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伊靠近令美国尴尬而无奈(2)

2019-03-18 08:17:58  北京青年报  

对比鲁哈尼与特朗普的伊拉克之行,一位伊拉克库尔德新闻评论员揶揄说,“美国不承认伊拉克主权,而伊朗则控制了伊拉克主权。”这句话出自库尔德人之口自然难免偏颇和尖刻,但它戳穿了美国与伊拉克关系的皇帝新衣:在宿敌伊朗和“恩主”美国间,巴格达的情感天平和战略选择已一目了然。

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称,伊拉克议会以及什叶派议员们,正在设法将美国人赶走,议会国防与安全委员会某会议纪要明确提出,“伊拉克不会成为美国的奶牛,我们将拒绝美国为其驻军埋单的要求,并将很快通过决议要求外军撤离伊拉克。”如果这个动议变成事实,将让美国多年来经营的伊拉克战略再遭挫败,落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

上世纪80年代,伊拉克依靠复兴社会主义这条纽带统辖各族各派并与伊朗苦战8年,占人口60%的什叶派放下教派分歧,为国家和民族利益而战,体现出高度的“伊拉克认同”。美国也基于“东遏两伊”离岸平衡战略,在伊拉克难以支撑的最后关头不再表面中立,直接对伊朗动武,迫使德黑兰接受了屈辱停火,挽救了相对弱小的伊拉克。

1990年海湾危机爆发,美国与伊拉克反目成仇,随后率领多国部队将伊军赶出科威特,还设立“禁飞区”协助什叶派和库尔德人造反,一南一北夹击巴格达政权,直到2003年彻底推翻这个昔日盟友。伊拉克战争不仅客观上为传统对手伊朗扫清西进障碍,还给伊拉克什叶派提供了借机咸鱼翻身的大好机遇。人们不会忘记,正是什叶派宗教领袖西斯塔尼下令不得抵抗,美军才得以从伊拉克南部长驱直入巴格达,轻松推翻萨达姆政权。随后,美国贸然解散伊拉克国防军,取缔复兴党,将统一半个多世纪的伊拉克按族裔三分天下,不仅使这个饱受外战创伤的国家增添了十多年的内乱,还为两伊的历史性结盟奠定了基础。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