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大佬2019生死劫:猥亵、杀妻、自杀,谁最惨?

2020-01-13 17:50:38    网易

今年年初,美团CEO王兴随手转发了一句话:“2019年是过去十年中最困难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中最美好的一年。”

当时茶余饭后的调侃,没想到却成了无数人一年的命运写照。

这一年,马云正式退休,阿里巴巴阔别七载重回港交所,市值超越腾讯荣登“新港股之王”。

75岁的柳传志功成身退,一代教父落幕,江山印记戛然而止。

美团势如破竹,市值跃升成为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百度在一片争议中掉队,BAT正式改名为ATM。

“国民老公”王思聪一夜之间成老赖,当当网昔日“模范夫妻”深夜隔空互撕,“彪悍人生”罗永浩遭遇水逆、“暴风”袭卷下的冯鑫锒铛入狱...他们都是过去的行业翘楚,如今却对自己的前途充满担忧。

遗憾的是,在2020年新年的钟声尚未敲响之前,很多大佬都难以再等到又一年的春天,而是前赴后继地倒在了创业和守业的路上。

商业大佬2019生死劫:猥亵、杀妻、自杀,谁最惨?

商业大佬2019生死劫:猥亵、杀妻、自杀,谁最惨?


新城控股王振华

猥亵9岁女童,新城股价暴跌

2019年6月29日,57岁的王振华在上海某宾馆猥亵一位9岁女童,母亲即来沪报警。

据了解,女童已验伤情,阴道有撕裂伤,构成轻伤。当时,人们注意到几家媒体已经转载相关消息,但却迅速删文,不知道何方所为的结果。

猥亵、破产、杀妻、入狱...十位商业大佬的2019生死劫

根据《刑法》规定,猥亵妇女的处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如果王某猥亵儿童罪成立,就应当在5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幅度内,依法律“上限”处罚。

在这起案件中,还有一个帮凶,就是两个女孩母亲所谓的“朋友”。正是周某谎称,带两女孩去上海迪斯尼玩,从江苏带至上海,帮助王某对9岁女童实施犯罪,事后接收了现金1万元。

根据有关司法解释,“介绍、帮助他人奸淫幼女、猥亵儿童的,以强奸罪、猥亵儿童罪的共犯论”,周某也应以涉嫌猥亵儿童犯罪,一并追究刑责。

猥亵案发生后,资本市场反应迅速,当天港股新城投资控股直线跳水跌逾23%。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纷纷下调新城系上市公司评级,A股新城控股连续6日大跌,市值缩水330亿元。

目前,猥亵案已经发生近6个月了,仍在“进一步办理”中。11月18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表示,一定会在法定期限内就此案提起公诉,不会超限。

让我们一起来等待,王振华最终的处置结果。

当当网俞渝、李国庆

夫妻深夜隔空互撕,开启离婚倒计时

2019年10月23日深夜,俞渝在李国庆微信朋友圈留言,爆出李国庆及其家人最大的瓜,惊掉吃瓜群众下巴。

公司家庭两不顾,当甩手掌柜;并非净身出户,离家时拿走1.3亿现金;私生活混乱,与同性保持不正当关系;流连洗浴场所,染上梅毒性病;哥哥吸毒嫖娼,六进六出监狱;爸爸行为不端,在中日病房与保姆互舔……

而就在前不久,李国庆在访谈时摔杯吓坏女主持,控诉俞渝将他赶出了一手创立的当当网。“我当然不能原谅她,因为她是我老婆。”

曾经,当当网被誉称为“中国的亚马逊”。李国庆和俞渝,也是被业界称道的神仙眷侣和企业家模范夫妻。

俞渝早年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说:“嫁给李国庆是为做柔软的幸福女人”。那时候的俞渝,觉得李国庆,就是对的人。

俞渝不仅是纽约大学MBA,还是华尔街知名投资人。为了李国庆,她毅然选择回国,与李国庆携手用心经营当当网。2010年,带领当当网登陆纳斯达克,市值一度超过30亿美元。

随后,当当网的发展势头急转直下。当当网宣布从美国私有化退市,然后转手卖给海航集团,再然后海航集团违约搁置收购,当当网独立谋求国内上市。经过俞渝一系列骚操作,当当网的资本剧情跌宕起伏。

在阿里、京东和拼多多等电商巨无霸轮流夹击下,当当网不仅没有灰飞烟灭,相反,还连续5年实现盈利,2019年预计经营利润高达6.1亿元。

昔日恩爱夫妻,如今隔空互撕,由爱生恨老死不相往来,令人无限唏嘘。

一场媒体活动上,李国庆谈到自己今后的择偶标准:再不找商人了,要找傻白甜。“因为我自己也是傻白甜,而且未来我还要干一番大事业的。

蔚来汽车李斌

四年时间,烧掉230亿元

2019年的秋天,有一篇叫《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的文章刷屏朋友圈。李斌二度回应:“没那么惨,我们还是不错的。”

这一年,蔚来汽车在美国已进行了三轮裁员:从年初在美国拥有640名员工,到今年9月已减少42%。

当年并肩创业的小伙伴们已纷纷提前跳船,他们有的人成立了家存在竞争关系的新公司、有的人沉迷乐队无法自拔、有的人因个人原因离开......离职的原因多种多样,只剩李斌还在坚持作战。

2019年5月28日,北京亦庄国投与蔚来签订协议,以现金出资100亿元的姿态高调登船。但直至今日,这笔投资依然只闻其声不见其实。

半年后,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被传出将给蔚来50亿元融资,第二天投资项目因风险过大被政府叫停。

这可是事关蔚来生死的两笔“救命钱”!却在2019年都打了水漂。两笔意向投资间,蔚来还经历了一波4803辆体量的召回。李斌没辙,只能自掏腰包认购1亿美元可转换债券为公司续命。

今年有媒体报道称:蔚来汽车法务部已电话联系多家大型律师事务所询价并咨询破产清算相关事宜。因担心蔚来汽车无钱付款,多家律所私下表示不敢接单。

“担心无钱付款”是李斌一直以来的心病。从2014年成立的那天起,蔚来就一直在亏钱,2016年的25.73亿,2017年50.21亿,2018年的96.39亿,再到今年前两季度的26.23亿和32.85亿。

蔚来汽车,在短短四年时间里已烧掉了230亿元!每当媒体盘点新经济亏损榜单时,蔚来永远“排名前列”。而这些亏损,只换来了ES8和ES6两台新车,以及不足三万台的交付量。

锤子科技罗永浩

再彪悍的人生也需要还钱

2019年12月3日,在锤子科技“老人与海”黑科技发布会上,罗永浩说:“我刚刚经历了做企业上‘限制消费名单’,又想办法下来了,才得以飞到北京来,我当时在珠三角的工厂,不然我就得坐着绿皮火车的硬座来北京了”。

他的自嘲看似潇洒,实则满是无奈,从去年年底开始,关于罗永浩处境堪忧的消息就满天乱飞,媒体的关注,罗粉的关心,债主的关切,让这位来自东北的胖子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崩盘危机。

在“老人与海”黑科技发布会举办前的整整一个月,一则罗永浩因一笔370万的债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消息,在科技圈炸开了锅;而就在11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对电子烟网络宣传及销售发布禁令。

一时间,电子烟行业哀鸿遍野,小野电子烟也同样不例外,作为罗永浩重金押注的创业项目,小野电子烟可能是罗永浩最有可能借机翻身的产品,但如今的前路却变得不容乐观。

外界传言,小野电子烟为了请到陈冠希代言,砸下千万重金,而小野的主体公司至今对外披露的融资金额也不过3000万而已,为了能把小野做成,罗永浩和其团队可能已经倾尽所有。

2019年,锤子科技手机及硬件团队卖身字节跳动,罗永浩成为失信被执行人,电子烟也遭遇行业最严监管禁令。

这一年,可能是罗永浩行走江湖几十年来所遇到的最大的坎。

暴风集团冯鑫

在模仿贾跃亭的路上,翻了车

2019年7月28日,暴风集团突然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后经公开信息显示,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冯鑫被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

关于冯鑫和暴风集团的爆雷,外界的传言早就铺天盖地,今年3月,就有媒体报道称,暴风公司于3月8日被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冯鑫也于3月1日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随后暴风集团公开回应,法院已删除公司的失信信息,公司未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但这样的回应显然经不起时间的检验,几个月之后,冯鑫被捕,暴风集团名存实亡。

就在冯鑫被捕的前一个月,暴风还推出了暴风影音16周年的特别版产品——暴16,同时内部也喊出了“16周年,归来仍是少年”的口号,一切都像极了某个东山再起的励志故事的开头,但是现实却远不如童话般美好。

猥亵、破产、杀妻、入狱...十位商业大佬的2019生死劫

2003年,暴风播放器正式面世,2007年,暴风集团成立,2015年,暴风在深圳创业板上市,股价从7.14元涨至327.01元,市值突破408亿元,创造了连续36个涨停板的神话。如今看来却让人不胜唏嘘。

在业界内,暴风一直有着“小乐视”的称号,几年前暴风的股东们还觉得这是美誉,但是现在才发现,原来故事的结局在一开头就已写好。

盘子铺得太大太广,模仿贾跃亭的乐视生态,冯鑫也搞了个联邦生态,包括暴风TV、暴风魔镜、直播、游戏、文化、体育等多个板块,一步步将暴风集团推向了不归路。

冯鑫被捕的导火索,源于2016年MPS收购案。由于尽职调查失误,金融机构各怀鬼胎,最终让金主招商银行和光大证券,分别亏损了35亿元和15亿元。

但是当冯鑫认识到这些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太晚了,处在大厦将倾边缘的暴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坍塌,甚至都没来得及给冯鑫留下出国造车的机会。

熊猫直播王思聪

“国民老公”终成“国民老赖”

2019年12月26日,普思资本发布熊猫互娱投资纠纷处理结果,称所有投资人都得到了赔偿,熊猫互娱近20亿元巨额投资损失全部由普思投资及实控人自己承担。

据媒体报道称,这次王思聪能撤销限高令,是其母亲在背后出手相助,由于实在看不下去让儿子处于财务危机之中,便拿出一个亿来给儿子还债。

这一年,前首富之子一夜之间清空微博,从“国民老公”变成“国民老赖”。又在一夜之间,从“被限制高消费”到“撤销限高令”。

谁还记得昔日的王思聪,霸气外露,怼天怼地怼空气,语不惊人死不休。“我交朋友不在乎他有钱没钱,反正都没有我有钱”。

这一切的改变都起始于熊猫直播的倒闭,由于当时融资时王思聪与投资人签署了对赌协议,破产后的熊猫直播,欠债远不止1.5亿元,总计需要偿还的欠款高达20亿元,王思聪作为熊猫直播的大股东和法人,势必要承担绝大部分的偿还责任。

20亿元对于前首富王健林来说,不过是区区20个“小目标”而已,为何王健林不出手相救?因为,前首富的日子也不好过。

早在2016年,面对向海外转移资产的汹涌质疑,王健林回应称:“万达的钱不是偷来的抢来的,是我们辛苦赚来的,想怎么花就怎么花。”霸气言论令高层震怒,各大银行限制了万达的商业贷款和海外贷款,万达一时间面临超过4000亿元的负债压力。资金链吃紧的王健林,不得不被迫将万达旗下的文旅项目、万达广场、酒店和海外资产相继贱卖。

2019年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王健林身价125亿美元(约合877亿元),位居世界第123位。不过,所谓的身价不过是账面财富,根本不是现金。而万达2019年高达3333亿元的负债,却是货真价实的。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