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小城的绝地反击

2019-12-07 14:06:00    新华网

新华社乌鲁木齐12月7日电 题:大漠小城的绝地反击

新华社记者何军、李志浩

且末,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的一小片绿洲,人口只有10万的全国面积第二大县,县城与沙漠仅仅相隔一条车尔臣河。

20世纪末,沙临且末城下。为了保卫家园,一群汉子挽起裤腿,蹚过车尔臣河湍急的泥流,闯进沙漠,挖坑、种树。不久,全县老少数万人浩浩荡荡来支援……

今天,地处南疆的且末以11.5万亩的绿植,拦截了县城东北流动欲袭的沙漠。蔚然成荫的生态屏障,拦阻着沙漠南下,保卫着绿洲的生态,也以全新的方式改写了人与沙漠的关系……

沙临城下

“你是不是在水泥厂或煤矿干过?”几年前,且末老干部吐尔孙·外力到东部大城市的医院体检时,医生这样问他。

听到这话,年近七旬的吐尔孙·外力哈哈大笑。他的皮肤毛孔堵塞,还患有气管炎,却从没有在水泥厂或煤矿工作过。吐尔孙的回答很简单,他只是在且末生活了68年。

不只是他自己,吐尔孙·外力身边60岁以上的当地朋友,九成都受到气管炎的折磨。

这一切,全因肆虐且末的风沙。

且末县气象局的数据显示,20世纪90年代,全县浮尘天气190余天,沙尘日数达120天。而在沙尘日中,最为可怕的沙尘暴天气占到了六分之一。

吐尔孙·外力清晰记得,少年时有次他在外玩耍,遮天蔽日的沙尘暴忽然袭来,“一下子天就黑了,眼睛睁不开,只能用衣服把脸给盖住,跪在地上等了半个多小时”。

类似的景象,在且末的历史上并不少见。《北史·西域传》记载:“且末西北有流沙数百里……风之所至……若不防者,必至危毙。”

年逾古稀的阿吾拉·艾力木最知风沙的滋味,他的家就在紧邻沙漠最边沿的阿热勒村。

1234...7全文 7 下一页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