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从文盲成为作家的兵,走了

关键词:文盲
2019-12-07 17:05:00    新华网

新华社大连12月7日电 题:那个从文盲成为作家的兵,走了

新华社记者蔡拥军、郭翔

那个从文盲成为作家、最爱歌曲《我是一个兵》的战士,走了。

7日的大连殡仪馆,数百人,送别高玉宝。

辽宁警察学院干部赵宏光带来了红色的“大学生德育导师”聘书,聘书是要颁给今年9月到学校参加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的高玉宝。从1952年第一次作革命传统报告,高玉宝的脚步没有停过,60多年里5000多场报告,直接听众数百万人次。

“第一次作报告的时候,孩子们叫他高玉宝哥哥,后来变成了高玉宝叔叔,再后来变成了高玉宝爷爷,最后变成了高玉宝老爷爷,只要有人找他去作报告,他都愿意去。”他的儿子高燕飞说。

“不忘初心永葆共产党员本色,牢记使命尽显人民战士风范。”悼念大厅里高悬的挽联,凝练了高玉宝的传奇人生。

高玉宝1927年4月出生,1947年11月参军,革命队伍的红色特质让他萌生了入党的愿望。画只毛毛虫代表“从”、画只眼睛代表“眼”……当年不识字的高玉宝用各种图形代替文字画了八个字的入党申请书:“我从心眼里要入党。”

1948年入党后,高玉宝编了一首歌谣:“党是妈妈我是娃,叫我干啥就干啥,不折不扣不讲价,永远听我妈妈话。”他随队参加了塔山阻击战等辽沈战役中的多次战斗,荣立大功六次,小功两次。

“没有文化干不好革命。”为了革命事业的需要,高玉宝利用一切条件学文化:以石头为纸钉子为笔,写字识字;拦下骑马首长,学字问字……

从一个大字不识,到写出自传体小说《高玉宝》,其中《半夜鸡叫》《我要读书》等章节家喻户晓,高玉宝实现了从文盲到“战士作家”的转变,成为全国、全民族扫盲运动的标志性人物。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