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在珠峰:感觉像在赌命

2019-05-31 14:39:26  澎湃新闻  

原标题:“堵”在珠峰:感觉像在赌命

海拔8848米的珠穆朗玛峰“堵车”了。

一张网上热传的照片中,登山队员挤在仅容一人通过的珠峰东南山脊上,排起长队,两侧是悬崖和冰川。

“堵”在珠峰:感觉像在赌命

5月22日,珠峰希拉里台阶处发生“堵车”。本文图片均由汝志刚提供

拥堵,带来体能和氧气的持续消耗。极寒缺氧的环境下,一些登山者被冻伤、体能透支甚至滑坠。截至5月31日,已有11人在这场大“拥堵”中遇难,大多是在登顶或下山过程中去世。

自1953年人类首次登顶珠峰,越来越多登山者赴珠峰探险。今年,381位登山者获得了从珠峰南坡攀登的许可,154位登山者获准从北坡攀登。每位登山者至少有一位向导,这意味着,今年攀登珠峰的人数达上千人。

5月是珠峰攀登季,登顶时间通常在5月中下旬。今年,受孟加拉湾气旋影响,珠峰上风大,雪多,天气多变,最适宜登顶的“窗口期”压缩到21到23日。

谁也不想错过。千人涌向峰顶,有人成功了,有人倒下了。

36岁的旅行探险家汝志刚亲历了这场拥堵。他在人员最为密集的5月22日冲顶。一路上,目睹了登山者的遗体在雪中风干;蜷缩在海拔8700米的冰壁上,手脚发麻;看到女登山者从脚下滑坠,险些将他划伤;突患雪盲症的登山者被直升机吊住下撤……

以下为他的口述:

【一】

4月3日出发去加德满都前,我跟弟弟交代,“箱子里都是我最重要的东西”。他嘱咐我注意安全。其他家人都不知道我要登珠峰的事。

四年前,我从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离职,开始环游世界,去了70来个国家,先后攀登过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5895米),四姑娘山二峰(5276米),新疆慕士塔格峰(7546米)、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8163米)。登慕士塔格峰时,因为吃坏肚子,体能消耗过大,我最后一个登顶,遇上了下雪,一度与死神擦肩而过。

今年1月,我去四姑娘山大峰(5025米)拉练,为攀登珠峰做准备。

珠峰最常规的攀登线路有两条:位于尼泊尔一侧的南坡线路,和位于西藏一侧的北坡线路。

北坡线路相对较陡,身体消耗大,出事后救援难度大。南坡线路要经过被称为“恐怖冰川”的昆布冰川,风险大,不过有直升机,救援方便。

北坡对登山者有要求——必须有登过8000米以上山峰的资质证明,且每年人数控制在300人左右;而南坡,只要给钱就可以。

另外,北坡只有一家探险公司,一个人大约要50万元;南坡有30余家探险公司,一个人20万到35万。

什么样的人会选择从北坡登?探险公司的人告诉我,今年12名从北坡登的中国人中,不少是政府机构的人,出国比较难。

出于价格考虑,我选择从南坡登,花30万找了家中国的探险公司。

几乎每个登山者,都会找夏尔巴人当向导。这是一个常年生活在喜马拉雅山脉的民族,因给登山队员当向导、背夫而闻名。

每年珠峰攀登旺季来临前,他们在珠峰大本营通向峰顶的路上架设安全绳,将绳端用冰锥固定进岩冰,每隔100米打个结,避免登山者滑落时滑得太远;还要在冰裂缝上架梯,大的冰壁需要绑几个梯子首尾相连,才能爬过去。

向导会帮忙扎帐篷、做饭、带路、背行李,关键时刻能保你命。每家公司的管理、夏尔巴向导实力等不尽相同,但最重要的,还是向导有没有服务意识和责任意识。

我的向导28岁,当向导七八年了,登过6次珠峰。我们队里最多的向导攀登了17次。听他们介绍,当向导一年能挣一万美金左右,登山成功后还有1500美金的小费,这是他们用命搏来的。

登山前三四个月开始,我没再喝酒——饮酒可能会导致高反强烈,对大脑产生刺激。我听说,有人因为喝酒,登顶后体能不足,严重失温,被夏尔巴人救了下来。

登山期间,我不喝咖啡和茶。我设想过会遭遇的困难,主要是睡不好觉,地震、雪崩,以及拉肚子。很幸运,这些都没发生。

【二】

我所在的队伍有12名中国队员,12个夏尔巴向导,加上管理人员总共30人,我担任中方队长。其中女队员有4个,都是三四十岁。男队员20多岁到60多岁的都有,大部分都有登山经历。

登山前,每个人会签订“生死协议”,如果发生意外,公司不承担责任。大部分人买了保险,出事的话,保险公司会赔偿。我还填了一份问卷,里面有一些问题,包括出意外的话,后事怎么处理、火葬还是水葬等。你也可以不回答,有的人就是自信一定会活着回来。

到加德满都后,我开始补充体能,牛肉、羊肉半斤半斤地吃。4月6日集合,我们先采购缺的登山设备。每个人需要带连体羽绒服、分体羽绒服等20来件衣服,还有冰爪、冰镐、雪镜等。

之后,我们坐小飞机到卢卡拉机场,从这里开始徒步,10天后到了珠峰南坡大本营(5364米)。

短暂休整后,开始进行两场拉练:先爬6180米高的罗布切峰;之后从大本营往C1(5943米)、C2(6400米)、C3(7162米)三个营地攀登,提前适应海拔不断增加的环境。

5月2日返回大本营后,休整,等待最佳“窗口期”。天气足够晴朗、风力足够温和,才适合攀登。

等待期间,登山者们会拉练、打牌、看书,消磨时间。夏尔巴们会提前把氧气、食物、帐篷等物资背上营地,确保路途通畅。

“堵”在珠峰:感觉像在赌命

珠峰大本营

大本营由一顶顶彩色帐篷组成,绵延一两公里,四周冰川遍布。这里能看到日照金山,也能听到“轰隆隆”的雪崩声,基本每天都会发生几次雪崩。

大本营人很多,登山者、向导、医生、厨师等,加起来有上千人。它像一个大村子一样,设施完善,餐室、厕所、暖气等都有。每天,直升机像公交汽车一样,在山头来回穿梭,运送物资,帮助救援。

“窗口期”发布后,5月18日凌晨一点,我们从大本营出发,开始登山。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点,是因为夜里气温低、冰川相对稳定。

为了避免攀登时“堵车”,团队一般会提前制定行程安排。每个队员体力不一样,攀登时跟随各自的向导行动。

从大本营到C1营地有十几公里,要穿越昆布冰川。它每年会移动,大大小小的冰裂缝纵横交错,构造千奇百怪,随时可能发生坍塌、雪崩,导致冰川融化、路被掩埋。2014年,14个夏尔巴人因为雪崩遇难。

而且,有的冰壁走的人多了,踩出坑了。坑与坑之间隔得远、台阶太高,女队员攀登时够不着。

“堵”在珠峰:感觉像在赌命

攀登昆布冰川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