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航空试飞事业60年:从“一穷二白”到“望其项背”(3)

2019-04-24 13:28:45  人民网  

一位年轻的试飞工程师,为了紧急赴外场执行试飞任务,说服家人将定好的婚期推迟,火速赶往外场,承担起该专业两个型号两架飞机的试飞工作任务。“等飞完这几个起落我就举行婚礼,到时候请你们来喝喜酒!”去外场前,他曾笑呵呵地对同事说。然而这个约定成为永远无法履行的遗憾。

上世纪90年代初,十号工程科研试飞任务启动时,一位1964年毕业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的研究员毅然请战,临近退休之期出任型号课题主管的他激动万分。同事担心他的身体,他却说:“没问题,我身体硬朗着呢!如果在我退休之前还能为第三代飞机研制出力,那我这30年的航空试飞就没白干!我既对得起国家,也对得起自己了。”2002年,跟随型号任务奋战在外场的他倒在了试飞第一线,倒在了心爱的飞机旁……

更多经历了生死考验的试飞员将接力棒代代相传。双发停车、征服俯仰摆动、后机身失火、海上低空大表速、超低空试飞……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新中国最早一批试飞员之一的王昂,用一生践行了航空大学毕业后“去当飞行员、为祖国的航空事业奋斗终身”的梦想。世界最顶尖飞行员才能完成的高难度动作“眼镜蛇机动”,最先由新一代专家型试飞员李中华完成,他在5年间试飞国产新型战机高难度科目61个,首次掌握了国产三角翼战机和某型战斗机失速尾旋试飞技术,填补了我国试飞领域空白,在某型机试飞中创造了该机最大飞行表速、最大动升限等6项“之最”……

新时代里,不畏艰难、一往无前、挑战极限的“试飞精神”历久弥新。

2013年1月,关中腹地,在众人的翘首盼望中,国产大型军用运输机一飞冲天。试飞人都忘不了此型飞机第一次真人空运试验时的情景。当时,需要最大规模满员载人试验,1000多名党员除了当时正在出差的,全部报名,远远超过规定人数。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