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纬国自述抗日:我自创“八卦刺枪术”后 阵地就没再被突破

2019-11-21 10:56:23    

蒋纬国:我当连长时阵地从未被日军突破过

资料图:蒋纬国。

1941年5月,蒋纬国受命前往陕西,在国民革命军第1战区司令官胡宗南麾下担任连长。在基层所见的种种不正之风,一度让这位军校高材生感到十分失望。在此后同日军对峙的两年时间里,蒋纬国运用海外留学期间所学之技能积极整军备战,一定程度上提高了部队的战斗素养,也赢得了上级和下属的支持与尊重。——编者

1.胡宗南向我炫耀实力

1941年春,何应钦将军带我从重庆到西安报到,我们坐飞机到了陕西,第二天一大早就去视察前方部队,我也算是视察团里的一员。夜里一点半钟,我听到部队吹起床号,而事实上我们视察部队集合讲话的时间是早晨五点钟,我感到奇怪,为什么一点半钟就吹号呢?原来,师部告诉团里要四点半起床,团里又告诉营里四点钟起床,营里又告诉连上三点半起床,起床后还要整理内务,集合时要从连集合地到营集合地,再到团集合地、最后到师集合地,如此算来,士兵不就要一点半钟起床了吗?

第二天早上五点钟开始讲话,过了差不多半个钟头,天已经大亮,何将军走下讲台去看部队。后来他就问:“为什么这些士兵红眼睛的那么多?”我心想:“他们一点半钟就起床,到现在已经四个钟头了,眼睛怎能不红,半夜都没睡嘛!”我很怀疑,为了听一个长官讲话,用这种方法来消耗部队的做法是否合适?

接着我跟随何将军去视察中央军官学校第七分校。像平常一样,中央大官一来,先是部队集合,等指挥官报告人数后就骑上马去阅兵。我排在所有人的最后,上马前习惯性地询问马夫有没系好马肚带。马夫说已经检查过,结果我左脚踩着马镫上去以后,马鞍却一下滑到马肚子底下去了,那匹光背马也受了惊,前仰后翻地跳将起来。我见状赶快用右手抱住马脖子,左手拉过马头,在它的鼻子上用力一拧,才算把情况控制住。等重新把马鞍放好以后,我才策马赶上前面的队伍。当时所有人都捏了一把冷汗,看到我平安无事,他们又纷纷恭维起我的骑术来。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