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走章子欣的两租客 十多年前就开始向亲人行骗(3)

2019-07-17 08:53:37    新浪

3万元送出去后,收购合同的承诺,迟迟没能兑现。

事情还没完。第四次,梁某华和谢某芳又开口要钱了。这回,谢德芳要求堂妹带她去看看梁某华所说的那家工厂,但谢某芳拒绝了,还很生气的样子。

林栋宁后来找了在大朗镇的老乡,让他们去打听梁某华口中所说的那家工厂,“结果才发现根本没有这么一家工厂。”林栋宁说。

发现被骗后,林栋宁打梁某华的电话,他拒绝接听。他妻子打谢某芳的电话,谢某芳则回答,“我没拿钱呀,他拿,你问他要呀。”

就这样,短暂接触一个多月后,林栋宁被骗3万元。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和梁某华、谢某芳这对骗子“夫妇”联系,他们也彻底淡出林栋宁一家的世界。

曾狠心骗走亲兄30万血汗钱,怎么就这样了?

如果谢德芳第一时间把自己受骗的遭遇告诉谢信桂,他或许就不会再受骗。

谢信桂是谢某芳的三哥,目前是在广州从事绿化的普工。对于外界盛传妹妹骗走他40-50万元的说法,7月16日,谢信桂告诉红星新闻,“骗了30多万元,说帮我买房。”

这事约发生在10年前,也就是妹妹谢某芳和“妹夫”梁某华骗走堂姐3万元之后发生的事。

“妹妹把钱骗走后,就再联系不上了。”谢信桂说,这次妹妹出事,也是家里人告诉,他才知道的。

妹妹出事后,谢家人没派人去杭州处理妹妹的遗体,他们也没和梁家人联系。

“她嫁过去了,是那边的人了,就由那边人处理吧。”谢信桂说。

“可是他们没有领结婚证呀?”红星新闻问。

“他们毕竟在一起十多年了。”谢信桂答。

对于这个闯祸的妹妹,谢信桂多有几分无奈,“以前还挺勤快的,怎么就这样了?”

谢信桂说,自己50多岁了,什么杂活都干。他老婆也在广州,目前在一家政公司做保姆,生活也很困难。10年前的30多万元对于谢信桂这样的普通家庭而言,非常不容易,这些钱是他平时“做点绿化,种点菜卖”,一点点赚来的。但最终,妹妹还是对他这些血汗钱“痛下杀手”,之后,便杳无音信。

“说不上恨吧?也没什么办法。”电话那头传来谢信桂的哀叹,“这十来年,妹妹没有和家人联系,很多事情我们也不清楚,(早前)如果见到她,我也想问问她为何这样做?”

如果一个人对自己亲人的血汗钱都可以欺骗,那么,在任何可以借到钱的平台,他们自然也不会放过。

红星新闻从“橙子信服”上查询获悉,梁某华的信用等级非常低,该网站出具的报告显示,梁某华的风险指数为83%,其网贷申请通过率仅为18%,属于“网贷重患,闻风丧胆”。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