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如何躲过文革冲击 在庐山不表态 在江青面前装聋(3)

2019-11-20 14:06:49    人民网

1969年,中苏边境紧张,在林彪的同意下,由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政委纪登奎出面把粟裕大将请出来,由其出谋划策。粟裕果然不辞劳苦,带了几个军事参谋跑到中苏、中蒙边境防区漫山遍野地转了几个月,搞出了一份防御作战方案,经军科院等所谓专家看过后予以肯定。

可能是这些原因,林彪集团在“文革”中没有猛烈地打击迫害粟裕。

庐山会议上“一声不吭”

1970年8月的庐山会议,是在浓浓的云雾中召开的。没有参加那次会议的人是很难理解当时山上的气氛的。

在那白色恐怖的日子里,一些受难的老同志托粟裕转信。粟裕处理的原则是,凡是托他呈送周总理的,他都转上去。但是一些军队干部托他向林彪及其死党转呈自己的申诉时,他都一律拒绝。当然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并不能直言,推脱说:“我很难得见到他们,要相信党,问题总会解决的!”有时引起一些同志的误解而伤心,他亲自看到有的含着泪水离他而去,只能叹一口气,来控制自己抑郁不平的心情。

粟裕是带着军事科学院的中央委员上山的,他们被编在了西北组。在周恩来宣布了会议议程以后,毛泽东问:“谁还讲话?”林彪说:“我想说两句。”

于是林彪就在开幕会上作了一个很有点火药味的发言。他攻击那些同意不设国家主席的人说:“毛主席的这种领导地位可以说是我们胜利的各种因素中间的决定因素。”“这个领导地位,就成为国内国外除极端的反革命分子以外,不能不承认的。”

粟裕听了林彪的这个讲话以后,并没有引起更多的重视。但他隐约感到这里面有点什么潜台词。

第二天,就有人开始串联了,吴法宪要求全会听林彪的讲话录音,还说,有反对毛主席当国家主席的人等等。到了8月24日的下午,陈伯达、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分别在华北组、中南组、西南组和西北组发言,支持林彪的讲话,不点名地攻击张春桥等人。会议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