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戎马一生 唯独欠下她的情债太多太多

2020-02-10 14:38:50    人民网

新婚之夜,朱德送康克清两枚金戒指表心意

没有八抬大轿,没有敲锣打鼓,没有大箱小包的陪嫁,没有鸣鞭放炮……康克清随着曾志“走”了。

所谓“走”,也不过是从辛耕别墅的东院搬到朱德所住的西院,其距离,也不过是几十米。朱德的住处是两间一明一暗的房子,外边的一间是办公室兼会客室,里边的一间是卧室。

几个女兵跑进来,叽叽喳喳地笑着、闹着。平时康克清同她们又说又笑,又打又闹,可这时真有点难为情:突然不知谁喊了一声:“看!朱军长来了,新郎官来了!”

康克清抬眼看去,朱德真的走了进来,跟在他后边的是毛泽东和几位红军的首长。

永远是那么爽朗的陈毅用他那特有的大嗓门和浓重的四川口音说道:“朱军长今天容光焕发,我陈毅当然要借光呷酒喽。新娘子,你说要得要不得?你要晓得,是我把你带进红军队伍里来的。你同朱军长结婚,我陈毅是第一大功哟,你要不要多敬我几杯酒?”

毛泽东指着陈毅笑着说:“你陈毅就是喜欢耍,你看人家江西妹子都害羞了。”

“彭总呢?夫人驾到了,也不陪一会儿!”

历史赋予彭德怀重任,战火催得彭德怀马蹄疾,使他们夫妻没有过花前月下的甜蜜,没有过消闲清淡的享受,更没有过歌厅舞榭中的浪漫。彭德怀总觉得对爱妻的亲情太少太少,欠下的情债太多太多。彭德怀常对人说:“安修把全部的爱都给我了,她长得很美,心也很美,可是我给予她的关照很少,我给她的爱很少,每每想起这些,心里十分的不安。”

彭德怀与浦安修

彭德怀与浦安修

如今,浦安修又千里迢迢地来到自己身边,彭德怀竟惊喜得忘了给妻子倒一杯茶,只问了路途辛苦后,对她歉疚地一笑,拉着她凭窗眺望南山———那熟悉的静卧三千万年的绵绵起伏的山峦,说:“我们就是在这座山上鏖战的,最终占领了它,把马家军的阵地全部摧毁了。惨败的马家军溃逃到黄河铁桥,又被阻击后,死的死,没死的跳了黄河……”

浦安修脸上泛起红潮:“你们都很忙……”

赵寿山笑呵呵地说:“再忙,贵夫人驾到,我们也会专程去接的!”

浦安修忙着给每个人倒茶,连连说:“谢谢,谢谢你们……”

大家喝着茶,却不见彭德怀,张宗逊又高声地问:“彭总呢?夫人驾到了,也不陪一会儿!”

阎揆要嘘了一声———兰州很凉,他们看到,彭德怀在卧室里架炭火盆呢。

刘伯承与汪荣华的长征恋歌:三过草地新婚后双双负伤

顿时,锣鼓喧天,鞭炮齐响。在掌声和欢呼声中,中央代表团一行10多人沿街缓行,并不断向人们招手致意。其中,有两位年长者尤其引人注目:一位是头发斑白、有学者风度的林伯渠;另一位身材魁梧,戴着眼镜,富有军人气质。

“那个戴眼镜的是谁呀?”汪荣华好奇地向站在身边的陈明义询问。

陈明义告诉她:“那是刘伯承总参谋长!”

“他就是领导过南昌起义的刘伯承呀!”汪荣华情不自禁地说。

1947年,刘伯承和夫人汪荣华合影。

1947年,刘伯承和夫人汪荣华合影。

“朱德总司令、刘伯承总参谋长,他们早年都是川中名将。刘伯承戴眼镜是因为右眼负过伤,听说他动手术时没有使用麻药,忍着疼痛一声不吭,连外国大夫都称他为‘军神’哩!”陈明义不禁又补充了几句。

热烈欢腾的场面一晃而过。对汪荣华来说,这是个很不寻常的日子,她亲眼看到了传说中的“军神”刘伯承。

面对薛明,豪放的贺龙一肚子感情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嗨,老贺喜欢你,看中了你。”彭真用手势断然截住薛明兜圈子,“我们今天就说老贺这个人,别的不谈。”

薛明羞了,垂下头。

“你考虑了没有?”彭真换上温和关切的语气。

“没考虑。”声音很小。

“你别来这一套,你没考虑我不信。”彭真索性放开讲:“天天这么多大人物陪你,你不考虑?你也知道贺龙的情况,他已经离了婚。”

彭德怀戎马一生 唯独欠下她的情债太多太多

薛明沉默了。从到延安开始就听许多老同志讲过贺龙的许多传奇式故事,听战士们唱《贺龙投弹手》那支歌。以后见到了英武、纯朴、豪迈的贺龙本人,要说毫不动心是假的。可是,崇敬与爱情毕竟不是一回事。论到婚恋,她确实存在许多顾虑……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