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付国豪泼的脏水,必须原数奉还!

关键词:付国豪
2019-08-15 07:32:59    观察者

“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付国豪在香港国际机场对暴徒说出这句话时,四肢被缚,神情坚毅。

在那一刻,他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环球网记者,还是香港警方支持者,抑或是与示威者口音不同的普通人?这并不重要。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被严重剥夺了人权的“人”。无论何种身份,都不能成为暴徒将付国豪捆在手推车上殴打的理由,敢问是谁给了他们滥用私刑的“权力”?

荒唐的是,竟然还有部分媒体和组织试图“洗地”,对暴徒的罪行予以狡辩。

然而暴行就是暴行,这是不争的事实。香港警方说了:他们暴力虐待、滥用私刑、罔顾人命,一定严正执法追究到底!

环球网视频截图

“针对内地人、内地记者”

具体来看,那些声音是如何“给暴徒洗地”的呢?

香港毒媒《苹果日报》声称,在场的付国豪有“假冒记者”之嫌,“抗议者担心‘卧底’混入,有如惊弓之鸟”。

向来“反中”的“香港记者协会”还避重就轻地发了个声明称,事发时,相关记者未佩戴记者证。

先退一万步说,假若付国豪不是记者,那么非法示威者就有理对其实施侵犯了吗?恐怕没有任何国家的法律会容许他们这样做。

再者,付国豪记者的身份不容置疑。《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明确表示,付国豪是该报旗下环球网的记者。

至于所谓的“未提供记者证”,有相关人士指出,“付国豪是新人,记者证需要满一年以上才能参加资格考试,他计划是下次参加”。环球网同时还有好几个有证记者在场,在此情况下,付国豪作为该媒体的实习记者进行采访,是合乎规定的。

胡锡进14日晚间也在微博公开说明,“付国豪2018年7月份入职环球网,他获得记者证按照规定需要经过一些程序。中国的体制决定了,会有很多年轻媒体工作者活跃在一线,但没有记者证,这根本不是秘密。”

胡锡进微博截图

付国豪本人则表示,“我在香港遵纪守法。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公布记者身份?我回了两个字:自保(自我保护)。”

加拿大环球新闻(Global News)记录的现场视频显示,13日晚间,香港国际机场内不乏有着西方面孔、身着黄色记者背心的记者,而偏偏统一穿着记者服饰的付国豪遭到了暴徒们的围困。

据港媒报道,香港工联会会长、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秋北14日直斥,示威者是针对内地人、内地记者,“记者来港采访不应受到任何阻挡,这种暴力的行为是对内地同胞、内地记者一种很严重的挑战。所以我觉得他们应该诚挚对14亿的中国人民道歉、向记者道歉。”

“无论他(付国豪)是游客或其他身份,都不应受到袭击、围困及搜身。这一切的行为都违反了人权。”吴秋北指出。

吴秋北14日接受采访图自港媒

显然,部分港媒拿“记者身份”说事,这在逻辑上根本说不通。

于是,他们又编造出另一种说法,即“付国豪故意挑衅、刺激抗议者”。

现场视频清楚地显示,当一开始被围住、身上的黄马甲被强行扒下时,付国豪尝试用英语沟通,层层的非法示威者则高声咆哮、秽语不断。

付国豪试图离开现场,但并未做出激烈反抗,随后便发生了“翻包、激光照眼、捆在手推车上、盖上‘撑警T恤’、群殴”等一系列令人发指的行为。

整个过程中,付国豪始终保持了最大的克制,即便是在说出那句“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时,脸上的表情依然镇定。所谓的“挑衅”根本就是空口无凭的捏造。

更甚的是,有人还声称“施暴者只有两三人,多数示威者都在保护付国豪”。

来看看真实的情况(画面可能会引起不适):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