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昌平长城现“南口战役”遗骸 疑似日本兵(2)

2019-05-16 09:36:38  北京青年报  

杨国庆将北青报记者带到附近一座空心敌楼,砖墙上的大小弹孔不计其数,北青报记者还从弹孔内找到一枚子弹。而在上次发现的埋骨地,杨国庆的金属探测器又开始嘀嘀作响。

在可疑地点,老杨用短把铁镐向下耙。大约在30厘米深的位置,他隐约发现一枚带牙齿的下颌骨残片。经过耐心清理,一颗面朝下的头骨慢慢浮现出来。经长年掩埋,骨质呈土黄色,手感湿凉,并无异味,头骨内几乎被泥土填实,颇有些分量。掀开头骨旁的几个大块毛石,杨国庆又陆续清理出多枚腿骨、臂骨、肋骨、肩胛骨、指骨、脊椎骨等。

与此同时,一顶锈迹斑斑的钢盔、日本硬币、纽扣等遗物先后被清理出来,但未能找到新的日军身份牌。

到了下午4点,在距离第一颗头骨30厘米处,杨国庆发现了第二颗头骨,相比第一颗头骨体量稍大、颧骨略宽,头顶中央有一个窟窿。老杨认为这是死者的致命伤。

经过统计,杨国庆在两个月内搜集到的人骨总重12公斤。但老杨认为,这仅仅是黄楼院战争遗存的冰山一角。

考证

五大证据证明死者出自日军板垣师团

综合近期从现场搜集到的多件遗物,杨国庆判定死者的身份很可能是日本士兵,其证据共有5个。

第一个证据是3月10日、12日杨国庆在黄楼院发现的两枚长圆形金属身份牌。金属牌长4.3厘米、宽3.1厘米、厚0.1厘米,上下钻孔,挂满青绿色的锈斑。铁牌一面阴刻竖行字,分别为“步四一中二番七三”“步四一中二番九”,字口不深。杨国庆介绍,这两块铁牌相当于日本兵的身份证。1937年,在南口战役中与中国军队交战的是日本陆军第五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因此,这两块身份牌应出自“板垣师团”。

第二个证据是5月7日,在距离发现身份牌的地方不到2米,杨国庆清理出头骨的同时找到一顶钢盔。钢盔左前方有两个小窟窿、右前方窟窿稍大。杨国庆判断,有两颗子弹从钢盔左前方射入、右前方射出,钢盔被完全打穿。他还发现,这顶钢盔顶端有4个微小的气孔,与日军钢盔特征相符。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