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险恶!临走前,英国人居然在香港埋下这么多“雷”!(4)

关键词:英国人
2019-08-16 11:31:24    人民网

二战后,英国曾设法通过谈判解决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分歧,以便建立一个由其控制的巴勒斯坦联邦。面对美国的压力以及同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谈判僵局,英国被迫于1947年4月将巴勒斯坦问题提交联合国讨论。在联台国大会通过对巴勒斯坦实行分治的决议后,英国于1948年5月结束对这一地区的委任统治,紧接着就爆发了第一次中东战争。

至今,巴以冲突仍时时占据国际新闻的重要位置。就在2019年8月10日,对于“四名武装人员被以军打死”一事,哈马斯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这是“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犯下的又一罪行”,以色列“要为触怒巴勒斯坦人的后果负责”。

一条“绿线”把一个国家分两半

在统治塞浦路斯期间,英国也推行分化手法,造成希腊族和土耳其族居民之间的矛盾。

塞浦路斯位于土耳其以南,希腊以东,是地中海上的岛国,属于欧洲。公元前1500年,希腊人便开始移民塞浦路斯岛。1571年至1878年,塞浦路斯岛被土耳其统治,后来沦为英国殖民地。岛上的希土两族分别把希腊和土耳其视为“母国”。塞浦路斯2017年人口为94.9万,其中希腊族人口占72.8%,信东正教,土耳其族占9.6%,信伊斯兰教,外籍人占17.6%。

20世纪50年代,塞岛人民加入世界民族独立运动的大潮,掀起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高潮。希腊族提出,塞岛摆脱英国统治后应与希腊合并,土耳其族则主张独立后两族分治。希腊和土耳其各支持一方。“此时英国故伎重演,大力挑拨希土两族之间的矛盾,利用土族来抗衡希族,导致希土两族爆发大规模武装冲突。”张顺洪说,“英国又把塞浦路斯问题国际化,使土耳其和希腊两国加入塞浦路斯争端中。”1959年,英国同塞浦路斯、希腊、土耳其签订《苏黎世—伦敦协定》。

根据这一协定,英国保证塞浦路斯独立,但作为条件,允许英国在岛上设立军事基地。一块基地是位于塞岛正南部的亚克罗提利,它与英国当时控制的苏伊士运河直线相望;另一块基地是位于塞岛东南部的德凯利亚,与叙利亚、巴勒斯坦、以色列相望。1960年8月16日,塞浦路斯正式独立,但这两块土地却属于英国。

“塞浦路斯独立时,英国作出的安排过分强调了希土两族的分权与分治,使塞浦路斯中央政府缺乏有效机制来维持国家的统一和安定,希土两族在权力分配等问题上存在着尖锐的矛盾。”张顺洪说。塞浦路斯现行宪法于独立当天公布,规定总统由希腊族人担任,土耳其族人任副总统,行政权属总统和副总统,两人对行政方面的重大决定均有最后否决权。这就为冲突埋下了种子。

1963年12月,一名希族警察开枪打死两名土族人,成为一场流血冲突的导火索。希腊和土耳其两国驻塞军队分别站在本族一边加入战斗。1964年,联合国向塞岛派出维和部队,以阻止希土两族的冲突。然而希土两族紧张关系并未缓和,联合国不得不长期派驻维和部队。1974年7月15日,希腊军人政权在塞岛发动军事政变。5天后,土耳其以保护族人为由出兵干涉,攻占了塞浦路斯北部40%的土地。后来,经联合国调解,在全岛中部划出一条东西向的狭窄无人地带,被称为“绿线”。居住在南方的土耳其族北迁,居住在北方的希腊族南移,从此形成南北分裂的局面。连首都尼科西亚也被“绿线”分成两半。

1983年11月15日,土耳其族宣布成立“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联合国安理会指出,这一做法在法律上是无效的,要求土耳其族撤回独立决定,呼吁各国不要承认塞浦路斯共和国以外的任何塞浦路斯国。接着,塞浦路斯希土两族分别在“绿线”两侧举行万人集会,希腊族表示拥护安理会决议,而土耳其族提出抗议。直到现在,也仅有土耳其承认“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塞浦路斯希土两族的矛盾仍未解决。

2019年8月9日,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领导举行会谈,决定恢复统一谈判,然后在9月与联合国秘书长举行共同会晤,规划未来和谈进程。但舆论认为,双方此次启动统一谈判是为了缓解土耳其和塞浦路斯在天然气勘探问题上的紧张关系,前景并不乐观。

图片

2019年8月9日,在塞浦路斯尼科西亚,塞浦路斯总统、希腊族领导人尼科斯·阿纳斯塔夏季斯(右)与土耳其族领导人穆斯塔法·阿肯哲握手。

正如英国学者罗思义提出的观点——“分而治之”是英国对待殖民地的传统手段。现在,部分香港人对内地不分青红皂白的歧视,“清楚地证实了英国在香港殖民时期使用的‘分而治之’政策的‘效果’”。

英国曾因殖民地遍布世界各地而得名“日不落帝国”。在“日落”之后,它亲手制造了不少黑暗。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