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役”一线|那个叫SUNNY的大男孩走了,请记住他叫位洪明!

2020-02-22 06:33:01    光明网

光明网记者 孙满桃

2020年2月20日,江苏省苏州市太仓市公安局浏河派出所民警位洪明,在连续加班办理涉疫案件时,突然晕倒在地,后送医院全力抢救无效不幸牺牲,年仅35岁。

  

战“役”一线|那个叫SUNNY的大男孩走了,请记住他叫位洪明!

  据他的同事介绍,位洪明是在办公室汇报口罩诈骗案进展时突然晕倒。

位洪明是山东德州人,老家离苏州不近。就在年前,位洪明跟同事说,今年过年得回趟家,母亲身体不好,心里很牵挂她。

他本打算大年初二或初三回山东老家,因为全国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位洪明从大年初五到所里上班,之后就再也没离开过自己的岗位。

未完成的战“疫”

“我正低着头看他在笔记本上画的防疫口罩诈骗网分析导图,听到声音一抬头他人不见了,发现他倒在我桌边的地上。”副所长雷清源回忆了这一幕,“他紧握着拳头,脸色苍白,我和杨毅副所长一刻不停地给他做心脏复苏,我学过急救,我感觉能把他救回来!”

  

战“役”一线|那个叫SUNNY的大男孩走了,请记住他叫位洪明!

  120救护车到来后,位洪明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当天17时30分,这个微信名叫作“SUNNY”的阳光男孩因突发心源性心脏病,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

翻到位洪明工作笔记本的最新一页,是一张手绘的防疫口罩诈骗网的分析导图,虽然分叉复杂,但指向明确。从受害人到嫌疑人,一共8层关系网络,一层一层密密麻麻,摸清楚的写得明明白白,还没摸清楚的打着问号。

2月12日,副所长雷清源交给位洪明一个网络口罩诈骗案,头绪纷乱,受害人损失惨重,被骗金额达396000元。接到案件后,位洪明经过缜密侦查,慢慢摸清了这个诈骗网的基本脉络。

2月20日午后,位洪明拿着即将形成闭环的侦查导图,站在了雷清源的办公桌旁。

“雷所你看,在疫情面前,这群人还敢这么干!已经基本摸清情况,可以收网了!”雷清源回忆,笑容还在脸上,他的身影轰然倒下,倒得猝不及防。

据同事回忆,春节期间,全市疫情防控日渐紧张,两个保安在门卫处因为对防控的尺度有分歧,吵了起来,继而大打出手。位洪明接到案件后,经过耐心劝解,案件很快办结。

还没歇下来,位洪明又接到了上海警方的协查。大年初一至初二,一个上海老人来太仓农家乐游玩,回去后确诊为新冠肺炎。游玩期间,他在太仓的密切接触人大约有80人,一张长长的名单交到位洪明的手里。他一刻也不敢耽误,带领同事,一个个寻访。冒着危险,最后终于把名单一一核实,及时反馈给上海警方。

疫情期间,位洪明还负责辖区200余家棋牌室的排摸劝说工作,他给大家分析疫情形势,劝说群众不要再聚集打牌,劝说棋牌室老板尽快暂停营业。

据同事回忆,每次回到所里,位洪明都要喝掉一大杯白开水,他开玩笑地说,嗓子要冒烟了!在他出事几天前,他对副所长杨毅说,这几天他胸口有点闷。杨毅劝他赶紧回家休息休息,他笑称,肯定是戴口罩给闷的。

“直到2月20日,他没有休息过一天,他总是说等疫情结束后再好好休息。可是,这终究成了一场他没有完成的战‘疫’。”

“唯一”的午觉

刘晓伟是位洪明的同事,他们是同一天分配在浏河派出所工作,也是老乡,在各自结婚前住在派出所的同一间宿舍里。

  

战“役”一线|那个叫SUNNY的大男孩走了,请记住他叫位洪明!

刘晓伟说,位洪明是一个忙忙碌碌的人,中午喜欢在办公室待着,翻翻案卷看看电脑,是一个从来不睡午觉的人。

20日中午,刘晓伟在宿舍午休,突然看到位洪明走进来,就问,稀客啊,你怎么来午睡了?位洪明对他说,这个口罩案件弄了两个通宵,现在有点困想睡会。睡了不足半个时辰,他又起身去办公室了。

下午3点多,听到位洪明出了意外,刘晓伟飞奔上楼。“脑海有个声音一直在说,他是累了,他想睡会。 ”

“位老大”、“位哥”都是所里年轻民警给位洪明起的昵称,在他们心目中,有了这个大哥,就有一种被罩着的安全感。

位洪明是甘肃政法大学的本科生,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诉讼法学硕士研究生,因为学历专业本有机会去大学做老师,但他选择留在公安最基层。他说,基层更能实现自己的价值,他的所学基层更用得上。

工作九年来,只要所里有加班,位洪明都是第一时间到。

20日15:08,他在工作群发了一条消息:“这几天大家值班的时候关注一下邮政的EMS快件,苏州中院寄过来的,看到的时候请第一时间给我说一下,是范某的行政诉讼材料……”

消息发出12分钟后,他倒在了自己的岗位上。

  

战“役”一线|那个叫SUNNY的大男孩走了,请记住他叫位洪明!

  “阳光男孩”走了

位洪明的微信名叫SUNNY,在同事看来,他拥有阳光一样的人生,聪明好学,高大帅气。他的妻子陈姗姗温婉贤惠,为他生育了两个丫头,并起小名“来来”和“往往”,他觉得这样来来往往地显得人丁兴旺家里热闹。

20日中午,他跟同事武玲玲说,想丫头了,好久没好好抱抱两个小家伙了。疫情期间,一岁大的老二的奶粉吃完了,没地方买,位洪明问同事刘晓伟借奶粉。早上,刘晓伟刚把从自家宝宝那里匀出来的奶粉放在位洪明的桌子上,位洪明说:“丫头的口粮终于有着落了,还是我这个老爸靠得住。”

据同事回忆,平常,位洪明一有时间就会回家陪家人,他烧得一手好菜,特别是饺子包得好。所里的民警大都被他热情地邀请到家里吃过饺子,他称之为要定期联络联络感情。

妻子陈姗姗说,他一直就是这样一个傻乎乎的阳光男孩,从来不计较得失,也从来不喊累,回来就一副傻乐的样子。“前几天还在跟他开玩笑说我等着跟你七年之痒呢,可是还没到七年,就这样走了,他都没给我这个机会。”(苏州市公安局供图)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