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记者直击香港“禁蒙面法”生效的首个周末(4)

2019-10-07 14:03:29    [环球时报-环球网

“‘禁蒙面法’可令暴徒有所顾忌,可令警察有法可执。”在6日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采访时,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说,目前激进暴徒反应较大,说明这是对他们的一记“杀招”,暴力或许有所增强,但参与规模在减小,预期警方的抓捕会越来越多。吴秋北建议,如有更激烈的暴力行为,就应以《紧急法》取缔网上煽暴、煽独、煽仇杀、煽恐怖的媒体。

“目前,香港政府和警队是有能力处理暴乱的。另外在司法上,要支持政府和警队形成能够对违法者具有威慑力的判决,”陈祖光说,除了在非法集会现场强力执法、止暴之乱,后续的调查和拘捕也很重要。此外,“禁蒙面法”作为第一步,后续出台相应的配合和支持执法的措施也很关键。

“由香港一小撮人发起的暴乱已持续四个月了,在过去的两天,打砸抢烧市民维生的商铺,一些地铁交通、银行商厦在一火海中变成灰烬,许多市民在惊恐中度过一个暴乱的周末。”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周春玲表示,可以预见,在禁蒙面初期,一些暴徒还会抵制,甚至有法不依挑战执法者的决心。但特区政府不能因为有争议,或是政治压力而轻易受放下,更不能再次撤回。如果是这样,那么香港的暴乱只会越来越有持无恐,反对派也会步步进逼。“我呼吁特区政府和社会各界,当前我们只有团结起来,不能再受舆论左右,不要去顾及‘禁蒙面法’会否在更广泛的场景被人挑战,只要坚持一段时间,就能对蒙面形成有力的震摄,我们才能看到止暴制乱的希望。”

“一个社会的运转并不是简单的‘稍息、立正’的过程”,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表示,对香港来说,《禁蒙面法》作为一种“补课”性质的法律,其效果恐怕不会立竿见影。“一项法律产生震慑和指引效果,成为一种政治与社会的共识,并不一定以其颁布的时间为基准。它势必会有一个反抗-回击-无奈接受的过程。”李晓兵表示,“就香港的形势而言,黑衣蒙面上街的惯性可能不会马上收住,蒙面者与执法者的冲撞也一定会产生,前者一定会反复试探执法者的底线,这意味着较高的执法成本。”

不过,李晓兵表示,只要法律的补丁被打上,从法律上否定蒙面游行的合法性,其效果终究会慢慢呈现。“当蒙面集会游行的行为从根本上失去正当性,就意味着执法人员随可以此为依据将违法者绳之以法,参与者也会因此而减少,这场乱局亦可从降温到平稳再进而走向尾声。”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