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身边的共产党员:张克侠的潜伏人生

2020-03-27 15:38:44    中华文史

冯玉祥身边的共产党员:张克侠的潜伏人生

张克侠(1900年10月7日-1984年7月7日),原名张树棠,河北献县侯陵屯村人。1923年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加入西北军。1927年赴苏联就读莫斯科中山大学。1929年7月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12月8日,与何基沣率国民革命军部属举行贾汪起义,促成了淮海战役中碾庄战役的胜利。建国后曾任林业部副部长、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院长。是第四届人大代表、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资料来源:百度百科)

本文原载于《同舟共进》,转载请注明出处

解放战争三大战役,是国共两党两军命运的大决战。在淮海战役中,解放军为何能以60万雄师吞掉国民党80万兵马?潜伏在国民党中枢机关的红色卧底,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中一位就是在国民党军队长期担任要职,并被蒋介石赐予佩剑的西北军名将张克侠。他是周恩来直接领导的秘密红色特工,遵照党的指示长期潜伏、孤身作战,在淮海决战打响之际,与何基沣将军率部起义,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特殊贡献。

冯玉祥身边的共产党员

1900年10月,张克侠出生于河北省献县,原名张树棠。1916年考入北京清河陆军军官预备学校,从此开始了戎马生涯。

在张克侠上军校的时候,由于母亲双目失明,无人照料,经家庭包办,与通州农家姑娘李德璞结婚。李早年在北京护士学校读书、工作,并供二姐李德全读书。1924年,因前妻去世,冯玉祥将军与李德全喜结连理,张克侠和冯玉祥成为连襟。这为张克侠以后在西北军长期隐蔽创造了很有利的条件。(张克侠《在西北军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的经历》,《北京文史资料选编》第9辑,北京出版社1981年版)

1921年,张克侠考入北洋政府创办的保定军官学校,1923年以军事、操行全优毕业,去了冯玉祥部队(同去的有同学董振堂、边章五、何基沣等),在宋哲元的第二十五旅任见习军官。半年后,因为得了肺结核病,不断吐血,他不得不离开军队回家疗养。

1924年秋天,经护士出身的李德璞精心料理,张克侠才从鬼门关重回人间。他大病初愈,面临命运的艰难抉择:一是和他刚刚结为连襟的冯玉祥将军再三劝他返回冯部,并许以要职。二是孙中山先生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在广州成立了大本营,并向全国征聘军事人才。张克侠决定只身南下广州。为了防止遭到迫害,他把原名张树棠改为张克侠。通过北洋军阀的军警层层盘查,由上海乘船抵达大革命的策源地广州,经李明灏介绍,见到军政部部长程潜,被任命为大本营军政部少校科员,后兼任陆军讲武学校(后改为黄埔分校)教官及队长。

冯玉祥从苏联回国时,李德全还留在苏联,她从莫斯科寄来一封信给张克侠,热情称赞苏联的革命和建设,劝他去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7年春,张辗转到达莫斯科,进入中山大学学习。这期间,他与共产党员左权、张存实(振亚)、李翔梧(相武)等关系密切。他甚至多次提出参加中国共产党的申请。恰在这时,蒋介石叛变革命的消息传到了莫斯科,斯大林一气之下断绝了与国民党的关系。像张克侠这样的国民党中级军官,自然被党组织拒之门外。

1928年暑假,苏联党决定把国民党的学生以及非共产党学生分批送回中国。张克侠回国之前,党组织派人认真地和他谈了话,指出:他的入党问题在莫斯科暂时解决不了,回国后仍可申请,并郑重地告诉他:和他一同回国的张存实,会向党组织汇报情况,希望他回国后继续争取。张存实原是冯玉祥派驻外蒙的代表,1926年在东方劳动大学秘密入党,回国后被分配到设在上海的中央军事部工作,直接在周恩来领导下从事地下斗争。张克侠回国后,一度任第二集团军总部参谋,旋即调任张自忠的二十五师任少将参谋长。1929年5月,在冯、阎反蒋的中原大战之初,张克侠突然接到张存实的一封信,约他到上海会面。

7月间,张克侠抵达上海滩,见到了接头人董健吾牧师,并于两天后见到了张存实。张存实和李翔梧(时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成为张克侠的入党介绍人,周恩来直接领导他。张克侠后来回忆:过了一段时间,组织正式通知我说:“中央已批准你为共产党员,是特别党员。你不要与地方党组织发生关系,不可暴露身份……”“西北军与我党曾多次良好地合作,并和蒋介石嫡系有深刻矛盾。五原誓师后,刘伯坚、刘志丹、宣侠父、安子文曾在那里担任过政治领导工作。这是一支可以团结改造的部队。你的任务是:一方面提高部队的军事素质,一方面积极培植革命的思想……”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张克侠考入南京陆军大学第10期。当时,民族危机空前严重,一些具有爱国之心的国民党将领激于义愤,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迫切要求抗日。1933年5月,张克侠从李连山来信中得悉冯玉祥与共产党合作,组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便利用陆大放暑假的机会赶赴张家口,积极支持冯的爱国抗日行动。此后,张克侠又加入国民党军张自忠部,为抗日战争作出了贡献。

冯玉祥身边的共产党员:张克侠的潜伏人生

淮海战役中率部起义的张克侠(右)与何基沣(资料图)

密会陈毅,策反郝鹏举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命令第三十三集团军由湖北速开到信阳接受当地日军投降事宜。在路上,张克侠看到了生机勃勃的新四军部队向东开去,便和同行的何基沣、尹心田、刘鸿书等人交谈,他表示,国共即将冲突,唯有与共产党合作,与国民党决裂,才是正大光明的道路。他认为,要实行这一打算,首先要联系上新四军,以便密切合作,不发生矛盾。他委托何基沣派人与新四军取得联系。

其实,何基沣与张克侠一样,都是中共特别党员。但按照党的秘密工作原则和纪律,他们不发生横的联系,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党员身份。然而他们是老同学、老同事,可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又深知对方的人品,所以能敞开心扉交谈对时局的看法。

到信阳不久,蒋介石命令第三十三集团军开往徐州集结。待赶到徐州,岂料日军受降工作已由中央嫡系第十九集团军办理完毕。“竹篮打水一场空”,这时大家才如梦初醒,知道受了蒋介石的骗——蒋是让他们赶到华东来打内战。不久,蒋介石将第三十三集团军改为第三绥靖区,司令官冯治安,张克侠任副司令。蒋介石发布动员密令:一是将军队重新编组,二是作出了进攻解放区的部署。并将原来的汪伪军郝鹏举部划归第三绥靖区指挥。张克侠认为蒋介石这个密件很重要,于是让参谋抄了一份,准备送给陈毅。同时,张也看到蒋介石要把已改编和未改编的伪军全部解散的密令,并听说蒋介石反感郝鹏举(国民党新编第六路军中将总司令)。

郝鹏举原在西北军,曾任冯玉祥的传令员,被送到苏联炮兵学校学习过,张克侠过去就与他认识。张任副司令官后,时常借视察防务和部队为由到他那里交谈。郝对蒋介石嫡系人员对他的敲诈勒索很不满意。张克侠有意把他的队伍安排在台儿庄,让他孤立在一翼,意图利用他和蒋的矛盾,使他在解放军的影响下走向起义。

第三绥靖区司令部迁到贾汪后,一天,陈毅给张克侠写了一封信,并着重交代参谋长宋时轮和七师政委曾希圣物色可靠的送信人,务必要将此信送到张克侠手中,绝不能让第三者转交。最后选定了敌工干部柏寒,不仅因为他手里握有国民党新编第六路军的“谍报证”,还因为他富有敌军工作经验,曾四次秘密进入敌伪军盘踞的徐州,多次完成送信任务。

张克侠提供的重要情况,很快汇报到陈毅这里。陈毅在接到柏寒的报告后,立即派津浦前线野战军参谋长宋时轮和鲁南区党委城工部部长王少庸去与张克侠会面,以便听取他的意见。双方密谈了六七个小时。在这次谈话中,张克侠和何基沣向宋时轮提出:应利用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冯治安希望保存实力、不愿打内战的心理,由他们劝说按兵不动,与国民党淮海绥靖公署长官、第六路军总司令郝鹏举一起滞留于现有阵地,叫国民党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陈大庆)单独北进,以便让解放军集中优势兵力,消灭陈大庆部。然后,力争冯治安、郝鹏举部向徐州退却,解放军则正好可以乘胜追击,形成对徐州的包围。

根据中央关于争取西北军的多次电报指示,以及各方面汇报来的情况,陈毅经过深思熟虑,设计了一个大胆的军事政治斗争方案:除全力争取郝鹏举起义外,尽最大努力争取冯治安起义,歼灭临城之九十七军,截断津浦线,包围并相机夺取徐州、海州。

为了争取冯治安起义,陈毅指派冯文华(冯玉祥的侄孙,很早参加革命工作)秘密去贾汪会见五十九军军长刘振三。此后,张克侠到台儿庄与郝鹏举作了一次开诚布公的长谈。张把蒋介石要将伪军解散的命令透露给他,又说蒋介石正试图将他置之死地,叫他早作打算。郝说:“蒋介石不把我当人看,只好另找出路。”张当即指出:“出路是有的,那就是起义投奔共产党,弃旧图新,这是唯一光明的出路。”郝小声说:“解放军已派人来联系过了。”又吞吞吐吐地说:“陈毅司令员要会晤我,时间就在今晚,这事情拿不定该如何办才好。”张立即指出:这是决定一生前途的关键时刻,一定要当机立断,决不可再迟疑。为了坚定他的决心,同时也为了趁此良机给解放军送去重要文件,张当即表示:“今晚一定去!我可以陪同一起去。”郝同意了。

当天晚上,在国共两军控制线的中间地带——山东峄县的高皇庙,陈毅和张克侠见了面。对这次会见,张克侠回忆道:“这是1945年冬季的一个阴历月底,天色墨黑,郝鹏举和我带着他的几十名骑兵,以查哨为名,一同乘马越出了警戒线……我的马陷入沟内跌了一跤。这时,有人接应我们进入北面的房子里休息,屋内只有几个小凳,我在靠西头的墙角坐下,郝紧挨我坐。不一会,陈毅同志和七八位参谋人员走进屋里。我们虽是初次见面,但感到十分亲切。陈毅同志精力充沛,热情洋溢。屋内放着一个炭火盆,我们仍感很冷。但是,陈毅同志敞开衣领口,不时地擦汗,显然是匆忙赶来的。陈毅同志讲了当前形势和新四军的政策,欢迎蒋军官兵到解放区来,并指出,到解放区后一切由解放区供给。愿留者,则安之;不愿留,仍可回去。我也在一旁劝郝说,停战令即下,蒋介石就要收拾异己了,你不起义,蒋也要遣散你。还犹豫什么?只有这一条路了,希望郝即刻表明态度。陈毅同志频频点头称是。郝仍彷徨不定,态度模棱。”

张克侠还回忆说:“这时,参谋人员纷纷向我探听蒋介石徐州部队番号及指挥官的姓名,我便从口袋中取出蒋的命令抄件念给他们听。他们说来不及记录,要求我把文件借给他们看看。我说:‘这就是带给你们的。’郝鹏举在旁边看见忙说:‘这可是无价之宝啊!’”(张克侠《从抗战胜利后个别策反到淮海前线率部起义》,载《国民党军起义投诚?沪苏皖浙赣闽地区》,解放军出版社1994年版)

1946年1月9日夜里,在解放军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争取下,郝鹏举乘机率部一万余人在台儿庄起义,改编为华中民主联军。这次起义对蒋介石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郝生性多变,此后又企图重回国民党,被新四军擒毙——作者注)

郝鹏举起义后,第三绥靖区司令官冯治安怕张克侠在军中生事,就叫张去临颍整顿刚来后方的各单位。住了一个多月,冯治安来电要张克侠返回前方。原来,军、师长们看见张久不回来,联名找冯治安,一定要请他回来。冯迫于无奈,才不得不给张致电。但是,冯对张仍有戒心,不让他住贾汪,要他住在徐州都天庙营房,照管徐州留守的司令部各机关。

国民党徐州城防图落入解放军之手

张克侠重返徐州后,为便于联络,中共中央决定将张的关系转给华东野战军党委。华东军区联络部部长刘贯一根据党的指示和张克侠的请求,派出了交通员互通情报。按照周恩来的嘱托,张克侠也积极展开活动。他先后找过五十九军军长刘振三、副军长孟绍濂等人谈话,向他们分析形势。事后,刘振三告诉副军长李九思:“如徐州有大的战争时,五十九军的一切行动应当听张副司令指挥。”

徐州是交通枢纽,许多部队及后勤机关均在徐州停驻。每当解放军进攻到徐州附近,徐州市内就一片慌乱。1947年10月,徐州“剿总”为了安定军心民心,维持秩序,决定成立徐州地区守备指挥部。“剿总”参谋长郭汝瑰与张克侠是陆大同学,特推荐张担任徐州守备指挥官一职。张克侠考虑担任这个职务,便于掌握徐州军队行动及工事情况,又可自由出入“剿总”,到参谋处查阅军事情报和军事图表,随时了解军情的变化,就同意兼任了这一职务。在此期间,张克侠经常派人将徐州敌军情况及工事图表送往华东野战军。

早在1946年秋,华东军区敌工部就开始重点做三绥区的工作,还秘密派了一些干部打入该部,建立了一些能出入敌区的秘密交通线和落脚点。随着形势的变化,华东局“国军”工作部副部长韩去非向鲁中南军区前线办事处敌工科副科长孙秉超当面交代任务,保持与何基沣、张克侠的联系。联系上之后,张克侠交给孙秉超一份《徐州城防部署图》,说:“这份图很重要,共制了3份,这是其中一份,很宝贵,你务必及早送回去,面交陈毅或粟裕司令员。”这份图分好多张,内容有徐州城防部队的部署、番号、兵种、兵器、兵员数量等,还有炮兵群的设置,标明了炮的种类、数量,还用红颜色标明了火网封锁的方向和地段工事配置的情况,还有各种碉堡和地堡群的结构、数量、每个地堡的位置,用红线箭头标明了射击和封锁的方向,以及一些城防指挥机构的位置,等等。徐州是国民党“剿总”的所在地,是“首都”南京的北大门,可是它的城防要图却完完整整地落入了解放军之手!张克侠兼任徐州城防司令期间,徐州市长滕杰是军统特务。一天,他对张克侠夸口说,徐州市完全被他用特务控制了,“共产党在徐州根本无立足之地”,“有个共产党在徐州,多年也不敢活动”,还说:“有个共产党刚到徐州,就被逮捕了”。他说得口吐白沫,洋洋自得,但万万没有料到,眼前他自己就在一个共产党员的指挥之下,整个徐州正处在共产党员的控制中。

机智脱身,成功起义

1948年秋,粟裕提出了淮海战役的设想,得到了毛泽东的批准。10月11日,毛亲自制定的作战方针指出: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重心,是集中兵力歼灭黄伯韬兵团,完成中间突破”。(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

在淮海大战即将发起之际,华东军区又特地派出杨斯德(以陈毅司令员代表的身份)潜入三绥区,协助张克侠开展起义准备工作。

正当张克侠积极活动,准备在前线策动起义的关键时刻,国防部参谋总长顾祝同来到了徐州。他深入即将展开决战的徐州前线,是来传达蒋介石旨意的。蒋对这次徐州决战相当重视,前不久在南京召开的军事会议上曾放言:“徐蚌为首都门户,党国存亡,在此一举。是否能免于崩溃,就看今后这三个月了。”顾祝同抵达徐州“剿总”,即安排了授剑仪式。他威严地站在将台上,接过侍从校官递给的写有“中正剑”和“民国三十七年金秋”字样的两个描金匣子,将“中正剑”佩带在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张克侠、绥靖区副司令官兼第七十七军军长何基沣的腰间。顾祝同一手搭在张克侠身上,一手拉着何基沣的手,说:“自古徐州乃兵家必争之地,二位将军是把守徐州北门的虎将,校长特派小弟前来赐剑,二位必能体察总裁用心。”

10月下旬,华东野战军各部开始向南移动,徐州外围形势日见紧张。这时,陈士榘参谋长向杨斯德发出指示:淮海战役将在11月8日发起,届时将由七纵、十纵、十三纵从三绥区正面渡运河南进,分隔徐州同黄伯韬兵团的联系。要求何、张部按计划在战役发起时起义,让开运河防线,并力争控制运河上的桥梁,以便确保我军顺利渡河。同时,还研究了联络方式,夜间识别标志、开进路线以及我方几个干部的位置,并决定起义部队联络口令为“杨斯德部队”,夜间反穿棉衣,手电明灭三次;起义后,分两路开向解放区。

11月6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致粟裕、陈士榘、张震并陈毅、邓小平电:你们对冯自安部之抵抗者及游移不决者,应采取坚决歼灭手段,以便迅速夺取临城、韩庄、峰城、台儿庄、贾汪、柳泉地区,威胁徐州,对其决心起义者则采取超越前进方法,将其留在后面,陈、邓对刘汝明部亦是如此。

此时,张克侠的处境相当困难。冯治安因为张曾多次动员过他起义,也知道张在解放战争初期就动员过不少原西北军高级将领起义,所以对张存有戒心,一直令张住在徐州,不允许张接近部队。此外,不久前李德全通过解放区的电台号召西北军将士起义,加重了冯治安对张的戒备,对其监视更严了。面对这种困难局面,张克侠想,冯治安顽固不化,而起义的时机已经来到,自己必须设法脱身,尽快赶到贾汪,以保证起义的顺利和成功。这时,前方已有了战斗,张克侠便向冯治安提出去贾汪参加作战指挥,并通过何基沣及五十九军高级将领向冯提出同样要求,冯一概拒绝。张克侠严正地对冯说明:“前方吃紧,我应该到位,不然,无法向总座交代。”冯不予理睬,并想了个主意,把各军长请到徐州,由张主持开会,讨论作战计划。

11月7日,三绥区高级将领会议在冯治安住处召开。参谋长陈继淹(大特务,解放后被镇压——作者注)参加了,冯治安有时也来听听。会议由张克侠主持,开了一整天。晚上,冯治安要宴请在徐州的国民党高级将领邱清泉等,走了,留下陈继淹及冯治安的亲信继续开会。这时贾汪来电话找张克侠。开始是何基沣,只说了句有人和你说话,接着便是杨斯德的声音,他催促张即刻到前方去。张克侠一面压紧耳机,一面告诉他们:“现在还在开会,会后争取早去。”陈继淹已有了怀疑,张刚把耳机放下,他就急忙追问什么人来的电话?张敷衍说:“是何基沣的电话,前方很紧张,要我早一点回去。”

11月8日凌晨4时左右,张克侠要来吉普车,带了一个随从,向贾汪出发。当时,徐州四周已戒严封锁,等候出入的车辆拥塞在路上。张的车直开到栅门口,哨兵见他身穿军服,又是高级将领,马上开门放行。

张克侠以为走得很机密,但不知陈继淹早已派人监视他。他一出发,陈便知道了。在冯治安楼下住的是冯的随从高级参谋尹心田。解放后,尹告诉张克侠说,8日早晨,陈继淹慌慌忙忙进来对他说:“张副司令开小差了,你知道吗?”说完就匆匆上楼向冯治安报告去了。半小时后,冯全副武装走下楼来,叫尹准备汽车去“剿总”见刘峙。尹问冯做什么?冯说:“去报告张克侠开小差的事。”尹早年参加过共产党,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时与张克侠是同学,平时关系很好,有意成全张的行动,即说:“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就去报告,万一错了,刘峙一定会批评你过于慌张。”尹建议:“最好先打电话到各处,问问张副司令是否在那里,请他回个电话。”这样,冯治安犹豫了,没有立即去报告,给张克侠的脱险赢得了时间。

为了稳住冯治安,张到贾汪后就打电话给他,说:“前方吃紧,我到前方来了。解放军昨晚已开始攻击运河闸了,在这重大战争面前,我必须和我们部队同生死共患难。我希望你也来前方。”冯治安自然是不敢去前方的,于是送了个顺水人情,命张在前方负责指挥。这样,又为起义赢得了时间。

张克侠上午8时赶到贾汪总部。何基沣告诉说:“昨夜孟绍濂副军长从徐州赶回来以后,立即在五十九军军部召集了一个军、师领导干部会议,杨斯德同志出席并宣布了起义计划,解除了一些人的疑虑。”当谈到有些反动分子可能破坏起义时,一八师崔振伦师长拔出手枪说:“谁反对,以手枪对待。”最后,大家完全同意起义,决定8日中午出发,向台儿庄集结。总部通信官樊云门把无线电台及电话都已控制起来。此后,禁止任何人去徐州。

9日这天,解放军的大部队向台儿庄三绥区驻地开来,知道他们是起义部队后,便迅速向南开去。

就在起义当天,华东野战军第一、四纵队由台儿庄附近的万能闸渡过运河,国民党徐州“剿总”惊惶万状,立即令各兵团向徐州收缩,以图巩固徐州。据张克侠回忆:后来,有位同志告诉我,毛泽东主席非常关心这次起义,急切地盼望着起义成功的电报,8日下午就问军委负责情报工作的李涛同志起义的电报来了没有。9日上午又亲到机要室询问,并嘱咐电报一到就立即送给他。由于电台通讯路线故障,电报晚到了一天,9日下午4时,毛主席接到起义成功的电报,拿着电报,来到周恩来办公室,对他说,张克侠、何基沣率军起义成功了,淮海战役多了一分胜利的把握。当晚,毛主席和周副主席一起为庆祝三绥区贾汪起义成功,还高兴地喝了点酒。

朱、毛高度评价张、何起义的重要贡献

11月11日,毛泽东亲自起草中共中央军委致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等将领的电报,指出:冯治安集团何基沣、张克侠部已起义,黄百韬兵团已被包围,李弥兵团已撤回徐州,蒙城孙元良兵团11日调回宿县,“在此种形势下,只要你们歼灭黄百韬、孙元良两兵团,占领宿县及徐蚌段铁路,徐州就处于被包围中,就可以准备第二步歼灭邱、李,夺取徐州。”(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

朱德曾高度评价这次起义,认为对战局影响很大,使敌人部署大乱。后来粟裕也说:“我南下部队如在贾汪耽误4个小时,黄百韬就可能退到徐州,那样战局就不一样了。”

张克侠、何基沣率部起义后,根据华东局的指示,起义部队被改编成两个军——五十九军和七十七军,张克侠任五十九军军长。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结束,五十九军与华东野战军渤海纵队合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三军,张克侠任军长,隶属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建制。随后,张克侠率部参加渡江战役,在广德追击战中歼敌万余,尔后又参加解放上海战役,兼任淞沪警备区参谋长。

新中国成立后,张克侠先后任华东农林部部长、国家林业部副部长兼中国林业科学院院长。1955年,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后又当选为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文革”中他遭受严重的身心摧残,1970年下放广西干校劳动,次年经周恩来指示返回北京。他抱病为百余名旧属写证明材料。1984年7月7日病逝,享年84岁。张克侠精彩、传奇的人生,后来被文艺家多次搬上舞台与银幕。

(责任编辑:费琪)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