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注骑兵写青春——尼都塔生及其家族永跟党走故事之三

2019-07-26 18:37:00    新华网

新华社西宁7月26日电 题:情注骑兵写青春——尼都塔生及其家族永跟党走故事之三

顾玲、干作余、魏宁邦

最近几天,西部战区陆军某旅玉树独立骑兵连连长尼都塔生在微信平台上十分火爆。看到他黝黑的肤色,网友们都调侃他“根本不像26岁的‘小鲜肉’”。

“骑兵是一个古老的兵种,在现代战争中,骑兵还有没有用?”很多网友提出这样的疑问。

情注骑兵写青春——尼都塔生及其家族永跟党走故事之三

  西部战区陆军某旅玉树独立骑兵连连长尼都塔生(左一)组织连队训练(7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永进 摄

“我们连地处青藏高原腹地,这里基本上都在高寒、高海拔地区,山地起伏大,骑兵可以依托自身优势完成一些特殊任务。”尼都塔生说。

2015年,尼都塔生从原昆明陆军学院毕业后,如愿当上骑兵。虽然从小在巴塘草原长大,但在外求学7年,“马上作战”对于尼都塔生仍是挑战。

参加训练第一天,连队分给他一匹叫“枣红”的军马。

“这匹马是全连最烈的马,连里不少好骑手都在它身上吃过苦头。”刚领到马,尼都塔生就起身越上马背,想尽快驯服它。“没想到‘枣红’发疯似的前后两头跳,不到10秒钟,我就被摔在地上。”尼都塔生说。

之后的训练依然艰难。尼都塔生记不清有多少次从马背上摔下、摔伤,也不记得有多少次重复“乘马劈刺”,一天骑马8小时、劈刀上千次,高原强烈的紫外线和草原上不羁的风,把他变成了一个面色黝黑、性格坚强的硬汉子。

连队驻地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氧气含量只有内地的60%,一年中只有3个月不下雪。一些战士初到军营报到,一看到马场就哭了:想当特种兵和坦克兵的他们怎么会到这里和马打交道?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