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站牌的车站

2020-01-18 16:22:01    新华网

新华社重庆1月18日电(周文冲、陈青冰)白马站是渝怀铁路线上唯一没有站牌的火车站。

车站建在风口上,两边是大山,脚下是乌江,风和火车正好从中间的峡谷穿过。车站内找不到站牌,怕被风吹掉砸到火车和铁轨。换成条幅也不行,没几天也被风扯烂了。

没站牌,白马站却不难认。看到悬崖边的吊脚楼站房,就是到站了。

腊月二十一,记者在重庆武隆区白马镇下车,从乌江边换乘小渡船到对岸,再走楼梯上山,来到白马站。

33岁的值班员黄鹏和46岁的站长姜年平当班。这个最小级别的五等车站,常年只有1个站长、1个副站长和4个值班员,24小时轮班倒,一刻不离人。每个值班员48个小时内工作24个小时,连上8天。

调度电话响起,有车要来了。黄鹏按下操作台上的按键,穿上大衣,戴上大盖帽,拿起桌上红绿两色的小旗,走出站房接车。他站在透明的塑料风挡内告诉记者,没装风挡前,值班员的大盖帽常常被吹到江里。

黄鹏注视着列车从隧道钻出,几十秒后又钻进下一个隧道。这趟列车不停白马站。

黄鹏说,接车不是就站着,要“远看走行,近看装载”,发现影响行车安全的问题及时处理,确保绝对安全。

渝怀铁路穿行于重庆、贵州、湖南三地的高山峡谷,全长600多公里,只走时速120公里以下的“慢车”。每天有50多班火车经过白马站,只有2班客车停靠,上下午各一次。

即使在春运期间,每周在白马站上下的旅客一般也不超过10个人。

“没几个人上下,我们这样的小站却必不可少。”姜年平说,铁路线上每隔10公里左右设置一个站,除了上下旅客,也是为了列车交会和处置紧急状况。

去年7月初,武隆地区连降暴雨,白马站房前一大块山岩坍塌滚落,砸断铁轨。姜年平说,想起都后怕,好在白马站常年有雨量监测,当时已经提前封闭,没有列车通过。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