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追的“战场”:从新冠到非新冠 救治患者从未松懈

2020-04-21 18:03:01    央视网

央视网消息 (记者 朱春燕)4月,武汉花开疫散,人们开始重拾珍贵的日常。对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余追来说,则是从一个战场转战另一个战场。

轻型、普通型及危重症患者有何症状?药物的使用时间节点如何甄别?俯卧位通气如何进行……这些天,余追参与连线意大利、美国、爱尔兰、埃及、肯尼亚等多个国家的医生,为他们提供救治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宝贵经验。同时,还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接诊非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包括消化道大出血、心肌梗死、心衰、肺部重度感染等患者。

16日中午,余追在医院门口迎接一位治愈患者的女儿,她为答谢救治之恩专程从外地送来160份咸鸭蛋,“比起你们在抗疫中的付出,这都不算什么”。在余追看来,得到患者的认可是一名医者最幸福的事。余追说,前期正常医疗救治基本停滞,所导致的非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压力还将持续一段时间,整个科室医护人员依旧严阵以待。

余追的“战场”:从新冠到非新冠 救治患者从未松懈

从阻击战到最后一道关口:“只有这样,他们才有可能活过来”

去年12月31日,余追作为专家组的一员进入金银潭医院,研判不明原因肺炎。此前,余追曾多次到过该院进行重症救治会诊,也曾参与过SARS、手足口病、甲流等传染病的治疗,但这次的情况明显复杂得多。研判没有得到确切结果,但引起了业内重视加强防护。余追嘱咐其所在的重症医学科护士长备足防护服、N95口罩,医护人员必须做好三级防护才能进入病房。

金银潭医院是传染病专科医院,也是武汉最早接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定点医院。自从2019年12月29日晚,首批不明原因肺炎患者转入金银潭医院,这里就成了关注疫情的焦点。

今年1月18日晚,湖北省卫健委发出紧急指令,要求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派出重症医护团队支援金银潭医院。当晚,余追和6名医护组成重症医疗队进入金银潭医院,开始承担起南六楼病区的病患救治工作。

“按照原先的部署,我们六楼、五楼是打阻击战的,就是尽力阻止患者病情恶化,不让患者转到七楼去,减轻重症医学科的负担。”但随着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数不断增加,院方又增设第六层作为重症病房。原是普通病房的六楼没有监护仪、呼吸机,连喉镜都缺。要用作重症病房,急需进行改造。余追带队重新摆放床位,隔离分区;加紧添置设备,调试优化。两天半时间,南六楼基本具备收治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的条件。

余追的“战场”:从新冠到非新冠 救治患者从未松懈

随着确诊患者的增加,1月20日前后,南五楼也改造为重症监护病房。两层楼不再收治轻症患者,专门收治重症患者。此后,金银潭医院南五、六、七楼成了焦点中的焦点。

1月底,南六楼收治危重病人达29人。ICU工作强度大,按照标准,护士和床位比为3:1,医生和床位比为0.8:1,而当时,医护团队只有40多名护士14名医生,医护人员都在超负荷“运转”。护士柯全记得,余追即使在不值班的时候,也常常凌晨两三点还在微信群询问患者病情进展,指导治疗,甚至起身就奔到病房,“他总是精力充沛,不知疲惫”。

由于改建病区的病床是普通病床,不能整体升降,医生在给病患插管时只能以半跪姿势实施。这是一个风险极大的动作,插管瞬间,患者管腔内的病毒会“喷薄而出”。

但在患者命悬一线之际,余追顾不上太多,他把两层防护面屏粘在一起挡在脸前,紧急施救。“只有这样,他们才有可能活过来。”在余追来看,重症病房就是挽救生命的最后防线,不能有丝毫迟疑。1月24日,余追脱下防护服全身湿透的照片走红网络,照片中,他藏起疲惫对着镜头大笑。

余追的“战场”:从新冠到非新冠 救治患者从未松懈

余追说,一进病房,看到患者每分钟四五十次的呼吸和求生的眼神,就停不下手,停不下脚,停不下各种指令,甚至停不下高声吼叫。“那一刻,多么希望自己是降妖除魔的孙大圣!”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