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出方舱医院

2020-02-27 18:03:01    光明日报

  我是湖北省公安厅高速公路警察总队的一名民警,我从没想过,新冠病毒,有一天会降临在我身上。

1月26日晚上,我突然感到眼周发热,测量体温37.2℃。

之后三天,我吃了感冒药,体温时高时低。

到29日,基本没有不适的感觉了,能吃能睡,心里放松多了,偶尔几声咳嗽,以为只是慢性咽炎。

丈夫出于他医生的职业敏感,坚持要我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2月2日上午,我去汉口新华医院做了核酸检测。

2月5日11时,核酸检验单出来了。

我,走出方舱医院

  看到阳性(+),我心头一震,大脑一片混乱。

后来跟爸妈的视频中,我几度哽咽,但是忍住没让泪水流下来,我不能让他们担心,要让他们看到我状态很好。

挂完电话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强迫自己擦干眼泪,我第一时间向单位汇报情况,同时上报社区,要求集中收治。

2月7日下午3点,我来到武汉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

这家医院才建好两天,我心里很忐忑,既怕环境不好,又怕人多混乱。

我,走出方舱医院

刚来的时候,还能看出匆忙建成的痕迹。但基本的生活保障已经完成,每张床配备有电热毯、插座、垃圾桶和一张小书桌。

我,走出方舱医院

医护人员每天发放中药、口罩、水果、牛奶;一日三餐丰富而营养;保暖服、拖鞋、卫生巾、洗衣粉、肥皂等生活用品按需领取。

1234...6全文 6 下一页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