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结婚前母亲说出藏了10年的秘密:你不是亲生的(2)

2019-09-10 00:03:12    红星新闻

“刚看到他时,我就发现他长高了,也长白了,大眼睛、高鼻梁、双眼皮。”汪大姐一家都很高兴,邻居们也都来祝贺,说孩子白了也高了,和他哥哥很像。

为了弥补内心的亏欠,汪大姐给予了寻找回来的“小儿子”小李最多的母爱,“比对他哥哥还要好,要什么就买什么。”1995年,她做了个决定,回家盖房过安静的日子。没有太多犹豫,一家人便回了老家,她在家种地喂猪,丈夫则打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孩子也上学了。

1998年的一天早上,汪大姐家遭遇洪水,她赶紧拉起还在睡觉的小儿子往外跑,跑出门时洪水已漫过膝盖……第二天早上,水退了,汪大姐带着孩子回家,但家里的大部分东西已被冲走,但小儿子唯一那张黑白照留了下来。

生活一下陷入了困境,汪大姐和丈夫没有气馁,“幸好我们一家四口都安全,生活苦就苦点,从头开始,就这样一点一点慢慢熬吧。后来,两个孩子都上中学了,我们也觉得有奔头。”

一家人生活简单,但也幸福,一直到小儿子18岁。那一年,正赶上换二代身份证,一家四口一起采血,汪大姐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采完血后小儿子说有事要先走,让我帮忙拿结果。结果出来后,我就有点不明白了,我老公和大儿子是A型血,我是O型血,为什么小儿子是B型血呢?”当时,汪大姐心想是不是医生搞错了,就去问医生,“医生说,这个孩子可能不是你的。”

汪大姐不愿相信这个结果,又不敢去多想,那晚上一夜未眠,“小儿子都养了10多年了,我们早已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骨肉,如果把真相告诉孩子,他会不会受不了,或离家出走?”无数疑虑与担心,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她的担心是有原因的,小儿子从小就很调皮,成绩也不太好,逃课打架常有,“请家长都不知道请了多少回,又送他到外地读书,比哥哥花钱更多。”由于儿子处于青春叛逆期,汪大姐和丈夫商量后,决定保守这个秘密,“我们想的就是尽到做父母的责任。”

3真相

小儿子结婚前揭开秘密

鉴定确非亲生但小儿子也早就知道……

一边是每天陪伴他的“小儿子”,一边是还可能漂泊在外的亲生“小儿子”,这让汪大姐活在痛苦与煎熬之中。

在后来的很多个夜晚,汪大姐常常躲在被窝里哭泣,想去寻找亲生儿子,“我的亲生儿子又在哪里?他过的好不好?”但是,她最终放弃了。

汪大姐和丈夫吵架时,小儿子会两头劝,是家庭关系的调和剂。我们忙的时候,他会帮我们做饭,家里有人来也是他主厨,挺能干的。”有一次,小儿子春游回来,给母亲汪大姐买了一串项链,这是她第一次收到礼物,“很高兴,我觉得儿子长大了,懂事了。”

“有一年,小儿子身上长了很多疹子,在医院被隔离起来了,身上还在流脓,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这个孩子这么可怜,心疼死我了。”出于对孩子的保护,汪大姐迟迟没有选择用科学的方式,进一步确定她和小儿子的亲子关系。

不过,她还是决定寻找一个答案——2011年,汪大姐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大儿子和丈夫,三人秘密地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登记了信息,没有让小儿子知道。当想念亲生儿子时,她总是躲到没人看到的地方,把孩子的照片拿出来看,“我一直都是藏着掖着的,怕家人知道了。”

去年,小儿子小李准备结婚了,汪大姐犹豫再三后,还是决定说出那个埋藏在心里10年的秘密,“我想他都懂事了,不用瞒着了。”汪大姐向小儿子提出做亲子鉴定的建议,“儿子,你不是妈妈亲生的……”

小李沉默了,但最终还是答应陪着汪大姐去医疗鉴定机构,在去医院之前,小儿子对母亲汪大姐说,“妈,不管结果怎样,我永远是你们的儿子。”

一个月以后,鉴定结果出来,结果显示,小李并非汪大姐亲生。

拿到结果的瞬间,小李的心情有点复杂,他对汪大姐说,“妈妈,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小儿子的这番话,让汪大姐有些意外。

这时,小李也说出了藏在心中12年的秘密,“虽然妈妈在28岁时才告诉我,但其实在16岁时,我在学校体检验血型,就发现我的血型和爸爸妈妈的不一样。”上初中生物课时,老师讲到了这个问题,我还在课堂上哭了,“老师知道了情况,还安慰我这些结论还需要科学鉴定。”

小李表示,父母对他特别好,视如己出,所以他也一直没有将此消息告诉家人,“我也不想伤爸爸妈妈的心,当时也没有过多的想法,我认为他们就是我的爸爸妈妈,我想陪伴是最好的报答。”

对于母亲汪大姐寻找亲生儿子,小李也很支持和理解。今年3月,去度蜜月时,他还到了福建泉州,帮忙打听母亲亲生儿子的消息。

4团圆

她找到亲儿

小儿子也找到亲生父母“你们都是我的儿子”

在决定寻找亲生儿子时,汪大姐也想帮助“小儿子”小李找到亲生父母。

“去年的时候,爸爸妈妈都支持我,希望我找下亲生父母。”今年3月,根据以前的线索,小李在福建找到了当年他待过的那家人,“他们说小时候我家里穷,妈妈跑了,爸爸养不起了,2000块钱的价格把我‘卖’了。”他还得知,他在福建这户人家生活了一年多。这个“消息”无疑给了小李内心沉重的一击,他回家给汪大姐说,“妈妈,我不找亲生父母,也没必要了。”不过,汪大姐安慰他,“这肯定不可能,哪个父母会把自己的亲生骨肉卖掉。”

↑凉山公安民警骆敏和小李亲生父母

↑凉山公安民警骆敏和小李亲生父母

今年4月17日,汪大姐找到凉山州公安局刑侦支队的侵财大队教导员骆敏,希望警方帮忙寻找她的亲生儿子和“小儿子”小李的亲生父母。

骆敏从事打拐工作20多年,深知每个失子家庭的痛苦。“从这些年的案例来看,DNA数据比对是寻找成功的重要途径。”骆敏表示,双方双向寻亲,寻获概率较大,“如果不及时采血入库,一旦孩子父母去世,被拐孩子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家。”

凉山警方十分重视此事,立即通知汪大姐夫妇以及小李采血,并将采血信息录入库公安部打拐DNA数据库。今年6月,在凉山警方、央视《等着我》栏目、“宝贝回家”志愿者帮助下,汪大姐的DNA数据与一名远在福建的刘姓男子比对上了,确认具有亲缘关系。目前,凉山警方正在对当年的案件进一步核实。

好消息相继传来,“小儿子”小李的DNA数据也比对成功了。令人惊奇的是,小李的亲生父母就在30公里外的西昌市樟木箐乡。

今年6月18日,在央视《等着我》的录制现场,汪大姐终于见到了被拐的亲生儿子,他现在叫小刘,已结婚生子,汪大姐抱着儿子失声痛哭。而“小儿子”小李也与亲生父母高女士一家团圆,“爸,妈,我终于找到你们了”……

7月10日,时隔27年后,小李回家了,亲生父母摆了几十桌宴席,这是一场迟到了27年的“团圆宴”。

↑8月14日,亲生儿子小刘回家了,汪大姐家举办宴席

↑8月14日,亲生儿子小刘回家了,汪大姐家举办宴席

母亲高女士告诉小李,他原名姓黄,出生在1991年正月初二,还有一个大三岁的哥哥,1992年就被拐走了,“你只有一岁八个月,那天在举行庙会人很多,我和你爸爸在地里干活,你在屋门口耍,到中午就不见了。我和你爸爸从来没有放弃过找你。好几次,我骑着自行车,产生了幻觉,你好像就在我眼前跑来跑去,我伸手去抱你,就摔沟里了……”

↑小李的亲生母亲手机里存着一家人的合照

↑小李的亲生母亲手机里存着一家人的合照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