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年罗瑞卿严惩大老虎:公安部处长贪污9亿元被处死

关键词:
2019-11-11 10:42:46    中华文史

1952年罗瑞卿严惩大老虎:公安部处长贪污9亿元被处死

图片说明:1952年的2月1日,北京开公审大会,当时的大贪宋德贵与薛昆山、雷亚卿、孙建国、王丕业、夏茂如、杭效祖7人被判死刑。

公安部挖出大老虎

宋德贵,游民出身,原是国民党军队中的一员,1935年被红军俘虏,经过教育改造,留在了革命队伍里。他1936年入党,战争年代出生入死,身上留下七八处伤疤。1950年调任公安部行政处处长(当时为副厅级)。可以说,宋德贵是一名老干部、老党员了,然而进城后他却腐化享受,犯下了贪污、盗窃国家资财达9亿元的重大罪行。

宋德贵的腐化堕落是从结识天津东华货栈经理赵溪桥开始的,也可以说他是被不法商人拉下水的。赵溪桥是通过公安部行政处生产科的萧顺和与宋德贵认识的,相识不久,赵溪桥就发现宋德贵“花钱大方,喜好奉承”,于是就抓住他的这一弱点,展开进攻。赵溪桥曾私下对身边的人说:“只要我把宋处长服侍好了,这一辈子享乐就不成问题了。”宋德贵喜好喝酒,赵溪桥就每天请他下馆子。为了博得宋德贵的欢心,除了请吃请喝,赵溪桥还经常给他送钱送礼。单请宋德贵吃饭一项,赵溪桥就花了1.6亿元,行贿1.3亿元以上。宋德贵在北京吃遍了最好的饭馆和最好的酒席。据查,宋德贵几乎每天都要喝一两瓶上等的白兰地,北京许多有名的饭馆都知道公安部的宋处长。宋德贵从此晕头转向,花钱做事与赵溪桥不分你我。

1951年4至9月,公安部委派宋德贵负责到东北购运木材。宋德贵利用这个机会,伙同行政处副处长刘玉泽、生产科副科长王珍以及萧顺和等人,勾结赵溪桥和北京祥利木厂老板杨生祥大肆贪污、盗窃国家资财。宋德贵让赵溪桥包运木材,照章每车皮只能装25立方米的木材,他们却装了30立方米。仅此一项,赵溪桥就从中捞取7亿元。

宋德贵认为赵溪桥、杨生祥很能干,视之为“心腹”和“好军师”,对他们言听计从。而赵溪桥、杨生祥则认为找到了“靠山”和“摇钱树”,对他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事实上,宋德贵已成为东华货栈、祥利木厂的大老板之一,东华货栈的伙计称他为“老掌柜”。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宋德贵又以奸商拖他下水的办法,拖别人下水。他以盗取来的国家财产,大批地购买了手表、钢笔、收音机、自行车、人参、鹿茸、海龙、海狗肾等到处送人,有时甚至直接送现金,把一些意志薄弱的人拖下水。在他的拉拢下,公安部行政处80%的人都有贪污受贿的问题。

宋德贵的罪行暴露后,领导反复教育,但他仍不悔悟,反而有计划地进行对抗。他曾两次和奸商赵溪桥及同案主犯刘玉泽、王珍秘密会面,商讨怎样混过这一关。在要他交清账目时,他一面以有账无错相搪塞,另一面制造假账。

这样一个贪污腐化、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又拒不坦白的堕落分子,理应受到严惩,被判处死刑。罗瑞卿在1952年1月16日公安部的斗争大会上说:“我们对宋德贵、刘玉泽、赵溪桥的犯罪行为决不能容忍。”“我们内部如果有很多像宋德贵等这样的共产党员,还得了吗?如果这样,我们就有亡党的危险。”

1952年罗瑞卿严惩大老虎:公安部处长贪污9亿元被处死

1952年的2月1日,北京开公审大会,当时的大贪宋德贵与薛昆山、雷亚卿、孙建国、王丕业、夏茂如、杭效祖7人被判死刑。

一个电话引起的风波

罗瑞卿刚正不阿,疾恶如仇,处理罪行昭著的贪污腐化分子一点不讲情面。时任罗瑞卿秘书的王仲方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公安部打出一条“大老虎”叫宋德贵。此人原是公安部办公厅的行政处长、转业的红军干部,因为倒卖基建木材贪污受贿,情节严重被判处死刑,经国务院批准,准备开公审大会执行。公审大会前一天是星期天,大家经过紧张工作好多天之后,都在休息。这天天气很好,罗瑞卿准备同家人一起带孩子去游公园,汽车停在院子里,孩子们在车旁等候上车。正在这个时候,我接到公安部一位同志的电话,说他翻阅宋德贵档案,此人在红军东征时负过伤有战功,意思是判他死刑是否考虑到这一点。这个电话使我非常作难,已经决定即将执行的事,是不该随便反映的,可是人命关天,不反映也是不应该的。于是我冒着很大风险去见罗部长,他这时从楼上下来。见到我来找,他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我就把刚才接的电话报告给他。罗部长立刻明白是什么意思,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返身上楼,并告诉我立刻通知公安部党组的同志来开会。

我没有想到会有这种场面,赶快去打电话,因为是星期天早晨,有的同志还在睡觉就被我叫了起来。罗部长正严肃地等待着,气氛颇有些紧张,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坐定之后,罗部长说明天要开公审大会,枪毙宋德贵,党组同志还有什么意见?大家莫名其妙,说这个问题党组讨论过多次,一致同意并作了决定,且已经批准,怎么又提了出来?罗部长说,现在有人动摇,所以请大家来讨论。大家很奇怪,谁有动摇?这时打电话来的同志也在座,他没有出来说明,我只好硬着头皮说有人反映说从档案上看到宋德贵有战功,但没有说是谁反映的。这时,罗部长冲着我说,立过功怎么样?刘青山、张子善的功劳比宋德贵小吗?而且我们研究过宋德贵的历史,其罪处死,不能宽恕。党组同志都表示不应该有动摇,于是罗部长宣布散会。大家在下楼时都责怪我,你怎么这个时候反映这种意见呀!此时此刻我真是无地自容。这场风波是我引起的,干扰了党组的决定,干扰了罗部长的决心,又影响了大家的休息。我心想,我这个乱子捅得不小,看来我这个政治秘书要“砸锅”了。

第二天,公审宋德贵的大会开得很成功。又过了两天,罗部长同我在院子里散步。他批评我缺少政治经验,对各种反映缺乏判断力:枪毙宋德贵是党组集体研究、法院按照法律判处死刑,又是经国务院批准的,你不是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听那种反映呢?那天对你的批评可能过严了些,你有什么想法呢?我说这件事对我震动很大,我不该听这样的反映,更不该没有仔细想一想就去向您报告,干扰了您,干扰了党组,我应该检讨,接受教训。

可是我又想,如果今后再遇到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我自己又不能判断该不该反映的,我想还是要向您反映。反映不对,挨顿批评,再严厉也不要紧。万一该反映我没有反映造成损失,就成了大错了。不知道我的这个想法对不对?罗部长沉思了一会儿说,你讲的也有道理,重要的是今后要多读点书,加强锻炼,使自己成熟起来。人就是在处理各种复杂的事情上逐步成熟起来的。

看来罗部长是谅解我了,而我也更理解他了。这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1952年罗瑞卿严惩大老虎:公安部处长贪污9亿元被处死

1952年的2月1日,北京开公审大会,当时的大贪宋德贵与薛昆山、雷亚卿、孙建国、王丕业、夏茂如、杭效祖7人被判死刑。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