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高:高考等三类考试组织作弊最高可判7年(2)

2019-09-04 06:03:00    法制日报

“这并非意味着对在其他考试中作弊的行为一律不予刑事追究。”姜启波说,司法解释同时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以外的其他考试中,组织作弊,为他人组织作弊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帮助,或者非法出售、提供试题、答案,符合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非法生产、销售专用间谍器材、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罪等犯罪构成要件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今天对外发布的六个典型案例中,其中三起是组织考试作弊案,被告人分别在研究生招生考试、公务员录用考试、执业药师职业资格考试中组织作弊。

刑法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或者为他人实施组织作弊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其他帮助的,即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那么,怎样的情节将被视为“情节严重”?此次“两高”发布的《解释》也对组织考试作弊罪“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作出规定。其中,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研究生招生考试、公务员录用考试社会关注度高、影响大、涉及面广。故《解释》将在这三类考试中组织作弊的直接规定为“情节严重”。同时,《解释》还将导致考试推迟、取消或者启用备用试题的明确规定为“情节严重”。

此外,考试工作人员违背所承担的职责组织考试作弊的;组织考生跨省、自治区、直辖市作弊的;多次组织考试作弊,组织三十人次以上作弊,以及提供作弊器材五十件以上的;违法所得三十万元以上的,也都被《解释》规定为“情节严重”。

“严惩考试作弊犯罪,特别要打击考试作弊利益链条。”最高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缐杰说,针对现实当中大量利用电子信息技术手段实施考试作弊的情况,司法解释也作出了规定。要依照刑法相关的规定,以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司法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对于实施组织考试作弊等罪被判处刑罚的,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依法宣告职业禁止。司法解释还规定,组织考试作弊,在考试开始之前被查获,但已经非法获取考试试题、答案或者具有其他严重扰乱考试秩序情形的,应当认定为组织考试作弊罪既遂。

本报北京9月3日讯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