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女童肾病住院 父亲携捐款失联后现身:钱都输了(2)

2019-08-31 00:48:35    津云

说起媛媛的病,奶奶拿出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的两份病案。一份是媛媛今年5月12日入院的病案,诊断为原发性肾病综合征,病案上还有支气管炎、慢性胃炎、昏厥的字样。老许说,媛媛第一次住院前在学校感觉胃痛,回家后全身水肿。老许连夜将孙女送进医院,第二天在医院出现过昏厥症状。

另一份病案显示媛媛今年8月3日入院,主要诊断为原发性肾病综合征,其它诊断为慢性胃炎急性发作,上呼吸道感染。

媛媛的奶奶拿着孙女的医药单

媛媛的奶奶拿着孙女的医药单

老许说,两次入院媛媛都表现出全身水肿的症状。听医生说,媛媛的病需要持续治疗两年左右,每天都得吃药……

老许还未说完,他的老伴就接过话茬,不光是媛媛每天吃药,老许也不能离开药。攀枝花市疾控中心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显示,老许被诊断为一期煤工尘肺病。这也是为什么年仅54岁的老许爬上5楼就出现大口喘息的症状了。

老许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去跑三轮车运输了,这曾是老许家三口人唯一的经济来源。老许说,两三年前他在重庆北站、观音桥步行街附近跑运输,每个月能有三四千元收入。今年以来,尘肺病加重,只能断断续续跑活儿,一个月只有一千元左右的收入。

亲爹拿着孩子救命钱“失联”

今年5月12日,媛媛第一次住院后,老许把自己的儿子许刚叫来,让许刚想办法筹集医药费。老许说,许刚在重庆一家工地上开挖掘机,每个月有7000元左右的收入,但许刚却说没钱。许刚的朋友表示,让许刚向老板借钱或者预支工资。就这样,许刚拿来了5000块钱。

5月14日,许刚通过朋友介绍,在一家网络众筹平台上发起募捐,截止募捐结束,为媛媛筹到了约5000元医药费。

媛媛生病后,老许通过多方打听,联系上了媛媛的母亲张娟(化名)。许刚和张娟当年没有办理结婚证就生下了媛媛。媛媛一岁多时,许刚和张娟因为性格和家庭原因分手,张娟去了四川工作,媛媛就跟着老许夫妇一起生活。

许刚和张娟分手后,张娟曾经回重庆看望过女儿。后来老许听说,张娟在四川再婚了,丈夫带着一个男孩。没过多久,许刚认识了重庆女孩李华(化名),两人结婚后生下一个男孩。

许刚和张娟分手后,两人几乎都没有给过生活费,媛媛的日常生活、学习开支基本上是老许夫妇负责。

媛媛第一次住院后,张娟赶回了重庆,在医院待了四五天,每天晚上在病房陪着媛媛。此行张娟前后花了七八千元。媛媛住院十多天,总共的费用约2万元,算上许刚在网上众筹的5000多元,费用基本就够用了。

病床上的媛媛

病床上的媛媛

然而,让老许、张娟、媛媛没想到的是,许刚迟迟未将众筹的钱打到医院账户。这期间李华去了医院看望媛媛,在医院李华把许刚的身份证和发起筹款的手机拿走了。老许听说,李华向许刚的老板借了5000元钱,因此需要把钱还给人家。最终老许不知道筹来的捐款是否被李华提走了。

老许拨打许刚电话,发现许刚根本不接电话。眼看媛媛出院在即,老许只好借了几千元把医药费结清。媛媛出院后,老许多次联系许刚,可儿子却带着捐款一起“失联”了。

今年8月3日,媛媛第二次住院时,老许再次联系许刚,电话打不通,人也没有出现。

许刚的做法,张娟非常不理解。她在接受津云记者采访时表示,得知许刚没有将捐款打到医院账户后,张娟非常生气,想问问许刚怎么回事,可张娟的电话、QQ都已经被许刚拉黑。媛媛第二次住院后,张娟再次赶回重庆,拿出了一千元钱。

张娟说,如今自己虽然嫁人,但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好。现在的老公有个12岁的儿子,马上就要上初中了,开学要交学费。婆婆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家里还有欠账。张娟说,媛媛是她的亲生女儿,只要自己有钱肯定会拿出来给孩子看病,现在的老公也支持张娟给孩子看病。

父子派出所签协议

许刚和捐款“失联”后,让老许有了很多的猜测。老许不明白,许刚每个月7000元左右的收入,在重庆也算中等收入,为何却拿不出钱给他女儿看病呢?

这已经不是许刚第一次在应急关头拿不出钱了。

老许说,五年前,老许个人借了12万元民间借贷给许刚买了一台二手挖掘机。第二年,许刚做工程的收入约20万元,老许本以为许刚挣钱后会先把借款本息偿还,没想到许刚只给了老许1万元偿还民间借贷。老许得知工地还有8万多元工程款没有支付给许刚,于是老许跑到工地上,赶在许刚之前要回了8万多元工程款偿还了民间借贷。事后,许刚和妻子李华表示,做工程没有挣到钱,都支付了挖掘机的油费。

2018年10月底,老许驾驶三轮车出了车祸,撞了2辆车,给其中一辆车的赔偿款就高达4万元。老许实在拿不出钱,就找许刚想办法,可许刚却没有出钱。

老许说,并不是许刚没钱,是李华管得严。许刚每个月的工资收入全部交给李华,李华再发给许刚生活费。许刚和李华结婚前,李华曾和老许说,她开一家理发店还有一家茶馆,每个月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两人结婚后,李华就说一分钱挣不到了。如今李华的理发店和茶馆还在经营,老许不知道是赔是赚。

许刚和李华结婚后,几乎没有给过老许夫妇和媛媛生活费。

大约两年前老许生活实在困难,曾扬言要去法院告许刚和李华。李华这才给媛媛提供生活上的支持,但只是把媛媛的学费、饭费、服装费直接打到学校账户,并不会经过老许夫妇的手。

媛媛第一次住院后,李华曾对媒体表示,自己给了许刚钱为媛媛看病,李华还给媒体提供了微信转账截图。但老许认为,那些截图是李华每个月给许刚的生活费,根本不是给媛媛看病的钱。

今年8月9日,在多次联系无果的情况下,老许报警求助,最终警方辗转联系上了许刚,在派出所老许终于见到了久未谋面的儿子。经过多方协调,许刚同意给媛媛生活费和药费。老许还是不放心,让许刚亲笔签下了协议。

记者拿到了一份协议原件,上面大致内容是许刚每个月给媛媛2000元生活费,每月20号支付。媛媛暂时跟老许夫妇一起生活,许刚给老许2000元生活费,再给媛媛4500元药费。

老许和儿子签署的协议

老许和儿子签署的协议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