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检票员殴打送站老人致死 殴打后手持烟面无表情(2)

2019-05-16 10:18:38  红星新闻  

广州铁路公安局海口公安处出具的一份《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邓自立所受损伤为轻微伤。

同时,在此过程中,裴某璟亦受伤,被广州铁路公安局海口公安处同样认定为轻微伤。对此,邓自立称,裴某璟将其脖子勒住时,他挥拳打了裴某璟的鼻子。

检票员殴打老人致昏迷

邓自立挣脱后跑开,但他的父亲邓大楣被打倒在地,右侧太阳穴位置有渗血,昏迷。片刻后,老人苏醒,但数次呕吐,之后再度陷入昏迷中。

image.png

↑邓大楣短暂昏迷后苏醒,数次呕吐

现场视频显示,裴某璟身高超一米八,身材健硕。打人后,他蹲坐在一辆警用摩托车上,左手持烟,面无表情。

海口市人民医院乐东分院《抢救记录》显示,2月11日上午9时48分邓大楣被接至医院。抢救经过记载,当时邓大楣神志不清、颜面部及口唇苍白、呼吸急促,右侧眉弓可见1cmx1cm伤口,边缘不规整,伴有少许暗红色血液渗出,右前额肿胀淤青。

高铁检票员殴打送站老人致死 殴打后手持烟面无表情

↑医院抢救记录显示,邓大楣因急性颅脑损伤昏迷

经该院初步诊断,邓大楣昏迷原因系急性颅脑损伤,右侧眉弓、额部软组织挫裂伤,慢行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2型糖尿病、高血压病3级、心律失常……医院进行了两个小时的抢救,但当日上午11时46分,邓大楣已临床死亡。

邓自立告诉红星新闻,父亲清醒时留下遗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事发至今已3个多月,打人者裴某璟一方无人道歉,“高铁站说他们没有责任,是裴某璟的个人行为”。

死因.jpg

↑邓大楣死因鉴定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