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安乐死后,他把医生告上法庭

2019-03-02 06:00:00  凤凰网  

“对于他自己,对于其身体和心灵,个人就是最高的主权者。”

----约翰·密尔

null

4年前的一个秋日,我们送别婆婆的姐姐,我们的热曼姨妈。那是个普通又典型的比利时弗拉芒区传统葬礼——在镇上小教堂举行的弥撒结束后,家人和亲近的朋友护送热曼姨妈到墓园安葬,然后一起聚餐。

像其他86岁老人的葬礼一样,热曼姨妈的葬礼平和安静。亲人、朋友和邻里带着微笑一起回忆有她的过往,甚至时不时会欢笑起来。热曼姨妈跟其他86岁故去的老人又不一样,她决定了自己离开的时间和方式——她选择了安乐死

经历了两年卵巢癌化疗后,热曼姨妈的日渐虚弱,我们都感到她时日无多。有一天,热曼姨妈打电话给婆婆,请她过去。婆婆才知道姐姐已经选择了一周后安乐死。不是她们姐妹间感情淡薄,弗拉芒人个性独立内敛,即便至亲之间,对彼此的任何决定,通常也保持尊重很少说三道四。法律上,安乐死是个人的决定,即便亲如子女也无权干涉。

热曼姨妈年事已高,癌症晚期,备受化疗折磨,时日无多,是安乐死的典型案例——允许备受折磨,无可挽救的生命有尊严得死去--正是安乐死合法化的初衷。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