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场上的国军主力 为什么败给了猪肉炖粉条 背后的原因不简单(4)

关键词:淮海战场
2020-01-22 15:47:38    观察者网

在走私这种活动中,谁先抢占货物出手的先机,谁才能赚到最大的便宜。从国军的经验来看,不管是抗战劫收拆了工厂卖机器,还是彰武城下倒腾粮食,汽车都是很重要的。正如土匪窝点里面最重要的不是打打杀杀的炮头,而是主持销赃的先生。国军的作战部队也得先巴结好了运输部队,才能赚大钱。

更何况,搞运输的这帮人比只能明抢的这些位做生意都早,思路也灵活:汽车部队利用运输工具走私黄金和毒品,故意将好的汽车报称报废藏起来干私活;人力运输队伍盗窃公物以次充好;火车运输部门夹带商品贪污货物虚报损耗……一个个玩的比作战单位溜多了。

然而,国军各部队沉迷走私,拿自己宝贵的运输工具跑私货的时候,似乎忘了他们作为打仗的真正该拿汽车过来干啥。原本各个汽车团因为维护太差就有三分之一汽车不能开动,沉迷走私又加剧了汽车损失。

汽车问题更影响到弹药问题。国军联勤总部都纳闷:明明后勤仓库囤积了数以亿计的弹药和物资,运输部门也不是做不到将弹药及时送达,偏偏战斗部队的军师长们怎么就不喜欢带足够弹药出门呢。他们的卡车,牲口,代畜输卒不用来拉弹药,到底是用来干嘛的?

本来张灵甫随队弹药不足,在孟良崮完蛋已经是足够严重的警示了,可就是偏偏挡不住同僚前仆后继地作死。

都1948年了,整编第三师,第40师这些部队,还是把弹药放在各个兵站,死活不往前带。有些部队干脆对前送弹药不予接受,干脆不管,导致弹药运送途中无部队掩护,损失巨大。

管理弹药的各个支部和兵站也非常嗨皮的就把弹药当成了自己的私货,直接转卖给其他地方部队了。

在宝贵的赚外快的机会下,命都可以不要,弹药算什么。

在廖兵团沉迷发财的过程中,东野以超出预计的速度攻克锦州,这时候转头扑上来,已经一切都来不及了。弹药和汽油都因为忙活走私扔在了沈阳城,廖兵团一触即溃。光廖兵团自己送回给林总的800多辆卡车,就比彰武的百万斤粮食值钱,可谓是连本带利还了个彻底。

在徐州也是类似,淮海战役双方百万人马都打完了,数十万发美制榴炮弹依然静静的躺在仓库里面,等着解放军进徐州开仓库接收。

国军就这么两头忙活忙发财,自觉不自觉地就做好了世界第一物流任务。搞走私这一项传统爱好也延续到逃亡海岛之后。1950-1952年。“国军”编制内一半的卡车处于开不动的状态,直到美国人再次伸出援手整顿他们。

国军传统第四:军中乐园温柔乡

有句老话,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饥寒中的国军士兵干点“挖三民主义墙角”的事也算是事出有因。混到饱暖的国军军官,光发财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追求。他们在发财上可以不要命,在找女人这方面也是挺拼的。


新一军参谋潘德辉披露:“1946年……军部和新三十师驻海城。某日午间,我骑马至海城四周察看地形,至一大宅院旁,听到院内有凄惨的哭叫声和皮鞭抽打夹杂日语巴格野郎之骂声。我因好奇而下马爬上院边之大柳树窥看究竟,简直让我惊讶的几乎滚下树来。因为院内正进行一场威胁日本女孩接受玩弄的丑剧,除二名日语译员正在鞭打日女外,全是我军师团级干部。”

其实这位压根不用这么惊讶。新一军到沈阳之后排大队逛窑子这事被中外记者嚷嚷的连老蒋都知道了,还发电报予以申斥:

“沈阳我军一般官兵出入妓院挥金如土,已遍染梅毒,此种实情已由中外记者证实……”

而且抢日本女人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新一军首任军长郑洞国带出来的,也被蒋公电报点名:

“郑副长官亦蓄日女数名……”

淮海战场上的国军主力 为什么败给了猪肉炖粉条 背后的原因不简单

大概郑洞国也是在跟陈清泉一样学外语

郑副司令无非是“学外语”,淮海战场上另外一个“清泉”就更好看了。整个第五军在邱清泉的带领下“除了能打烂仗与硬战之外,其他方面的表现,都是乱糟糟的;官兵的服装不整,一个个吊儿郎当,每到一个地方,大家追求的便是吃、喝、嫖、赌。”

当邱清泉判断解放军必然在1月发动大规模进攻,他的整个兵团死期将至的时候,更是带着女护士各军纵欲荒淫,算是追求一个“牡丹花下死”吧。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