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广东江苏的差距在不断拉大 山东着急了

2019-02-14 09:49:50    新浪

和广东江苏的差距在不断拉大 山东着急了

节后上班的第一天,不少省份都召开干部动员会议,部署新一年的工作重点。常规操作之外,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的一番话,相当有看点。

会上,刘家义给山东的各级领导干部立下了不少规矩——

要求今年全省各级会议数量减少1/3以上;副省级以上领导干部每年在基层调研不少于2个月;大胆使用“李云龙式”干部;遇到急需解决重大问题,县委书记可直报省委,建立县委书记、县长与厅长直接沟通机制……

一句话,“担当作为、狠抓落实”。

一年前,有一篇题为《山东终于意识到自己落后了》的文章流传甚广。那是去年的动员大会,刘家义历数近年来山东发展之落后,提出山东需要“新旧动能转换”。

一年前动员“新旧动能转换”,一年后动员“担当”、“落实”,改革推动似乎没那么顺利。此番省内“立规矩”,显然对之前干部作风和新旧动能转化工作的推进并不满意。

问题当然不止山东,着急的当然也不止官场。山东这一北方经济大省,其领导层对问题的病灶诊断、药方处置,在今天的中国,其实具有相当样本意义。

 刘家义 

刘家义

体系

山东应该是焦虑的。

作为一个北方大省,山东的经济发展曾一度领先全国。这几年,山东新旧动能转换落后导致经济发展动力不足,即便不和南方诸省相比,周边省份如河南的发展,就曾让刘家义在去年发出“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叹。

去年大会上,刘家义提到,经济总量上,山东与广东的差距由2008年的5860亿扩大到2017年的1.72万亿;与江苏的差距由50亿扩大到1.32万亿。2018年,山东跟这两个省的差距,则扩大到了2万多亿、1.6万多亿——

差距,一直在拉大。

经济强省山东为何发展动力不足?在岛叔看来,这和当地较为独特的治理体系不无关系。相较于南方诸省,山东在发展民营资本、吸收外资方面并无优势,其经济高速发展有更为明显的政府主导特征。

岛叔曾在河南扶沟县和山东寿光县所在的潍坊地区调研过,两个地方的干部都曾讲起大棚蔬菜的故事。河南干部感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河南干部总是比山东干部落后半拍。按现在的话说,就是“担当作为、狠抓落实”的作风不扎实。

两地干部作风差异的直接结果就是,扶沟县更早推广的大棚蔬菜,反倒被寿光赶了先,后者成了全国知名的“蔬菜之乡”。

作风差异有多大呢?直到2008年,岛叔去河南扶沟调研,当地推广大棚仍举步维艰,乡镇政府强制村干部“带头”种大棚,村干部想尽办法讨价还价不愿干;相反,类似的通过产业结构调整“逼民致富”,在山东却实行得较为顺利。

原因无它,就是当地政府有为,“敢为人先”。毕竟,“政府有为”,不仅是山东,而且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奥秘之一。

但是,在市场经济发展的条件下,政府作为其实是有限度的。

改革开放初期,政府代替农民做经济决策,通过行政干预的办法“逼民致富”,是行得通的;但今天的新兴产业,如互联网经济,恰恰市场化程度极高,行政干预效果不仅极为有限,甚至还会起负面效果。

换言之,如果说纺织、能源、农业等旧动能还可以依靠过去行政干预的抢先“布局”而发展的话,新动能只能按照新的市场规律办事。

因此,现阶段下,经济发展的最核心处不仅在于干部是否担当作为,更在于治理体系是否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平心而论,岛叔在全国各地调研,山东基层干部的能力在全国也名列前茅,但为何山东和身前的江苏、广东差距仍在不断拉大?

丁石孙同志逝世

丁石孙2019-10-12 20:36:00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