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局长”打掉副局长一颗牙 与情妇开房被偷拍(2)

2019-05-17 00:02:07  北京青年报  

2016年3月,程瀚因担心组织调查,曾向诸多行贿人退还过受贿款项。判决书显示,涉案的赃款和赃物已全部追回。

当众打掉副局长一颗牙

观海解局注意到,程瀚是合肥乃至安徽有名的“霸道官员”。

有两个打人故事广为流传:一个是说程瀚到某派出所视察,一名民警在电脑前忙工作没看见,没及时起立敬礼,被程瀚一个耳光打上去,骂其“不长眼”;另一个是说程瀚一巴掌打掉某位副局长一颗牙。

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两次打人均存在,情节比传闻更恶劣。

程瀚不仅对敬礼慢了的民警又打又骂,事后还多次在内部大小会议上将此事作为反面案例,斥为“不懂规矩”。

“掌掴副局长”事件,起因只是一次公务接待上的琐事,程瀚嫌副局长“没陪好”他的客人,当众大骂后动手打人,用力过猛打掉这位副局长一颗牙。一些干警说,此事发生后,据称上级部门也来调查了,但却不了了之,“连个通报批评都没有”,明显助长了程瀚的嚣张气焰。

在合肥公安内部,他的作风霸道、言语粗鲁、喜怒无常,想骂谁就骂谁,经常让一些干警无所适从,有事汇报时战战兢兢,更多时候尽量躲开。

将下属变成“家臣”

2007年12月,程瀚调任合肥后,成立接待办,在办公大楼里装修包厢,经常以各种名义召集干部吃喝,搞起了酒桌办公,把酒桌变成了认识、考察干部的场所。

“他喜欢干警排成队,口呼老板向他敬酒。”一名中层干部说,程瀚经常在酒桌上谈人事甚至口头任命,“一开始大家以为是酒话,过段时间一看正式任命下来了,还真跟酒桌上说的一样!”

作风粗暴,大权独揽,作为“一霸手”,程瀚将党员干部对上级组织的原则服从异化为对个人的效忠服从。一些不愿与其建立人身依附关系的干部被排挤打压;一些原本正直的干部为保住职位也不得不曲意逢迎、巴结讨好甚至送礼行贿;而一些投其所好的下属则进入程瀚的小圈子,成为“家臣、家丁”。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