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女孩患病去世捐献遗体 三年后魂归故里却面临尴尬

2019-05-21 09:07:09  红星新闻  

原标题:苦命女孩患白血病去世捐献遗体,三年后魂归故里却面临尴尬

三年前,四川宜宾筠连县镇舟镇云岭村村民杨家珊因患白血病医治无效去世。生前,家庭贫困的杨家珊得到热心人士资助治病,感恩于此又无以为报,这位山区女子临终前决定死后捐献自己的遗体用于医学研究。成都医学院接收了杨家珊的遗体用于教学,此后火化成骨灰。

今年四月底,一直惦记着女儿的杨家珊父亲杨正贵与成都医学院取得联系,希望杨家珊入土为安让接收单位送回骨灰。但杨正贵得到的答复是“遗体捐献者的骨灰只能是亲属自行领取”,筠连县另一位遗体捐献志愿者闻讯后表示:“希望将来骨灰能被送回来,不想再给家人添麻烦。”

“捐赠的遗体包接不包送,使用完了烧成骨灰让亲属自己去领,是不是少了些人性关怀?”杨家珊的遭遇,引发网友热议。而记者调查发现,全国各省的遗体捐赠条例发现,对于遗体捐赠的善后事宜并无统一规定。红星新闻记者从四川省红十字会了解到,目前四川尚未出台遗体捐献条例,对于使用后的遗体骨灰如何交接没有明确依据,“既没有规定接收单位送,也未规定家属自己去取。”

苦命女孩患病去世捐献遗体 三年后魂归故里却面临尴尬

▲杨家珊生前照片

患白血病去世,山区女子捐出遗体

云岭,顾名思义是“云中的山岭”,意指大山高耸入云。云岭在川云交界的筠连县,既是一个村子的名字,也是一座山岭的名字。名字很美,但山高路远,地理条件非常艰苦。

1985年5月,杨家珊出生在云岭半山腰的贫困家庭,上山几百米,下山也是几百米。杨家珊姐弟二人,弟弟杨家海比她小两岁。杨家情况特殊,母亲患病几无劳动能力,父亲杨正贵常年挖煤,拉扯两个孩子长大。杨家珊作为长女,从小吃尽了苦头。

17岁时,杨家珊跟随山区打工的队伍,进了沿海的皮革工厂打工。此后不久,杨家珊被查出罹患再生障碍性贫血。2015年,20岁的杨家珊被确认为急性髓系白血病。这个意志坚强的山里姑娘,经历了长达13年的“抗病”之路。

杨正贵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刚开始杨家珊一边打工一边治疗,自己在煤矿挖煤的所有收入,连同弟弟杨家海打工受伤获得赔偿的10多万元,也都用于救治杨家珊。但是,随着病情越来越重,高昂的治疗费让杨家无力承担。此时,在筠连百姓网的倡议下,社会各界为杨家珊捐款10余万元,雪中送炭。

2016年3月29日,杨家珊病情恶化,自知时日无多的她常受社会关爱所感染,想回报社会却又无能为力。杨家珊毅然决定,自己死后捐献遗体,用于医学事业,并写下遗言作出庄严承诺。

微信图片_20190520214105.jpg微信图片_20190520214047.jpg

▲杨家位于宜宾大山深处

捐献遗体,成为全县第一人

杨家珊为了实现遗愿,再次求助筠连百姓网。此后通过筠连、宜宾和四川红十字会,最终联系到成都医学院作为其遗体接收、使用单位。

2016年4月18日凌晨,杨家珊停止了呼吸。志愿者、红会工作人员及成都医学院李老师等,先后赶赴筠连云岭村杨家,向杨家珊遗体告别。此后,杨家珊的遗体被送到成都医学院,用于教学。成都医学院为杨家珊颁发了《捐献证书》,完成了相关手续。

红星新闻记者从筠连县红十字会了解到,杨家珊是筠连县首例遗体捐献者。筠连百姓网负责人陈毅萍告诉记者,杨家珊捐献遗体对筠连网友触动很大,此后陈毅萍及红会陆续接到多起遗体、器官捐献相关咨询。

受杨家珊捐献遗体的影响,2017年10月,时年23岁的筠连县巡司镇小河村患病青年谢正强,也决定在去世后捐献遗体,奉献于医学研究。

2017年10月31日,在四川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和医务社工的见证下,谢正强填写了四川省遗体组织捐献登记表,成为筠连县第二名遗体捐献志愿者。

“当谢正强有条不紊地在登记表上填写信息时,他的父亲在一旁忍不住流泪,但他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儿子。”陈毅萍告诉记者。

微信图片_20190520214018.jpg

▲杨家珊父亲与狗为伴罗敏摄

老父独居,与狗相伴三年整

“杨家珊的遗体捐出已经三年了,当时说用完了给我送回来,好久送呢?”今年4月底,陈毅萍再次接到了杨正贵的求助电话。而此时,陈毅萍也正惦记着杨家珊的遗体捐出去是否已经“到期”。

“就在我这院坝里,有人当面给我承诺的:‘遗体用完了给你送回家来。’”杨正贵告诉记者,女儿遗体被拉走后,他一直惦记着“三年之期”。中间虽然也是十分想念女儿,但因为三年时间说得很清楚,因此他没有联系过任何人。陈毅萍也恍惚记得“有人说把遗体送回来,不是说火化。”

66岁的杨正贵没有文化,不识字,自认为很多情况“搞不清楚”,于是委托了一位在外打工的亲戚,打电话到成都医学院询问。得到的答复是杨家珊的遗体已经于2018年火化,骨灰暂时存放在成都医学院,家属随时可以自行前往领取。

“我一个农村老头子,一没有文化,二没有钱,成都医学院在哪里我都不知道,怎么自行领取?”杨正贵闻言后挺郁闷。杨家珊去世不久,小儿子杨家海外出打工,和父亲很久没有联系,留下的电话无法接通。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云岭是一座大山,半山一片坡地形成村落。杨正贵家在坡地最外侧的悬崖边上,单家独户,地势偏僻。杨正贵老伴多年前去世,女儿病逝、儿子远走,杨正贵独自守着房子。“一年365天没有外人走动,也没亲戚来耍。”杨正贵噙着泪说。

有人见杨正贵孤苦,给他弄来土狗作伴。三年来,杨正贵先后养过两条土狗,现在这条叫“狗儿”,是一年多前外出的村民,从一百多公里外的长宁县弄回来的。

“看哪样家哦?就是打个伴,有条狗在,家里多少有点声响。”狗成了杨正贵的“家人”,跟着他上山耕种、下山赶场,形影不离。记者在杨家采访时,房顶上突然出现一条蛇。有村民想把蛇弄下来,遭到杨正贵制止:“屋里有蛇,也是个伴儿。”

好在,杨正贵是贫困户,享受了国家相应的扶贫政策,生活尚有保障。

苦命女孩患病去世捐献遗体 三年后魂归故里却面临尴尬

▲杨父怀抱女儿身份证和《捐献证书》罗敏摄

网友呼吁:遗体捐赠善后能否更人性化?

根据杨正贵提供的遗体捐赠联系卡,红星新闻记者电话联系上了成都医学院李老师。李老师证实了杨正贵的说法,“家属随时可以来领取杨家珊的骨灰,但是没办法给他送回去。”

李老师告诉记者,目前我国没有针对遗体捐赠后续处理制定法律法规,一般是根据家属的意愿进行处理。李老师说,杨家珊的遗体用于医学教学活动,时间长达两年多,发挥了应有的作用。2018年下半年,成都医学院根据登记表上的信息,联系上杨家海,其同意火化。

李老师表示,接收遗体的成都医学院是教学科研机构,不具备将骨灰送回筠连老家的能力。但是,如果家属不能及时领取,医学院可以临时保管。“杨家珊的弟弟、亲戚都在外地打工,他们返家经过成都时,可以顺道领取骨灰。”李老师说。

苦命女孩患病去世捐献遗体 三年后魂归故里却面临尴尬

▲杨家珊的家(局部)罗敏摄

“即使借用一把尺子,用完了也应该还回去,而不是让人家自己来领,更何况是遗体(骨灰)。”陈毅萍告诉记者,此事在筠连网友中引发了激烈的讨论,网友们呼吁遗体接收、处理、返还能有法可依,能更加人性化,尽量照顾遗体捐赠者家属的感受。

红星新闻记者从四川省红十字会了解到,目前四川尚未出台遗体捐献条例,对于使用后的遗体骨灰如何交接没有明确依据,“既没有规定接收单位送,也未规定家属自己去取。”

省红会相关人员表示:如果杨家珊家属确实不方便自行领取,省红会可以协调一下,争取把骨灰送回她老家去。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了全国各省的遗体捐赠条例发现,对于遗体捐赠的善后事宜并无统一规定。上海遗体捐赠结束后,有火化的规定,但并没有“关于是否负责送回家,由哪个机构负责”等的规定。山东规定利用完毕的遗体,应当由接受单位整仪后负责送殡葬单位火化,并承担遗本的运输费、火化费等相关费用。

红星新闻首席记者罗敏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