间“狗咬狗”的内斗。

通过对国防部内部的改革和整顿,莱尔德成功修复了肯尼迪时代以来国防部内部文武官员之间的分歧。在他的任期内,国防部长与军方没有什么严重的分歧。这种分歧带来的恶果,曾在越战和入侵古巴这类问题上,使两届民主党政府苦不堪言。

在国防部的对外关系上,莱尔德首先与尼克松建立起正常的上下级工作关系。相比麦克纳马拉和约翰逊的关系,他与白宫并不亲密,莱尔德一直对尼克松手下很多行事诡异的助手并不信任,他曾公开发表声明,要求白宫如果要联系五角大楼,必须通过指定的几个人、经正常官方渠道进行。后来的历史证明这一举措颇有眼光,水门事件事发后,在国会下令展开的独立调查中,尽管白宫办公厅和白宫支使下的中央情报局CIA干了很多违法勾当,但国防部和国防部下属权力很大的秘密情报部门国家安全局NSA却清白地置身事外。

在越南战争后期的困难岁月中,国会里对国防部激烈批评、要求大幅削减军费的反战议员是一个相当大的群体,莱尔德也尽力与国会搞好了关系。尼克松在其两届任期内与国会关系一直糟糕透顶,他最后因为水门事件翻船,很大程度上可归咎于国会的发难。但莱尔德却能凭借过去长期在国会工作的经历和积蓄的人脉为国防部的利益奋战。

国防部长在国会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争取尽可能多的军费预算。随着越战的逐步降级,莱尔德时代的国防预算降到了冷战开始25年以来的最低点,国会平均每年削减40亿美元军费。从1965年到1974年,国防支出账面上从470亿美元上升到740亿美元,但在同期两位数的通货膨胀下,实际增幅微乎其微。当莱尔德卸任时,军费支出的实际购买力仅及1965年的2/3。在这样苦难的局面下,他在任期内,努力保住并通过了大部分的国防项目,像F-15、F-16战斗机、B-1轰炸机等重要武器发展项目,均是在他任内维持研发并最终研制成功。国会没有否决过莱尔德所提任何一项重要的国防预算要求,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莱尔德在麦道公司期间观看正在研发过程中的F-15战斗机模型,该飞机至今仍是美军主力战机。

莱尔德在麦道公司期间观看正在研发过程中的F-15战斗机模型,该飞机至今仍是美军主力战机。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