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有座八字桥,淞沪血战第一枪

关键词:淞沪血战
2019-11-20 14:06:49  吴京昴  澎湃新闻

说到八年抗战开始的标志,每一个国人都会想到卢沟桥。诚然,卢沟桥上确实打响了八年抗战的第一枪,但是卢沟桥事变后一个月,中日两军才在上海展开了第一次主力决战。而这次决战的爆发地点——八字桥,却很少出现在国人的记忆中。

被遗忘的激战之地

八字桥地处上海市虹口和闸北交界处的柳营路、同心路、水电路的交叉口。中国桥取名的方式很多,八字桥堍通同心路和柳营路,桥呈“八”字形,故名八字桥。

横浜是虹口港的支流,它在嘉兴路桥处与虹口港分流,到柳营路又一分为三,其中一支沿柳营路向西,另一支沿着今天的水电路向北并入走马塘。但是这两段的横浜在1929年国民政府的“大上海计划”中都被填平改为水电路。而唯一留下的一段横浜上的那座沟通虹口和闸北的桥就是八字桥了。而且八字桥还不止一座,东西各有一座,分别为东八字桥和西八字桥,均为木结构桥。

1932年老上海地图中的八字桥

1932年老上海地图中的八字桥

从地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八字桥是沟通虹口和闸北的要隘,距离日本海军陆战队本部、上海火车北站和日本人墓地都非常之近。

1932年1月28日夜11时30分,日本海军上海特别陆战队一部从四川北路西侧突然进攻八字桥区的中国守军,十九路军156旅即刻还击,“一·二八事变”就此爆发。一·二八淞沪抗战激战一个半月,日军多次打算通过八字桥迂回攻击上海北站,八字桥阵地三失三得,但最终直到停战,日军都没能完全控制八字桥。战火中东八字桥被毁,仅剩西八字桥。

国军在八字桥附近还击毙了日军步兵第7联队长林大八,林大八死后被追赠少将军衔,他是九·一八事变后第一位死在中国军队手中的日军将领。日军为纪念这位早死的联队长,把他毙命的十字路口命名为“大八辻”,后来逐渐演化成了现在的“大柏树”。

虽然一·二八抗战最终以中国让步而结束,但是这次血战也使国内外见识了中国军队的不俗实力。经历了这次战火,原来为木结构的西八字桥已经摇摇欲坠,后被上海市政府改修为水泥桥。

如今的八字桥遗址

如今的八字桥遗址

见证中日两军决战的开始

1937年7月7日的卢沟桥事变,标志着全面抗战的开始。但是在华北,29军还在同日军边打边谈。虽然有不小的战斗,但是双方都还在谈判桌上,日军是为调集援兵争取时间,平津卫戍司令宋哲元则对和平还抱有幻想。但是在华东的上海,局势却完全不是这样。

7月13日,一·二八事变中第五军主帅张治中出任京沪警备司令官,这项任命标志着国民政府打算对盘踞在上海的日军予以彻底清算。一·二八事变后,常驻上海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已经达到2500人,日军吸取了一·二八事变的教训,给上海的陆战队增加了大量冲锋枪、坦克、重炮,并对海军陆战队的司令部进行加固,使之可以抵御150毫米榴弹炮的轰击。

随着卢沟桥事变的继续扩大,蒋介石决定在华北决战,但是为确保侧翼必须先要迅速解决上海的日军,而且为了防止日军进入长江,蒋介石下令在江阴沉船封锁长江,可惜被潜伏在汪精卫身边的日本间谍泄露了情报。

7月28日,得到消息的日本侨民从汉口和长江沿岸迅速撤离到上海。7月29日,日本联合舰队司令永野修身发布命令,要求第一舰队主力驶往上海,配合在上海的第三舰队备战。而中国方面鉴于上海的紧张局势,也调集钟松的第2师补充旅化装成上海保安总团的士兵进驻上海市区构筑工事,和日军展开对峙。

8月7日,国民政府召开国防会议,全国各地的主要军事将领,以及中国共产党的朱德、周恩来等人都参加了这次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何应钦报告了卢沟桥事变后中央军事准备情况,说明现在全国已经开始动员,国民经济由平时转为战时。全国军队均列入抗战序列,第一线约100个师,预备军约80个师。

1938年航拍的日本海军上海特别陆战队司令部,图中左上角的河流即为横浜,八字桥由于在更北端所以并未出现在照片内。不过照片内可以清晰地看到现在的同心路、东江湾路。

1938年航拍的日本海军上海特别陆战队司令部,图中左上角的河流即为横浜,八字桥由于在更北端所以并未出现在照片内。不过照片内可以清晰地看到现在的同心路、东江湾路。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