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天使,等着我们能含泪拥抱你们的那一刻!

2020-02-02 22:32:01    中国青年杂志

编者按:2020年,我们度过了一个“非常”春节。在这场阻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斗争中,很多年轻人舍小家为大家,挺身而出、英勇奋斗、扎实工作,他们的言行让无数人泪目。从1月29日起,《中国青年》全媒体推出“阻击疫情中的年轻人”系列报道。

“阻击疫情中的年轻人”系列报道④

白衣天使,等着我们能含泪拥抱你们的那一刻!

都说你是天使

其实你并没有天使的奇异神功

都说你是英雄

其实你也不过是血肉之身、普普通通

面对未知的病毒

你知道自己和所有人一样脆弱

也有可能与死神的距离近乎为零

但你还是义无反顾

今天让我们一起聚焦

奋战在疫情一线

厚厚“战”衣下的青年逆行者

我们要与武汉人民一起呼喊:

病毒,你给我等着,

看看我们是怎么消灭你们的!

被感染的亲友同胞们,

你们好好给我等着,

等着你们康复归来把酒言欢的那一天!

逆行的解放军和白衣天使们,

你们给我 等着,

等着我们能含泪拥抱你们的那一刻!

1

-急诊科医生的“武汉十二时辰” -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医疗队王军红

1月29日,武汉,天气不详

今天是直面疫情第一天。

昨晚7点收到通知,今天凌晨3点到病房接班。疫情发展迅猛,葛庆岗队长再次强调了隔离防护注意事项,并盯着每一位队员穿脱隔离衣,确保万无一失。所有队员再次学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治要点。

紧张、焦虑,就像战士上战场前一样,但我充满信心。住宿换成了单间,队员之间不能过多交流了,现在不光有工作的压力,还有精神的压力。

昨天晚上10点,我始终无法安眠,脑子里反复练习穿脱隔离衣,温习治疗事项。

凌晨1点30分,我被闹钟惊醒,迅速洗漱。

2点,接送司机已在楼下等着我们。

凌晨2:08,到达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

我们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这批10名队员,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医护人员的班。

穿脱隔离衣,需要花费1小时左右的时间。虽然武汉夜间温度接近0℃,但穿上防护服依然汗流浃背。

查看病人、整理医嘱、写病历……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不进水、不进食,工作中也没有便意。

病房里,有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病毒性肺炎合并呼吸衰竭,情绪烦躁,不肯配合吸氧及治疗,经过梁超护士耐心劝说,终于平静了下来。

终于下班了,走下病房楼时,已经是中午11点。

司机已在门口笑盈盈地等待了。

他说:“国家医疗队来了,我们更有信心了。为你们服务,我感到光荣!”

回到宾馆,吃上专门给我们准备的热腾腾的饭菜,心里暖暖的。虽然武汉的冬天是寒冷的,但是武汉人民的心是温暖的,感谢你们强大的后援支持!

好了,就写到这。我的肾上腺素已经消耗殆尽,睡了,明天还要继续战斗呢,加油!

作为一名工作了7年的急诊医生,凌晨上班,我没有一点不适应。我见过北京的十二时辰,这次也要欣赏武汉的十二时辰!

白衣天使,等着我们能含泪拥抱你们的那一刻!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医疗队昼夜奋战

2

- 拐杖医生 脱拐了 -

“我已经脱拐了。”

2月1日,饶歆在电话中告诉《中国青年》。疫情爆发后,他曾拄着拐杖奋战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新冠肺炎重症隔离病房里,被称为“拐杖医生”。

“在这样的时期,奋战在一线对于医生来说义不容辞。我仅仅只是脚崴了,而病人更需要医生的救治。”

2020年元旦过后不久,骨科医生就曾建议崴脚的饶歆卧床两周,但他在卧床4天后便回到了岗位。

“当时我们科室建立了临时隔离床位,要求三位病区负责人轮番进驻隔离病区。”饶歆是第2个病区的负责人,承接的是全院80%的危重病人。

医护往往穿着密不透风的隔离服,而饶歆解释,除了外层的隔离服,他们在里面还会穿洗手衣、手术衣。

因为腿脚不便,他只能坐着穿脱隔离衣,屁股会接触污染区的凳子,所以还必须多穿一件手术衣阻隔,显得比别人更为笨重。

“在这里,患者完全处在一个家属无法探视的陌生环境中,因此医护不仅要承担救治者的重任,有时也要扮演家属的角色,鼓励病患配合治疗战胜病魔。”

饶歆说:“之前有一位病人,他91岁的老父亲在神经内科住院,也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虽然‘住’在隔壁,父子却不能相见。老父亲因年事已高、病情较重,后来去世了。当时,我们告诉这位病人,父亲的后事会交由医务人员来帮忙料理,请他不要担心。这位病人给予我们理解与配合,如今他已经治愈出院了。”

进入隔离病房工作以来,饶歆一直是独自住在酒店,想女儿的时候只能远远地观望或者打视频电话。

他说:“疫情结束后,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与家人团聚。”

饶歆告诉《中国青年》,因为医院禁止携带手机进入隔离区域,自己的手机里还未留下一张工作照,网上图片都是媒体的记者所拍。

白衣天使,等着我们能含泪拥抱你们的那一刻!

饶歆拄拐工作的背影(本刊通讯员石怡欣整理 中国医师协会提供)

3

-为民赴命就是我们的特权 -

@郑州人民医院普外三科主治医师仝麟龙

自2019年12月30日,武汉报道第一例疫情开始,我便一直关注着武汉疫情的变化。

我在武汉求学多年,现在从事临床工作的同学和朋友们,很多都冲到了最前沿。

我们每天在同学群里彼此问候、点名,相互请教。

我们谁也没有料到17年的那个梦魇又回来了。

但也正是那年的梦魇,才让我真正懂得了医生的含义和价值,救人,更要救心。它促使我义无反顾地踏进了这个我难以割舍的医疗圈。

当郑州也开始出现感染病例时,我知道河南终于也被波及到了。

现在正是我学以致用,回报党、国家和社会的时候,这真应了林则徐的那句话: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当我向我的家人表达了这个想法时,并没什么阻力。

父亲就是医生,经历了SARS肆虐,经历了汶川地震,有着高尚的医德、高超的技术和高素质的职业操守。他只是嘱咐我小心防护,不要因私废公。

这场疫情是国难,医生就是战士,是战士就一定要冲在最前面。

1月21日,我连夜向院领导递交了请战书,22日医院正式批准我作为第一批志愿者进入发热门诊,开始工作。

进入发热门诊的第一天,我惊叹于郑医速度,仅仅一天就改造好了一个全面隔离防护的新发热门诊。

当穿上隔离服的那一刻,我意识到,属于我的抗击疫情的战斗打响了。

比疫情蔓延更快的,是群众的恐慌情绪。每天在发热门诊就诊的病患,他们没有任何症状和武汉接触史,但就是要查,还要反复查。

我们除了要仔细问诊、检查、救治,还要用心去安抚、科普、共情。但如何解决发热门诊参战医护的思想认识问题,如何增强我们的向心力、凝聚力、战斗力,成了我们亟待解决的问题。

1月27日,医院成立了发热门诊临时党支部,我代表支部党员们发言,我说:“我们共产党员没有别的特权,冲锋陷阵就是我们的特权,为民赴命就是我们的特权,为国纾难就是我们的特权。立身要正,用心要纯,技艺要精。党在基层,党在一线,党在前沿,党始终和人民群众在一起,不离不弃。”

白衣天使,等着我们能含泪拥抱你们的那一刻!

仝麟龙在工作现场(河南团省委提供)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