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云端上“一个人的家”——随护林员朱金保踏雪巡山

2020-01-25 20:22:02    新华网

新华社天津1月25日电(记者栗雅婷、宋瑞)腊月二十九,天津的气温不算太低,但北部的八仙山上,十几天前下的雪还没有融化。记者跟着护林员朱金保走在积雪的山路上,耳边听到的是山风的呼啸和沉重的喘息声。

2500级台阶的尽头,是天津的最高点——位于海拔一千多米的八仙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主峰顶的观察站,那是朱金保“云端上一个人的家”。

脚下的石阶依然被积雪覆盖,有的地方分不出台阶和山坡的界限,记者走得小心翼翼,但背着四五十斤补给的朱金保身子微微前倾,攀登的脚步稳健扎实。没走多远,记者便被拉下老远,不得不扯着嗓子喊:“朱师傅,等等我们。”

“这段路走了20年,早就习惯了,别看上头盖着雪,走了多少台阶,迈多高的步子,我心里都有数。”看着气喘吁吁的记者,49岁的朱金保笑着说。

零摄氏度以下的严寒中,大家露在外面的手指早已冻成了“胡萝卜”。

走过一半,朱金保卸下背包,招呼大家稍做休息,脑门上的汗顺着他的脸颊滴在雪地里,松一松围巾,热气顺着脖子往外冒。

休息间隙,朱金保指着周围的青山,自豪地告诉记者,“这八仙山没有我没送过脚印的地方。在岗期间几乎每天都要在大山里转几圈,既要进行安全巡护、排查火灾隐患,又要对动植物进行监测。一些没有路的地方,都被我走出了路。”

“每次都得出一身汗。冬天还好,夏天没走两步浑身就湿透了,像洗了澡一样。”朱金保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背起背包,继续带着记者向上攀登。

山路越来越陡,风也越发凌厉。就在记者感觉又快要爬不动的时候,一块写有“聚仙峰”三个大字的巨石陡然出现,观察站,终于到了。

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两张床,一张桌,一台空调,一台只能收到一个频道的电视,一个灶台。这就是朱金保的“家”。二十年来,他一个人在这里度过了三分之二的除夕夜。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