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老兵深藏功名六十余年 至今难忘解放军的那碗热面条……(2)

2019-11-12 11:30:41    中国军网

1.信仰

1

有这样一句话,在大时代的漩涡中,我们都是小人物。

的确,近代以来,灾难深重的中国内忧外患,无辜无助的百姓流离失所,生于1920年的陈训杨以及他的家人也难逃“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命运。

如果不是生在那样一个动荡的年代,陈训杨或许就如同无数个普通的农村青年一样,娶妻生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是,历史,永远都没有如果……排行老七的陈训杨先后失去了自己的六个哥哥,两个参加红军失去了联系,两个被日军炸死,还有两个被国民党抓壮丁一去不返。

“双手被死死地用绳子捆着,骗我说只是去运送装备。”如今,老人还能清晰地回忆起当时被抓的情形。1948年,由于战事吃紧,陈训杨最终也被抓壮丁到国民党部队当了兵,而那时,与他相依为命的父亲才刚刚去世。

不到四个月,陈训杨在一次战斗中被解放军俘虏,而这第二次被“抓”,却为他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那碗面吃得好香哟!”陈训杨刚被俘,一位解放军班长就递给他一个高粱面儿的窝窝头,让他先垫垫肚子。可窝窝头太硬了,咬不动,班长就带着他去炊事班煮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70年过去了,老人再次回忆起来,还是忘不了那碗面的温度。

是拿遣散费回家,还是参加解放军,就像我们所熟知的那样,当时年轻的陈训杨也面临着同样的选择,但他隐约觉得,这支队伍和国民党的队伍,好像不一样。

“在我们家乡,这是孝子孝女才干的事情啊!”俘虏诉苦大会上,陈训杨含泪诉说着自己失去父母兄弟的悲痛,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连长、指导员临时制作了八块灵牌,带着全连和他一起祭奠亲人。望着眼前托举着灵牌的连长和指导员,陈训杨心里有了答案,他要和他们走一样的路,因为,这是一条向着光明和美好的路。

“报仇还是回家?”指导员问他们,7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仿佛还能穿越时空,听到陈训杨和一百多名战士那声响亮的回答:“报仇!”

老兵陈训杨。夏一军摄

老兵陈训杨。夏一军摄

人心是最大的政治。谁把人民放在心上,人民就把谁放在心上。

此刻的陈训杨,在共产党的队伍里,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人民”——它是中国人的大多数,是陈训杨自己,是他逝去的亲人,是他的战友、邻居,是他见过的许许多多普通的老百姓,他打仗,是为了他们!

就像一名红军战士曾在写给家人的信中说:“我们不仅懂得怎样打仗,特别懂得为什么要打仗。我们的生命已经贡献于革命了,我们一点汗,一滴血,都是为工农而流。”今日,已无从考证这个战士叫什么,但我们确切地知道他、知道陈训杨,信仰什么。

后来,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的陈训杨和指导员说:“我来晚了”,指导员说:“不晚,万里长征才开始第一步。”就这样,陈训杨踏上了一心跟党走的“长征之路”,而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停下脚步……

即使在“文革”中,陈老遭受不公,他都仍然惦念着要把党费交上;平反后,组织上要将当时扣除的工分给他补上,他却执意不要,说道:“只要有共产党员这个身份,就够了!”

有件事,陈训杨的儿子至今还记忆犹新。1950年,在云南剿匪途中,陈训杨的左眼被弹片擦伤,后经治疗才无大碍。1993年,年近七旬的他,旧伤复发,左眼球被摘除,共用去医药费630多元。镇民政所知道后,让陈老的儿子带好住院发票去报销,没成想却遭到了父亲的斥责:“家里出不起这笔钱吗?还要向国家伸手?你这共产党员难道是混进去的?”为了防止家人再打报销的主意,陈训杨干脆将住院发票全部撕掉。

不为官、不为钱,只为主义,只为信仰。正因为这种无以言喻的精神之甘、信仰之甜,陈训杨,才一路走来,无怨无悔。

陈训杨向牺牲的战友敬礼。夏一军摄

陈训杨向牺牲的战友敬礼。夏一军摄

2.功勋

藏起的是功名,藏不住的是老兵身上的“勋章”。

失去的左眼、严重变形的肩胛骨,满身的创伤,这是战火留给这位百岁老兵的印记与荣光。然而,这些都还不算什么,对陈训杨而言,他说,能够活着,已经足够幸运。

在陈老的回忆中,那一场惨烈战斗的场景永远难忘——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决定发起渡江战役,百万大军枕戈待旦,准备横渡长江,直取南京,国民党以70万兵力扼守长江天堑,企图阻止解放军渡江。

陈训杨所在的第46师138团决定成立渡江突击队,抢占渡口,打掉敌人的堡垒,为大军开路。

突击队,其实就是“敢死队”,报名条件有三个:党员、南方人、识水性。

“就符合一个,南方人。”采访中我们问他,“这些条件您都符合吗”,陈老一笑,告诉我们:“当时哪管那么多,听说要选突击队,就报了名。”如今,谈起这些事,老人很平静,但我们都知道,这几乎是一次向着“死亡”的选择。

战斗在凌晨打响,江面风大浪高。一声令下,渡江突击队划着船向长江南岸冲去。敌人密集的炮火不断落在船的周围,炸起冲天水柱,被炸死的鱼,还有牺牲战友的尸体,成片成片地浮在江面上,难以分辨。

战场上,信念,是信仰者的冲锋号;勇敢,是无畏者的护身符。即使身边不断有人倒下,但剩下的人依然勇往直前。陈训杨说:“自己当时根本没想到什么是生,什么是死,只一心向前冲。”300多人的突击队,只有50余人突破封锁线,完成占领敌阵地的任务后,最终只有十几个人活了下来。

成功打掉敌人堡垒,陈训杨又马不停蹄地领到了新的任务,运送战友过江。冒着枪林弹雨,他担任小船的舵手,在江面上来回六次接送战友。

从凌晨两点到第二天清晨八点,陈训杨靠着一身打不烂的“铁骨头”,未曾停歇,不知疲倦。最后一次过江,他的小渡船被敌人的炮弹击中,炸成了碎片,陈训杨靠着一块木板,在江面上漂了好久才上岸。

这场战役后,陈训杨荣立一等战功,被授予“水上英雄”称号,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这么传奇的战斗经历,你们都知道吗?”采访时,我们问过他的家人、邻居,还有村干部,他们都不甚了了。陈训杨的孙子陈传球说:“打仗的事儿爷爷倒是讲过不少,但我们哪里知道,主角竟是他。”

老兵陈训杨。夏一军摄

老兵陈训杨。夏一军摄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