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厕所也能上出特权?有人对干部身份似乎有误解

关键词:上厕所
2019-07-22 13:33:38    网易

(原标题:上厕所也能上出特权?有人对自己的干部身份似乎有误解)

上厕所,居然也能上出特权来。

7月17日,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被宣布“双开”。通报里说,

他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还安装了指纹密码锁,供自己专用。

一个县委书记,上个厕所还如此讲究,不懂这是什么特殊体质。

体质同样特殊的,还有上周被通报“双开”的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

他为了个人享乐建造豪华私家园林,独占私人会所,长年无偿占用酒店豪华套房。

深深觉得,一些人对自己的干部身份,似乎有什么误解。

什么是干部?这是一个问题。

“干部”这个词,原本不是汉语亲生的孩子。

毛泽东在《反对党八股》里说:“这‘干部’两个字,就是从外国学来的。”

从哪国学来的?

据说五百年前,法国作家拉伯雷创作了一个词,cardre,有军官、高级管理人员的意思。

后来,日本人译成“干部”,意思是干事情的部。

上世纪初,“干部”这个词漂洋过海,来到了中国。

虽然是“抱来的孩子”,但“干部”一落脚到汉语的海洋里,就和那个特殊时代发生了化学反应,生根发芽,开出了不一样的fa朵。

中国共产党的二大党章,第一次把“干部”写进去。

中国出现了干部群体,慢慢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干部文化。

干部到底是什么,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定义,大体就是国家机关、军队、人民团体等部门和企事业单位中担任公职的人员。

他们是组织和团队的骨干力量,是带头人,带着大家完成目标。

从农村到城市,从基层到中央,从荒僻之壤到繁华之落,无处不有干部。

《长安十二时辰》里,年轻干部李必唾沫横飞抒发自己的志向时,帅了一脸。他表示,天生我材,焉能“空作昂藏一丈夫”。

最怕外面漂漂亮亮,内里空空荡荡。

今人并不一定都比古人强。今天还有人以为,当了干部就是领到了长期饭票,啥也不干也能喝辣吃香。

从来不学习,从来不自省。既然不被生活所迫,干啥把自己弄得一身才华。

中央出政策,应付之。上级下任务,拖延之。群众来办事,敷衍之。发展有难题,忽略之。干部,成了“不干”。

他们还很有理由:现在反腐那么厉害,干事干事,干出了事怎么办?不如吃干饭。

有人说,干部怎么能只吃干饭呢,必须要有把别人按在地上摩擦的硬气。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