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治沙“愚公”张克智:穷尽半生 与“沙魔”掰手腕

2019-08-30 21:03:00    央广网

央广网银川8月29日消息(记者王晶)这是我国首条沙漠铁路的必经之地。

站在宁夏沙坡头腾格里沙漠边缘,一道50余公里长、1公里宽的绿色屏障,把气势汹汹的“沙魔”死死地挡在包兰铁路北侧。载满乘客的列车在“绿色长廊”中穿行,将连绵的沙丘甩向远方。

治沙,就是从包兰铁路开始的。

从黄沙蔽路到沙漠绿洲,一转眼已过去半个多世纪。这条绿色长廊,与时任宁夏中卫固沙林场第二代场长张克智,紧密相联。一件白色衬衫,一条素色长裤,虽已退休多年,年逾古稀的张老在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时,依旧耳聪目明,从麦草方格,聊到治沙难关,他滔滔不绝。有人要插话,他手一摆,“先听我说”,不愿别人打断。“如果让您重新选择一次,您还会……”“我愿意!”还没等记者把话说完,张老抢答,言语间依旧保持着西北治沙人的质朴和倔劲儿。

七旬治沙“愚公”张克智:穷尽半生 与“沙魔”掰手腕

时任宁夏中卫固沙林场第二代场长张克智(央广网记者 王晶 摄)

“误打误撞”入 “魔鬼城堡”

“你看,这都是我们种的!从前这就是一片弃耕的‘沙坨子’,现在有草有树有动物。”说到兴奋处,张克智索性站了起来,从书架上拿出几本旧相册展示给记者,这是他40年来用于铁路固沙的草木标本,“都是宝贝,千金不换。”

包兰铁路中卫站距张克智家仅有3公里,每当隐约听到火车鸣笛时,他都引以为傲。在家中客厅墙壁上,至今仍悬挂着代表林场从时任联合国副秘书长伊丽莎白手中,接过“全球环境保护500佳先进单位”证书时的合影照。

上世纪70年代初,张克智刚来中卫,就听老一辈治沙人说,苏联专家预言包兰铁路“活”不了30年,就会葬身沙海。依据很简单,包兰铁路迎水桥至甘塘段周围沙丘裸露,植被覆盖率不足5%,干沙层厚达10至15厘米。“可马上60年了,包兰铁路就在眼皮子底下,‘活’得好好的。”张克智半开玩笑地说道。

若把时间拉回到上世纪50年代,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1954年10月,我国首个沙漠科学研究站就建在了中国的“西风口”——宁夏中卫。同年包兰铁路开建。将在中卫境内六次穿越沙漠。其中,沙坡头坡度最大,风沙最猛烈。通车伊始,屡屡遭受风沙漫道的危害,“三天两头列车就中断行驶,且一停就两三个小时。”随后,国营中卫固沙林场筹建,保卫包兰铁路的任务就落在林场职工身上。

彼时,腾格里沙漠的前锋已逼近中卫县城西五公里处,黄沙埋了村民的房屋,掺入黑夜的被窝里,就连饭碗也不放过,“你说在这种环境下,谁愿意久留?”作为当地后备干部培训学校择优选出来的“学霸”,张克智执意要回老家西安。但似乎注定与沙结缘,二十出头的张克智,刚好被分配到兰州铁路局宁夏中卫固沙林场,和一批来自中国科学院的专家,研究如何阻止流沙危害铁路。

就这样,他与“沙魔”斗法,开始了。

七旬治沙“愚公”张克智:穷尽半生 与“沙魔”掰手腕

穿越茫茫腾格里沙漠的中国第一条沙漠铁路——包兰铁路(央广网发 兰州铁路供图)

给荒漠套上“紧箍咒”

一切要从1957年讲起。

起初,这一特殊地段,造就了一支特殊的队伍——清沙队,只要一听到巡线工说有积沙,大家穿上衣服抄起铁锹就走,半夜抢险是常有的事。

但这总归不是长久之计。

他们便尝试一种名为“平铺式沙障”的固沙法:在沙丘缓坡上铺一层麦草,在麦草上再压一层沙,用水浇湿。可刚刚压上去的湿沙,眨眼就干了,沙子会顺着孔隙钻到麦草底下。若遇上大风,铺好的沙障一夜间就被沙子掩埋了,麦草便被刮得四处乱飞。

“麦草方格的出现是个偶然。”张克智回忆,在固沙治沙初期,尝试过卵石铺面、沥青拌沙等固沙方式,但一场大风过后,都被掩埋殆尽。一天,职工们正在休息,随手捡起了驼队洒落下的一捆麦草,便用铁锹把这团麦草深深插进沙子里。大风过后,其他种下的草本植物悉数被黄沙吞噬,唯独这捆麦草挺立在沙丘之上。

一棵柔弱的麦草,抵不住一阵风,却为包兰铁路挡住了流沙。

此后,他们受到启发:在黄沙上扎上一米见方的麦草格子,沙子就会被锁住手脚。再在其间种上沙蒿等固沙植物,引黄河水加以灌溉……就此,腾格里沙漠“被迫”退到距城区25公里处。

采访当天,记者跟随工作人员找寻当年的治沙点,踩着沙子,蹚过草地和灌木丛,走了半小时不到,就感到脚步凝滞,“你们现在走的便道都是我90年代才修的,那时沙坡头没有公路,后来在铁路旁边,就垫了点石子,也要走上个把小时。”张克智和治沙人肩扛一大捆高过人头的麦草,7月初到8月底,每天四五点就出发,沙漠深处70度的地表温度,热得烫脚,午时就着沙子吃饼子,一天就耗在那儿。

可说到底张克智出身学门,每日与黄沙打交道,黝黑的皮肤让不少人见了免不得嘲笑一番。“你是到底工人、农民,还是搞科研的?”

可他才不管这些,一门心思想着治沙。花棒、柠条、沙拐枣……生长于麦草方格上的植物,都是张克智等人前往沙漠深处“探险”“千挑万选”得来的。有一年,他背上干粮和水与四五人同行,去沙漠深处选种,惊喜地发现前面有一棵新树种,但近在咫尺的树在沙漠里可能就有几百米远,遇上阴天往回赶时,天漆黑一片。一向淡定的张克智慌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在沙地里转圈圈,只好借助风吹向沙丘的走向一点点摸索……直到夜里10点,出来后才发现距原来出口差之千里。

“若是丢了命,白骨都找不到咯。”如今想起,张克智仍不觉要捏上一把汗。

可即便如此,9次腾格里沙漠“探险”,他一次不落。

七旬治沙“愚公”张克智:穷尽半生 与“沙魔”掰手腕

张克智曾设计的不同麦草沙障的实验(央广网记者 王晶 摄)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