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女童横穿马路 老汉出手相救被撞亡却要担责

关键词:横穿马路被撞
2019-08-01 08:57:50    澎湃新闻

屋子里很空荡,那辆红色的三轮车落满灰尘,摆放在它从前的位置——进门左边杂屋间的角落,等不回它的主人。

3月9日中午,65岁的侯振林吃了几个馅饼,随后踩着这辆三轮车“咚咚”地出了家门,到“北京金三角”牌坊外的路边趴活拉客。

那是G103国道,西边是北京市通州区,东边是河北省安平镇,路上车辆川流不息。

不久,3岁的小女孩玲玲一个人横穿马路,小小的她站在路中间。侯振林跳下三轮车,小跑到马路上,一把抱起玲玲,他们往马路对面快步走时,突然“砰”的一声闷响,双双被一辆重型厢式货车撞倒在地。

侯振林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很庆幸,玲玲经治疗后恢复了健康。

4月8日,侯振林被河北省香河县政府评为“见义勇为”,不久又被香河县交警大队认定对事故负三分之一的同等责任。

四个月过去了,侯为至今无法理解,为什么父亲去救人,反而被认定为负同等责任?

车祸发生

“北京金三角”是一个大集市,隔一天赶一次集,硕大的牌坊背后,很多人在里面买蔬菜、水果、日用品、衣服……

3岁女童横穿马路 老汉出手相救被撞亡却要担责

北京金三角集市牌坊。本文图片澎湃新闻记者明鹊3月9日,星期六,正逢赶集的日子。

到了中午,赶集的人群渐渐散去,G103国道边的三轮“小红车”排队等候坐车的人。大约下午1点半左右,侯远匆匆赶来,碰到同村村民侯振林,笑嘻嘻地对他说:刚跑了一趟,赚了20块钱。

三轮车起步价5块钱,在安平镇上接送,一般只要五六块钱。

看来今天能小赚一笔,侯振林很开心,他下意识把三轮车往前挪了挪,靠近“北京金三角”集市的出口。

这时候,司机张军和往常一样,开着一辆白色“福田”牌货车——车子身高4米、长10米,北京籍牌照,属悬玉济世(北京)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在G103国道的快速车道内往北京方向行驶,驾驶室内另有两人同坐。

与此同时,3岁的玲玲身高不到一米,她一个人从“北京金三角”牌坊下走出来,想穿过马路到对面买开心果吃。侯振林坐在三轮车上,看到路中间突然多了一个小女孩,他吓了一跳,快速跑过去,抱起玲玲就往马路对面走。

13点43分,听到“砰”的一声闷响,两人应声倒地。

坐在三轮车上玩手机的侯远抬头发现:有人被大货车撞飞了两三米远。

司机张军35岁,山东人,有15年驾驶经验。他说,看到老人和小孩时,他已经刹不住车了。张军很快下车,走到老人和小孩身边……他慌张地掏出手机,拨打了120和122(注:交通事故报警电话)。

此处为京塘线52公里100米处,路宽18.60米,设双向4条机动车道,2条非机动车道,中心双黄线,没有红绿灯、斑马线,两边也没有围栏。

人群很快围过来,很多人窃窃私语,询问被撞的人是谁。

侯振林蜷曲着,倒在地上,戴着黑色的帽子,穿灰色夹克;玲玲穿着浅色的衣服,跟侯振林倒在一起,很快,与张军一起下车的人将她抱了起来,他们蹲在马路边上。

一直到香河县交警大队赶来,侯远才发现,倒在血泊中的老人正是侯振林。

当时,在“北京金三角”商场工作的吴佳,上班路上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她发现小女孩玲玲正是商场童装店老板李丽君的女儿,赶紧跑上楼告诉李丽君。

童装店在2楼,十几平米的门面,靠李丽君一个人在打理。

那天因为周末,玲玲不上幼儿园,被李丽君带到了店里。中午,她们在楼下麦肯基吃了一份薯条,一个汉堡,之后一起回了2楼的童装店。

李丽君在店里招呼客人时,看到玲玲被隔壁店老板的小孩叫走,她没有想太多,以为她们就在商场里面玩耍。此前,玲玲从没一个人走出过商场。

大约20来分钟后,救护车来了,侯振林和玲玲都被抬进了救护车里。

李丽君匆匆跑下楼,钻进人群,看到救护车里,老人躺在一边,插着呼吸机;玲玲躺在旁边,一边呕吐一边喊“妈妈”。

李丽君的眼泪流了下来。

死亡与害怕

知道父亲出事时,侯为正在北京的办公室,他立即驱车前往北京潞河医院。

一开始,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父亲伤得重不重,跑进医院就问侯振林在哪儿。护士不知道他找谁,不太确定地说,“是不是(找)那个无名氏?你去抢救室看看。”

因为没有熟人陪侯振林一起来,病情很重,医护人员又找不到他的身份信息,所以他在医院被记作无名氏。

3岁女童横穿马路 老汉出手相救被撞亡却要担责

父亲过世后,侯为把收据上的“无名氏”改回了“侯振林”。侯为在抢救室看到了父亲,他躺在病床上,两眼无神,鲜血从眼睛里流出来……侯为大声喊“爸爸”,看到父亲的脚抽搐了一下。

医生告诉他,他父亲颅脑主干受损,有生病危险的可能。

侯为很害怕,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直到姐姐侯丽带着叔叔赶到医院时,他才知道父亲是因救小孩而被车撞了。

很快,侯振林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医生下发了病危通知书,随后又让他们准备毛巾、盆子、纸巾……

一起送进医院的玲玲,经初步诊断为颅内出血,颅脑骨裂,在医生建议下已转院去了北京市儿童医院。李丽君后来说,看到玲玲嘴巴、鼻子流血,人昏迷不醒,她当时慌乱又害怕。

出事后,司机张军很害怕,他不敢去医院,害怕被家属打,打电话让几个朋友代替他去医院看望被撞的老人和小孩。大约晚上七点多,侯为下电梯,在救护室门口看到几个人有说有笑,等他返回重症监护室门口时,才知道他们是司机张军的朋友,正在门口和姐姐说话。

一个中年女人对侯丽说:老爷子该咋治就咋治,我们车子买了保险的。

侯为站在旁边,听到后,他生气地说,“你(车子)有保险,你有多少钱,我爸爸命没有了!”

司机的朋友走后不久,当晚九点一刻,医生宣布:侯振林抢救无效死亡。

第二天早上,玲玲的状态开始好转,一夜没睡的玲玲父亲杨亮,打车回潞河医院看望侯振林老人,才发现“恩人”已经过世了。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个人坐在医院门口的草地上,不知所措。

杨亮至今说不出那种心情,很害怕,也很内疚,对侯家人非常感激,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

3月中旬,玲玲出院后,杨亮夫妇带着女儿玲玲去侯家看望。那时,他们已电话联系过侯家人,但依旧忐忑不安,带着内疚的心情,甚至不知道跟对方说什么才好。

在北京打工的李丽君母亲得知此事后,怕侯家人与女儿女婿产生冲突,事后问为什么不叫上她一起去。李丽君说,侯家人都很好。

自责与后悔

侯振林过世后,李丽君有一次跟女儿说:因为你乱过马路,抱你过马路的老爷爷过世了。3岁的玲玲听后,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那段时间,玲玲经常闹情绪,半夜醒来又哭又闹。李丽君吓住了,不再对女儿说此事,玲玲状态才慢慢好转,但她自己深陷自责中,甚至对丈夫都觉得愧疚。

1991年出生的李丽君,高中毕业后从老家湖北来北京打工。五年前,她和初中同学杨亮结婚,于2015年生下玲玲,一年多前又生下了小儿子。

李丽君说,公婆想带小孩回老家,她不同意,因为自己小时候是留守儿童,她不想孩子跟自己一样,从小缺少父母的关爱。

很长一段时间,一家人的生活全靠杨亮在外面做拆迁维持,一个月工资五六千元到一万元不等。

去年春天,夫妻俩从天津来到香河县,租下了现在的房子,一个月租金一千多块钱。为了减轻家里负担,李丽君在“北京金三角”商场租了一间门面,十几平米,一年租金2万块钱,开始做起了童装生意。

生意并不好做,但能赚点生活费。

每天早上八点,李丽君送玲玲上幼儿园,之后去店里;下午四点多,玲玲放学后,她又把玲玲接回店里;到晚上八九点下班,两人再一起走回家。有时候她们觉得累了,不想走,就搭5块钱的三轮车回家。

她们此前曾坐过侯振林的三轮车,玲玲每次都“爷爷、爷爷……”叫个不停,可能老人因此就认识了玲玲。

3岁女童横穿马路 老汉出手相救被撞亡却要担责

侯振林过世后,红色三轮车摆放在杂物间的一角。这个几乎陌生的老人,因帮女儿过马路而被撞身亡,李丽君每次回想,都觉得内心忐忑不安。今年端午节,夫妻俩买了水果、牛奶和粽子,带着玲玲去看望老奶奶。杨亮告诉女儿玲玲,以后要经常去看望老奶奶,一辈子记住这样一个大恩人。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