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二审称警方诱供:闲聊成笔录了(4)

2019-04-13 08:16:32    网易

张扣扣二审称警方诱供:说是跟我闲聊 现在成笔录了(4)

辩护律师:依法可判死缓,限制减刑

法庭辩论阶段,审判长让张扣扣自行辩护。张扣扣只是说,“我是为我妈报仇。我不是因为没有钱才投案自首的,我认为我没有给社会造成恐慌。”

殷清利用8个“不”字,提出自己的抗议,认为法院判决有违程序正义。“为何不给张扣扣一个精神障碍鉴定的机会?”23年前案件及与他相关的8个案件卷宗,辩护律师目前为止也没有通过法院调取到。“张扣扣对死亡已经表现为如此的淡定,在一审刑事判决宣告其死刑后,他没有表现出惊恐、忧虑,相反还在看守所努力跑步、锻炼身体,还看一些名著、书籍。”

邓学平认为,23年前的案件是本案发生的直接诱因,对张扣扣进行精神障碍鉴定均被法院驳回,有违程序正义。张扣扣患有急性应激障碍,作案时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同时,希望看在张扣扣为母报仇有其值得宽恕的人性和社会基础,在定罪的同时可酌情从轻处罚。张扣扣的行为不属于“罪行极其严重,必须立即执行死刑”的情形,依法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两年执行。留张扣扣一命,同时限制其减刑,让其在监狱里面度过余生。

检察员对上诉理由、辩护观点和舆论热点等焦点问题发表岀庭意见。

检察员认为,用证据可以厘清23年前的案件,以及张扣扣所谓王正军家人的“罪状”是真是假。23年前,张扣扣母亲被伤害致死判决认定,是有6名目击者证人和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的结果。查阅案卷后,得到的结论与法院判决相同。而张扣扣所谓王正军家人的“罪状”与事实不符。检察员认为,那只是张扣扣一面之词,没有佐证,所谓“罪状”已被证明是虚假的。检察员也举证说明,认为一些说法为张扣扣“主观臆断”。

检察员认为,张扣扣母亲被伤害致死案的定性准确,量刑并无不当。张扣扣指责“原审不公”是其寻找减轻罪行的“挡箭牌”,杀人动机根本原因为工作生活长期不如意的心理失衡。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