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商高的女生和恋爱商低的女生,区别到底在哪里?

2019-08-07 07:48:48    东方头条:深夜书桌李小墨

恋爱商高的女生和恋爱商低的女生,区别到底在哪里?

原创 | 李小墨

《红玫瑰与白玫瑰》是张爱玲最著名的中篇之一。

在这个著名的中篇里,还有个更著名的段落,著名到仿佛长了脚一样脱离了小说,顾自在中文世界里流窜: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张爱玲实在是写比喻的高手,这个段落无论读多少次,依然惊艳如初。

那这篇小说究竟讲了什么呢?

故事梗概简单极了:

一个叫佟振保的男人,生命中有两个重要的女人,这两个女人迥然不同,红玫瑰王娇蕊风情万种,热烈放荡,白玫瑰孟烟鹂拘谨守旧,娴静美丽。他和红玫瑰偷情,然后把白玫瑰娶回家。

我怎么看红玫瑰和白玫瑰呢?我觉得红玫瑰王娇蕊是典型的恋爱商高的女人,白玫瑰孟烟鹂是典型的恋爱商低的女生,两个人放在一起,会形成一个很有趣的比较。

我们先分别了解她们,再分析她们的区别。

01

玩弄感情的“坏女人”动了真心

恋爱商高的女生和恋爱商低的女生,区别到底在哪里?

王娇蕊是个坏女人吗?按传统的性道德标准看,是的,连她本人也称呼自己为“坏女人”。

少女时期,她就是交际花,用她自己的话说:

“家里送我到英国读书,无非是为了嫁人好挑个好的。去的时候年纪小着呢,根本不想结婚,不过借着找人的名义在外面玩。玩了几年,名声渐渐不好了,这才手忙脚乱的抓了个士洪。”

和王士洪结婚之后,她依然不安分,数不清楚有几段婚外情。

好像就是有一类女人,在“性”这件事的道德边界,似乎比其他女人模糊很多,社会告诫她们别吃禁果,她们专吃禁果,别的女人不敢越雷池半步,她们却有胆量跳进雷池。让你忍不住代表一切正经女人,替她感到难为情。

比如古典小说《金瓶梅》的潘金莲,现当代小说《白鹿原》的田小娥,电影《驴得水》里的张一曼,日剧《失恋巧克力职人》的纱绘子。

就像王娇蕊和振保调情的时候说的:“我顶喜欢犯法,你不赞成犯法吗?”

作为一个从小乖到大,从来没做过什么出格之事的女生,她们是超出我理解范畴的存在。我不是她们的同类,但是我也做不到像一些人一样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批评她们。相反,我觉得她们各有各的可爱。

有时候我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性感”对她们来说,好像是一种天赋,举手投足之间,就释放出让人难以抵御的魅力。作为同性,我忍不住要击节叹赏。

王娇蕊的性感是梦露式的性感。

我以前不理解玛丽莲·梦露凭什么成为全世界男人的性感女神,她的照片明明俗艳不堪!直到我看了她的电影,特别是那部诞生捂住裙摆防走光的经典照片的《七年之痒》,连我也被她的性感打中了。

梦幻轻柔的声音,听了像踩在云朵上,每一句都仿佛情人在耳边呢喃;精致美丽的脸庞配上性感成熟的身体,让人移不开眼睛;天真稚气的举动和谈吐,又让人完全放下心防。

所以当张爱玲形容王娇蕊:“婴孩的头脑与成熟妇人的美是最具诱惑性的联合”,我马上就想到了梦露式的性感。

振保租住在朋友王士洪家,第一次见到王士洪的妻子王娇蕊,当时娇蕊正在洗头,振保看到的她是怎么样的:“一件纹布浴衣,不曾系带,松松合在身上,从那淡墨条子上可以约略猜出身体的轮廓,一条一条,一寸一寸都是活的。”

王娇蕊是性感妩媚的,可是这种妩媚又是天真、稚气、娇憨的。

振保喊她王太太,她不愿意,把自己的名字写到纸条上,送到振保面前:“哪,我也有个名字”。她是华侨出身,中国字写得不好,写自己的名字“王娇蕊”,三个字歪歪斜斜,越写越大,“蕊”字零零落落,被她写成了三个字,振保看得噗嗤一笑。

振保怕自己禁不住诱惑,有意躲着她,有一次回来拿大衣发现娇蕊把他烟灰盘里的吸残的烟捡出来,用火柴点燃,然后看着它烧,缓缓烧到手指上,烫着手了就抛掉,把手送到最跟前吹一吹,仿佛很满意似的。

举动像个孩子。

振保并不是一个色鬼,相反在朋友圈里他是出了名的好人、正派、君子、柳下惠,因为他孝顺父母,工作认真,对朋友仗义,他还曾经拒绝过一个少女的投怀送抱,

小说最有意思的部分是一点点地描写王娇蕊是如何一步步攻破振保这个伪君子的防线,把他变成自己的情夫。写得充满情欲又丝毫不色情。

张爱玲发明了一个专门的词语来形容王娇蕊:“爱匠”,什么叫爱匠?就像花匠、木匠、石匠,爱情对她来说不过是一门手艺。她的一技之长就是玩弄男人。

意思就是:她是恋爱商很高的女生,只要是她想要的男人,无不手到擒来。

少女时期就有人为她寻死觅活,男朋友们还会说:“我一夜没睡,在你窗子底下走来走去,走了一夜。”她像一只猫,男人就像她抓来的老鼠,她游刃有余地把他们耍得团团转。振保也没逃脱她的魅力。

可是最狡猾的猎人,可能是以猎物的姿态出现的,振保对娇蕊的真实想法是:

“其实也说不上喜欢,许多叽叽喳喳的肉的喜悦突然静了下来,只剩下一种苍凉的安宁,几乎没有感情的一种满足。”

恋爱商高的女生和恋爱商低的女生,区别到底在哪里?

可是娇蕊却动了真心。在遇到振保之前,爱情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个游戏。她轻易就能得到男人的爱,却很难爱上别人。她动了真心,也许这是她第一次动真心。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